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小心死在你这张嘴上

小说: 邪王在上:废柴大小姐 作者: 在路上 更新时间:2019-07-11 02:54:51 字数:2326 阅读进度:396/518

第396章小心死在你这张嘴上

凌云假装听不懂刘香儿的话,冷冷的道:“男女授受不亲,王爷的卧室岂能让女人随便进入!再说,我家王爷不缺大夫。让郡守大人进去,也不过是给你个面子而已!”

凌云这话说的张狂,但宰相门前七品官,何况是王爷跟前最得力的人?

所以,刘郡守也不敢得罪凌云,忙点头哈腰的道:“是是是!”

说着带着大夫进了屋,在外间见到软榻上坐着的陆亦然和穆筱筱脚步一顿。

刘郡守个子不高,胖滚滚的身子把官服撑的紧紧的,眯着小小的眼睛看着二人。

那大夫是个三十几岁的男人,却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陆亦然喝着茶,穆筱筱喝着水,都对他们视而不见。

刘郡守对他们的态度很不爽,但不知二人的身份,也就没发作。

凌云适时的催促道:“刘大人,请!”

刘郡守淡淡的瞥了二人一眼,带着那大夫进了内室。

见到床上面色苍白,气息奄奄的蓝绯墨,眸光微凝。

下跪行礼:“下官见过恪王殿下!”

跟着他来的大夫也跟着行礼:“草民拜见恪王殿下!”

蓝绯墨半眯着眸子,淡淡道:“免礼。”

刘郡守起身,躬着身子,道:“下官听说王爷身子不适,甚是惶恐,特带了大夫来探望,希望能为王爷分忧。”

冷箫道:“大夫说是感染了瘟疫,但喝了治疗瘟疫的药,并没有起色。”

刘郡守问道:“那可否让下官随行的赵大夫看看,他的医术还能过得去。”

蓝绯墨伸出手腕,冷箫在他的手腕上盖上一方绢帕。

倒不是男女大防,而是防止别人下毒。

那大夫恭敬的上前,跪在地上,伸出手指给蓝绯墨号脉,慢慢的蹙起了眉头。

突然,眼睛惊讶的睁大。

然后,又若有所思的眯起。

忽而,眼睛又诧异的瞪的溜圆。

表情甚是丰富,变化莫测。

旁边一直看着的刘郡守,脸上的神色与那大夫神同步,像演双簧似的。

半晌,他移开手指,神色怪异的道:“王爷身子虚弱、脉搏杂乱无章、时有时无、时强时弱、时急时缓,草民无能,此等怪异的脉搏还是第一次见过,第一次听说……”

刘郡守脸上神色也是复杂难辨,一副懵逼了的样子。

本来他还打算等这大夫露一手儿,然后顺势把他留下来照顾恪王,没想到会是这情况。

冷箫憋住笑,冷着脸,道:“既如此,你们退下吧,王爷需要休息。”

“是!”那大夫满脸的疑惑、惊异,还沉浸在那诡异的脉象中不能自拔,连礼都往了行,就痴痴呆呆的走了出去。

嘴里还念叨着,“怪了,奇了……”

刘郡守却没有着急退出去,跪在地上,道:“王爷,小女香儿略懂医术,不如让她留在王爷身边伺候王爷,会妥帖些。”

蓝绯墨冷哼:“你带来的大夫连个脉都把不出来,那略懂医术的岂不是废物!”

刘郡守忙道:“不,香儿还会药膳,会治外伤……”

“滚!”蓝绯墨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杀气凛凛。

刘郡守吓得打了个哆嗦,忙磕头道:“是,是,下官告退!”

然后,连滚带爬的退了出去。

穆筱筱先看着嘴里念念有词的大夫,像鬼一样飘飘悠悠、飘飘悠悠的出去。

然后是刘郡守哆哩哆嗦,擦着冷汗逃命似的快步而过。

嘻嘻笑道:“这个大夫倒是个痴迷医术的。”

陆亦然有内力,一直听着屋内的动静,此时也拿起一个青苹果放到腋下,手按在自己的脉门上,胳膊一紧一松的用力。

狐狸眼笑的弯成了月牙,“哈哈,还真好玩儿!你是怎么想到这方法的?比用内功控制脉搏可简单有效多了。”

穆筱筱傲娇挑眉,“这算什么,我多聪明……”

“筱筱!过来……”屋内,传来蓝绯墨的声音。

陆亦然撇嘴,小声道:“醋坛子,幼稚!你就是不去,干脆气死他!我给你女儿做爹!”

“臭贫!小心死在你这张嘴上!”穆筱筱白了他一眼,起身缓步走向内室。

……

“怎么样?”一出了院门,刘香儿就急急的问刘郡守。

那大夫摇摇头,“恪王的身体很糟糕,脉象很奇怪。”

“那不是重点,”刘香儿侧头问刘郡守道:“恪王还是不同意我近身伺候?”

刘郡守摇头,“我提了让你伺候他,他没同意。”

刘香儿喃喃道:“不应该啊,我长的像恪王最宠爱的女人,又像恪王妃一样会医术,没有理由引不起他的注意。”

“恪王都剩下一口气了,哪里还有想美色的心思?”刘郡守冷冷的瞥了她一眼。

刘香儿觉得疑惑,顿住脚步,道:“你们先走吧!我有事回去一下。”

刘郡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头走了。

刘香儿又回到了蓝绯墨的院子,对看门的侍卫道:“刚才父亲落下重要的东西,让我回来拿。”

“你等着,我去通传!”一个侍卫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跑到院内去通传。

刘香儿有些忐忑,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侍卫的背影。

不一会儿那侍卫就回来了,道:“刘小姐,请进!”

刘香儿微微一笑,抬步进了院内,走到蓝绯墨的门前,抬步就走了进去。

凌云拦住了她,“王爷寝室,你不便进去,你找什么,我替你找。”

“很重要的东西,不能随便告诉别人,”刘香儿很为难的样子,美丽的眸子里似有水光浮动。

凌云眸底闪过一抹嘲讽,冷声道:“那请吧。”

刘香儿眸光一喜,福了福身,“多谢!”

没想到,这次这么顺利。

她有信心,只要恪王见到她,就能被她的美貌和气质吸引住。

到时候,他的命就攥着自己手里,搓圆揉扁,还不是看她心情?

刘香儿莲步款款的走进了屋,穆筱筱袖子里睡觉的一枝梅突然醒了,兴奋的动了动身子。

有情况啊!穆筱筱眸子一眯,看向刘香儿。

这长的颇像映雪的女人身上有什么能让一枝梅感兴趣?

莫不是,她就是映雪?

映雪可是被一枝梅咬死的,应该不会活着才对。

僵尸人?

不对,看那腰肢柔软的样子,应该是活人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