第376章 追查线索

小说: 修士的厨神生活 作者: 食颜而肥 更新时间:2018-10-13 06:48:29 字数:2500 阅读进度:383/877

陆湛和乔大雨两人开车到了山区县县城,已经是半夜。

陆江和祝友都没睡,两人心里头都惦记着事,根本睡不着。

当房门被敲响的时候,两人还被惊了一跳。

还是陆江先反应过来,“我表弟到了。”

他急匆匆地去开门。

房门打开,果不其然,陆湛和乔大雨就站在外面。

“江哥!”

陆湛见到陆江,露出大大的笑容,挺高兴的。

过完年有一段时间,两人又见上面。

陆江也笑了起来,有兄弟在,什么妖魔鬼怪都不用怕。

“江哥,这就是我在电话里和你提起的乔局。”

“乔局你好,请进,请进!”

祝友站在原地,张大嘴巴,不敢置信。

“你……救命恩人!你是陆江的弟弟?”

陆湛看着祝友,有点面熟。回溯记忆,是见过一面,有点印象。

祝友一脸激动,指着自己,“救命恩人,是我啊!游轮,游轮上拍照的,你还让我删了照片。”

陆湛笑了起来,“我记得你。我好像救了你两回。”

“对对对,第一回我以为自己要死了,是你把我从水里救上来的。”

祝友无比的激动,无比的兴奋,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见到救命恩人在,他瞬间又有了信心和希望。

乔大雨听明白了。

陆江还懵着,指着两人,“你们认识?”

祝友特激动地说道:“认识,当然认识。这位就是当初在大江救我一命的救命恩人。陆江,你记得我微博上那些照片吗,都是他。”

瓦特?

我表弟竟然是斩龙驱魔的神秘大侠?

不是我跟不上时代,而是这个时代变化太快。

陆湛笑了起来,对祝友伸出手,“正式认识一下,我叫陆湛,陆江的弟弟。”

祝友满脸兴奋地握住陆湛的手,“陆大侠,不,陆哥,你坐,你请坐。喝什么?这里有茶,有矿泉水,有啤酒,有白酒。”

陆湛说道:“不用麻烦。先和我们说说你的事情。越详细越好。”

祝友连连点头,“好好好。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祝友,是一名旅游达人,专门为旅行社跑旅游路线。

十天前,我完成了工作后,偶然听人说这边自然景色很好,山里面还有保存极为完整的上千年的人文景观,一时心动,就跑了过来。

那天下午一两点钟,我在镇上吃完中午饭,问了路,最后在镇子外面的公交车站上了车。我记得当时很热,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有车过来。

车是从县城回来的,直接进山。车上坐满了人,我上了车……”

太阳高挂空中,祝友出了一身的臭汗。

他没想到,还是春天,山里面已经这么热,赶得上夏天的温度。

车终于来了,他招手拦车。当时公交车站只有他一个人,车子一招手就停,他上了车,车子坐满了。车上还放着箩筐扁担,将过道也挤得满满当当。

他站在车门看了眼,只有倒数第二排,还有一个空位。正好空位旁边坐的是一位年轻女孩子。

祝友挤了过去,挨着女孩子坐下来。

当时他还很庆幸,身边坐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你怎么知道她漂亮?你见到她的真面目了?”

乔大雨打断祝友,问道。

祝友回想起自己数次看到女子的正面,然后点点头,“我见到了两张脸。”

乔大雨疑惑,“你继续说。”

祝友继续讲述。

那一趟车程,对他来说是一场噩梦。

颠簸,酸臭,车祸,残肢断臂,鲜血横流,血盆大口。

一想起那惊心动魄的一天,祝友就忍不住浑身一哆嗦。

那一幕幕画面,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将相机拿出来,“我拍了照片,不过都是脚,没有正面。”

乔大雨看完照片,又将相机递给陆湛。

陆湛一张张翻看,这些照片拍得很凌乱,能看出这些脚的主人很慌张,其他的看不出什么。

乔大雨让祝友具体形容那个女子长什么样子,两张脸都要具体形容。只见他拿起铅笔,根据祝友的描述在纸上画了起来。

陆湛挑眉,没想到乔大雨还会素描。

能当唐城特调局的老大,果然有两把刷子。

乔大雨不仅将女子的面容画出来,还根据祝友的形容,将车祸现场,女子吞噬人类的场面统统画了出来。最后还画了一张祝友描述的井家窖村。

他拿起女子的画像,问祝友,“确定她是长这个样子?”

祝友点头,“我确定。”

“你说你在村里遇到一个老大娘,老大娘说这个女子是长根的媳妇?确定是长根,没听错?”

祝友点头,“我确定那位大娘说的是长根。”

乔大雨点点头,拿出手机不停的翻找。

过了一会,才说道:“井家窖村的确有个叫井长根的男人,四十二岁,未婚。是井家窖村有名的老光棍。”

“大娘亲口说的,那个女子是长根的媳妇。”祝友大声嚷嚷起来。

乔大雨摆手,示意祝友别着急。

“我没说你说谎。这个长庚媳妇,根据你的描述,我估计不是正常结婚嫁过来的。”

祝友愣住,“乔局的意思是,那个女子是被拐卖来的?”

乔大雨没急着下结论,“我先查查近几年失踪人口数据库。”

他将女子的画像拍照上传,然后给顾柏打电话,“老顾,安排人上失踪人口数据库查查有没有这个女的。年龄大约二十五六岁,应该是几年前失踪……行,我等你消息。”

挂了电话,乔大雨同陆湛嘀咕,“查失踪人口,还是老顾好使。老顾以前就是那边系统的人,他找人帮忙,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

陆湛还在翻看相机,一边问道:“你怀疑这个女的被拐卖到井家窖村,被折磨致死,怨气不散,回来报仇。”

“鬼怪都这么写,那肯定有点道理。如果真如祝友所说,女子被打得皮开肉绽,嘴巴还被人用针线硬生生地缝了起来,活生生折磨而死,换了我,我也化成厉鬼回来报仇。”

陆湛皱眉,“她要报仇,杀井长根一家就行了,为什么要杀井家窖村所有人。”

整个井家窖村,男女老幼加起来,足有五六百号人。

看照片,凌乱的脚,有大有小。这女子报仇,分明是无差别屠杀,整个村都被她给屠了。

这又是什么原因?

如果说女子化身厉鬼,没有神智,那她怎么偏偏放过了祝友。

若说她有神智,那她为什么要屠村,连小孩都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