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我就觉得它不是好东西

小说: 邪王在上:废柴大小姐 作者: 在路上 更新时间:2019-07-11 02:54:51 字数:2256 阅读进度:397/518

第397章我就觉得它不是好东西

刘香儿见到软塌上歪着的陆亦然和穆筱筱,也是一愣。

先是被陆亦然的长相惊艳了一把,然后目光就落在穆筱筱身上。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穆筱筱不是一般的女人,尽管这女人长相普通,但她感受到了敌人的气息。

而且这女人刚来的时候,见到她的模样就像看到情敌一样,还闹着要走。

可是,恪王殿下,竟然出声让这女人进去。

可见,恪王对这女人不一般。

但恪王那样天子卓绝的人物,怎么会看着这又老又丑的女人?

穆筱筱看到刘香儿脸上毫不掩饰的敌意和嘲讽,冲着她露出一个蜜汁甜的笑容。

刘香儿莫名觉得这笑容很瘆人,冷冷的给了穆筱筱一个眼刀,抬步走向内室。

若是这又老又丑的女人都能得到恪王的宠爱,那她这般的美貌绝伦,肯定能接近恪王。

然后……

刘香儿眸中闪过阴毒,怀着势在必得的心情,进了内室。

穆筱筱看着她柳腰轻摆的背影,若有所思。

陆亦然轻笑:“这蠢货段数太低,你还拿她当对手了?”

穆筱筱白了他一眼,“你们男人是视觉动物,靠下半身思考,哪里有脑子?找个像映雪的人来,不就是看中这点了吗?”

陆亦然幽怨的道:“你可不能一棒子打翻一船人,我可不是那样的人!”

穆筱筱不置可否,蹙眉道:“这人挺怪的,一枝梅见到她很兴奋。”

“兴奋?”陆亦然狐狸眼一亮,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莫不是她身上有小雌蛇?”

一枝梅钻出袖子,冲着陆亦然愤怒的吐着信子。

伦家才不是小色蛇!

穆筱筱则抓住另一个重点,“一枝梅是小雄蛇?”

一枝梅本来就是陆亦然的东西,他知道倒是也正常。

怪不得蓝绯墨天天把一枝梅当情敌似的,原来是同性相斥啊!

嘿嘿!

此时,内室里。

冷箫站在蓝绯墨床前,一副戒备的姿态,冷睨着刘香儿,“你要找什么?”

刘香儿却看向床上的蓝绯墨,眸中闪过一抹惊艳,竟然就这么看呆了。

蓝绯墨虽然虚弱,在穆筱筱的眼里大不如从前,但在这土包子的眼里依然很俊美的。

冷箫见刘香儿竟然这么看着自家主子发花痴,坏心眼儿的差点笑出来,但还是冷声提醒道:“咳!刘小姐,你找什么?”

刘香儿猛然回神,忙给蓝绯墨行礼:“小女拜见王爷。”

蓝绯墨讨厌刘香儿那赤果果的目光,正眼都没给她一个,冷声道:“滚!”

刘香儿身子一颤,泫然欲泣,从地上站起来,目光扫过地面,小声道:“这里没有小女要找的东西,父亲肯定是落到别处了。”

“那请吧!”冷箫一脸的煞气。

刘香儿楚楚可怜的看向蓝绯墨,“王爷,您身边连个侍女也没有,小女略通医术,可以照顾王爷起居。”

蓝绯墨看了她一眼,眸色冰冷无温,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刘香儿没有在那眼神里看到预期的惊艳和柔情,反而看到了杀气,吓得身子一颤,福身道:“小女告退!”

临走前,刘香儿情不自禁的暗暗看了蓝绯墨一眼,蓝绯墨已经疲惫的闭上眼睛。

对她……丝毫没有留恋。

刘香儿的眉不自觉皱了皱,不过片刻便又恢复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轻移莲步,像是仙子一般翩翩离去。

冷箫冷笑:“这样的蠢货,哪里来的自信?”

他们看惯了王府和皇宫那些高段数女人的手段,这刘香儿简直是又蠢又土。

蓝绯墨淡淡道:“她即便是蠢,本王还是中了招儿,差点送命。”

冷箫面色一红,尴尬道:“她这是第一次如此接近王爷,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王爷的吃穿用度,都是属下和凌云亲自过手的。那王爷是何时何地,如何中毒的呢?”

蓝绯墨眯着眼睛若有所思,“但本王感觉就是她。她不是经常在本王经过的路上徘徊吗?定有蹊跷。”

房门外响起意料之中的脚步声,蓝绯墨眼中划过笑意,紧接着穆筱筱出现在他视线里。

“王爷,属下告退!”冷箫很有眼色的退下。

穆筱筱坐到床边,似漫不经心的问道。“怎么样?看到酷似你小青梅的姑娘,有什么感觉?”

可眼睛半眯着盯着蓝绯墨,观察着他的神色。

蓝绯墨将穆筱筱那带着醋意的神色收在眼里,心里有着笑意,面上却没表现出来。

淡淡的说道:“没感觉。”

“没感觉?”穆筱筱挑眉,随后感觉自己这样有点失态,赶紧正了正神色,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见她长的像映雪,好奇而已。”

蓝绯墨看着穆筱筱,从上到下的打量她,看的穆筱筱好一阵不自在之后,拍拍床边道:“躺下。”

穆筱筱一愣,虽然她动了胎气,但没到一点也不能动的地步。

不过,还是侧卧到他身边,托着腮看着他。

蓝绯墨见她执着的等着他的表态,淡淡道:“你说她长的像映雪,本王倒是没看清。”

这是在跟她解释吗?

这张小嘴儿还会哄人!

那么大的美人,你说你没看清,骗谁呢?

没看清还让人去查人家?

但是……怎么听着那么舒服呢?

穆筱筱美滋滋的,可暗处的冷箫和凌云却连连扶额。

他们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王爷,竟然做出说谎哄王妃开心这样的事情……

王爷您的节操呢?

穆筱筱若有所思的道:“这女人确实有问题,一枝梅见到这女人很兴奋。陆亦然说她身上可能有小雌蛇。”

蓝绯墨闻言,立刻眼神一凛,“你的意思是一枝梅是公的?”

一枝梅感到强大的冷气,忙钻进穆筱筱的袖子里。

穆筱筱感受到一枝梅的不安,轻咳道:“咳,那个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一枝梅可以帮我下毒,她身上的东西可能不是蛇,但其他的动物应该也可以。”

谁知,蓝绯墨冷声道:“以后让它住玉葫芦里,它总腻在你胸口,我就觉得它不是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