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你是怎么被人劫了的

小说: 邪王在上:废柴大小姐 作者: 在路上 更新时间:2019-07-11 02:54:53 字数:2294 阅读进度:399/518

第399章你是怎么被人劫了的

陆亦然开始在小院内翻找,在房间的火炕下发现一块活动的木板,迅速拔出腰上的匕首,撬开一条木板,就发现下面果然是空的!

将周围的木板都掀开之后,陆亦然赶紧钻了进去。

下面是一条地道,陆亦然没带火折子,只能摸着粗糙的土墙,疾步向前走。同时,他也在凝神倾听前方的动静。

没走多久,就听到地洞的远处有轻微的脚步声,那脚步声走走停停一阵之后,停了下来。

不久,就听到那人敲着木板,压着嗓子道:“喂!打开,有好货!”

陆亦然根据刚才在墙头上的观察,判断他们现在是在那花楼的院子底下。

这人应该是个强抢民女、逼良为娼的拐子。

陆亦然放轻脚步,开始慢慢的接近那人。

似是花楼那边守着出口的人不在,迟迟没有给他打开暗门。

“卧槽,没人?老子憋不住了,不如少挣点银子,先尝尝你这小辣椒的味道……”

那人说着,有拐弯的动静。

陆亦然也跟了过去,借着微微的火光,就见前方是一个窄小的密室,应该是这人平时关人的地方。

听到有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动静,陆亦然一个闪身,便来到了密室中。

就见一个光着下身的男人正在脱地上女子的鞋子,那地上的女子正是明月!

陆亦然心中一惊,庆幸自己跟了过来,瞬间拔出腰间的短剑,直向那贼人刺去!

那贼人听到利刃出鞘的声音,一个翻滚,就躲到了明月身后。

陆亦然迅速收回短剑,就见那贼人居然拿着一把匕首抵住了明月的脖子,搂着她的腰站起来。

而此时的明月,似乎是中了什么迷药,双目迷离,脸色通红,四肢软绵绵的,被人这样抱起来,只是哼了两声,便靠在了他身上。

完全不知身后的人,竟然拿着把刀抵着她的脖子。

陆亦然好看的眉头蹙起,“放开她,或许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我又不傻,放开她,你马上就会杀掉我。”那贼人冲陆亦然扭曲的一笑,便抱着明月开始贴着墙走,他移动的方向,是花楼。

花楼里有打手,他去那里胜算比较大。

想着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却又不敢太快,快了容易露出破绽。

而陆亦然就像一头猛兽一般盯着他。只要他踏错一步,都有可能丧命在这里。

“你站住!你只要再敢向前一步,我就抹了她的脖子!”那贼人的脸上,终于不再淡定,满目的狰狞凶狠。

他一只手死死扣住明月的腰,一手拿着匕首在明月脖子上抵着,已经退到地洞在花楼的出口。

“放了她,留你一条命!”陆亦然语调懒洋洋的,带着些无所谓。

但依然死死地盯着那贼人,不过也没有过分靠近,而是保持着固定的距离。

那贼人偏偏在他懒散的语调里感觉到了危险,手微微颤抖,险些就要割破明月的脖子。

陆亦然的双目一眯,对着那人身后的位置道:“还等什么,动手!”

那贼人面色惊恐的回头看向身后,可倏然觉得手腕一凉,再回头,自己握着匕首的那只手,已经被陆亦然砍断了。

断手握着匕首,落到了脚下的泥地里。

那贼人丢下明月,赶紧往一侧闪去,可还是被陆亦然刺中了咽喉。

贼人气绝身亡,而明月已经落入了陆亦然的怀抱。

明月此时神志不清,只觉得浑身热的难受,本能的就往抱着她的人身上蹭,哪怕无法思考,她也认得这个味道,她最思念的味道。

听着明月轻轻的哼声,感受着她的碰触,陆亦然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心中微微有些异样。

忙凝了心神,给她把脉,她中了媚药。

幸好只是最常见的劣等媚药,不是什么独门、偏门的媚药,他的解毒丸完全可以解毒。

取了解毒丸,强行喂给她,然后抱着她出地道。

但解毒丸发挥药效需要一段时间,明月依然没有清醒,开始撕陆亦然的衣服,而且搂住他的脖子开始乱咬。

陆亦然简直要抓狂了,有一种要扔下她的冲动,冷喝道:“住手,不然我就把你活埋在这里!”

“你敢!”明月的整张脸红扑扑的,一双手也在不断的撕他的衣服,领口都已经被扯开了大块,露出精致的锁骨。

她已经认出了他,开始往他身上缠,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陆亦然眸中闪过一抹羞愤,暗暗咬牙,伸手点了她的穴道。

本来想让明月自己住在客栈等,现在这情况,只能带她回恪王落脚的院子了。

这傻妞儿,难保不会再让人拐卖一次。

不过,明月去了也好,穆筱筱身子不方便,没有侍女很不方便,而蓝绯墨半死不活的,也不能时时处处的照顾她。

若是明月知道陆亦然把她当丫鬟了,肯定会用鞭子抽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翌日一早,穆筱筱看到明月,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明月?”

明月扶着她坐到软塌上,“你怎么样了?听说你动了胎气?”

穆筱筱无所谓的摆摆手,“没事,已经没有不适感了,有师傅、师兄在呢。”

陆亦然边往小桌上摆早餐,边表功道:“可不是幸亏有我在,不然昨夜这傻妞儿就被人贩子卖到花楼去了。”

明月红着脸瞪眼,“你说谁是傻妞儿呢?”

陆亦然将燕窝粥放到穆筱筱跟前,很不客气的道:“你啊,我晚去一会儿,你就让人给……”

“哎哎哎,这是怎么回事?”穆筱筱拿着筷子挑开他的衣领,因为他弯着腰,脖子里的草莓印子露了出来。

“啊!”陆亦然惊叫一声,像被非礼了似的,捂住衣领。

“哦~”穆筱筱一脸的撞破奸情的猥琐笑容,眼神在二人之间游移,“有情况!嘻嘻……”

陆亦然羞愤道:“有什么情况?别胡说八道,还是让这傻妞儿说说她是怎么被人劫了吧!”

说着,逃也似的跑出了房间。

穆筱筱两眼冒着八卦的精光,看向脸红的像猴屁股似的明月,眨眨眼睛,问道:“把陆亦然拿下了?”

“没有,他会医术!”明月也觉得颇为可惜。

穆筱筱一脸的惋惜,问道:“那你是怎么被人劫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