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就这么抱着,比什么都好

小说: 邪王在上:废柴大小姐 作者: 在路上 更新时间:2019-07-11 02:54:52 字数:2296 阅读进度:398/518

第398章就这么抱着,比什么都好

刚爬到穆筱筱胸口的一枝梅,听到蓝绯墨的话,忙不迭的又回到穆筱筱的手腕上,探出小脑袋,讨好的伸了一下舌头。

夏天到了,伦家搬家了!

见蓝绯墨想抓一枝梅,穆筱筱在他腰间的软肉上拧了已把,道:“注意重点!我说那女人可能利用动物下毒!”

蓝绯墨夸张的“咝”了一声,道:“本王身上有陆神医配置的驱虫药囊,毒虫不敢接近。”

“没事儿,她今天来了,见你没死,定还要寻找机会下手,早晚会露出马脚!”穆筱筱说着,叹了口气。

蓝绯墨搂住她,“为何叹气?”

穆筱筱嘟嘴道:“我都不敢放一枝梅去探她的底细了,若真有美女蛇,把一枝梅勾搭了去可怎么办?”

蓝绯墨轻嗤:“那更好,本王早就想吃蛇羹了!”

一枝梅哆嗦了一下,用小脑袋瓜蹭着穆筱筱的手,卖萌、讨好、表忠心。

穆筱筱用手指摸了摸它的小脑袋瓜,笑道:“好了,逗你玩儿的!去吧,看看怎么回事!”

说着冲着窗口一伸手,一道红光闪过,一枝梅窜出了窗外。

蓝绯墨没再开口说话,只静静地看她,眸中波光轻轻的流转……

好像,时光已经定格。

蓝绯墨觉得只要好好的,不吵架,互相看着,就够了。

“筱筱。”

“嗯。”

蓝绯墨眸色幽深,声音低沉磁性,“我第一次,不想伤口快点好,想病的久一点,这样,你就会听话,会心疼我。眼里、心里,只有我。”

“蓝绯墨……”穆筱筱心尖儿一颤,鼻子酸酸的。

心中有千言万语,但无从说起。

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幽幽的道:“你别这样,为了孩子保重自己。否则我就会生气,很生气。气大了,就躲起来,再也不让你找到!”

“你敢!”蓝绯墨不管那套,一个用力,将她搂到他怀里,下颌一抵,笑音,还是得意的,“要造反啊?你生气没关系,为夫给你出气,但动不动消失逃走的毛病得改,不然为夫打你屁股!”

穆筱筱心说,你娘惹我生气了,你出气去啊?

但终究是没说出来,在他怀里拱了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目养神。

前世今生的经验都告诉穆筱筱,千万别和玩政治的男人谈感情,他们是有感情不假,可他们的感情,每一分都是计算好了的。

她很清楚像他们这种的人婚姻,都是有目的、有利益交换的。

感情再深也会因为生活中不同的观念,和不同的处事方式而磨合掉,也会因为长辈无止境的刁难而日益消磨殆尽。

这种婚姻,光靠感情是无法维持的,即便他们现在排除一切问题,重新在一起,穆筱筱也无法抛却自己的三观,完全融入这个社会,做一个合格的恪王妃。

也许她可以像原来一样忍,可是忍来忍去,早晚有一天他们都会因为太累而放弃,甚至造成不可弥补的后果。

也许,她还要时间,才能完全融入这个世界,接受这个世界的规则,又或者她永远无法融入这个社会,永远是那个特立独行的所在。

罢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她何必委屈自己,何必为一个男人而委曲求全?她原本就和这个时代的女子不一样,她何必要把自己变得和她们一样。

所以,该散还得散。

蓝绯墨何等聪明,见这样子就知道她心中所想,深眸中都是不安。

清了清嗓儿,唇还贴着她的额头,抱着她直晃,哄孩子睡觉似得,“为夫会做给你看的!好久没这么抱了,就这么抱着,比什么都好,筱筱,别离开我,多陪陪我就好……”

在黑风寨他也是抱着她睡,可是她一句话也不与他说,就把他当空气,那滋味儿,真是针扎一样的难受。

穆筱筱没搭腔,半晌,才挤出一个‘嗯’字。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反之,君弃,我便休!

蓝绯墨也没答话,只满足的回复了一个笑音儿,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

经过这么多事,也让他知道,原来,穆筱筱对他这么重要!

比命还重要!

那种……以为要失去一切的感觉,实在是太痛,太恐怖了。

好在,她没有真的死,他重新找到了她!

安胎药里有安神的成分,穆筱筱很快就睡着了,一枝梅回来她都不知道。

蓝绯墨身子本来就弱,喝了药也沉沉的睡去。

……

陆亦然趁着夜色,出了蓝绯墨落脚的院子,去了律郡最大的客栈:迎客来客栈。

问了问掌柜,明月还没有来。

陆亦然不打算马上回去,看穆筱筱跟蓝绯墨亲亲我我,扎心。

想找个酒馆喝点小酒,时间已经晚了,好多酒馆已经关门,他只好在大街上闲逛着找还没关门的酒馆。

若是找不到酒馆,只能去喝花酒了。

当然是纯喝酒而已。

逛了一阵,没找到酒馆,就转身朝一处花楼走。

偶然侧头,发现一个小小巷子里,有黑影闪过。

那黑影背上扛着一个人,正朝花楼的后门方向跑。

“唔!唔!”背上的人有些微挣扎。

陆亦然眉毛皱了皱:“声音怎么有点熟?”

但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他不是什么侠客,没有除暴安良的侠义心肠,但还是一个纵跃,就上了旁边的矮墙。

却见不远处,正有一个黑影扛着一个人刚刚跳下了矮墙,钻进了花楼后门的巷子里。

陆亦然又是一纵,从矮墙上跳下,也跟着钻进了巷子中。

那人肩上扛着一人,竟然也跑的飞快,看来功夫不错。

只是那人肩上扛着的模糊身影,哪怕离了那么远,陆亦然也觉得似曾相识。

那人扭头发现有人追,猛然转进了更小的小巷。

幸亏陆亦然轻功够强,刚追到那小巷,就看到贼人闪进了一处民居小院,只要他稍微慢了一步,就会错过这一幕。

赶紧追了进去,陆亦然却发现小院里竟然空无一人,他开始四处寻找。

小院子只有三间正房,两间厢房,院子里只有和杂草,一点也不像能藏人的样子。

可方才那贼人就是进了这院子,他在墙头上没看见有人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