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执弟子礼

小说: 修仙归来在校园 作者: 黑米饭 更新时间:2017-12-03 12:44:20 字数:2933 阅读进度:7/1613

楚毅虽然是在三中任职,是一位人名教师,但毕竟是在世俗之中。

他的学生,也不用对他执弟子之礼。

可眼前的情况不一样,他看的清楚,郭校长体内并没有生出内劲,这是少了心法的缘故。

人体的潜力很大,但受制于种种因素,很少人能够突破限制,进入到后天之境。

而所谓的心法,就关系到一个宗门的传承。

法,不可外传!

尤其是仙家法门,更为严格。

像楚毅现在修炼的《太极心法》,一般的太极宗弟子根本没有机会接触,核心弟子,都得通过重重考核才行,并且还需立下誓言。

当然,郭校长的资质并不好,哪怕收徒,楚毅也不会拿出这法门,而是会选择其他简化版本,毕竟事关重大。

郭校长见楚毅犹豫,心里大急,他一生没有其他的愿望了,就希望在仙逝之前能够看一看更高深的境界。

功名权利,只是浮云而已。

郭校长也并非没有见识之人,以他的地位,很清楚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地下世界,在那个世界,几乎个个都身怀绝技,他也曾经有幸目睹。

拳崩大树,身挡铁锤,常人根本无法想象。

可见识过几位高人,却远远不如眼前的年轻人带给他的震撼。

“先生,还请成全郭某的心愿。”说罢,当即就要下跪。

楚毅头皮发麻,这被学校里的人看到了,恐怕他也不用在这里呆了。

“郭校长,你这是让我为难啊,我只是一个小辈,受不起这样的大礼。”

楚毅眼疾手快,连忙一手探出,一股柔软的气息便是拖住了郭校长的身体。

这让郭校长更是惊为天人,他知道,这是碰上绝世高人了。

自己如果错过,恐怕会遗憾一生。

楚毅也并非自持身份不愿意收徒,只不过前世,他很敬重这位老校长,桃李天下,如今却是这种场面,难免有些尴尬。

“也罢,我就收你为记名弟子,如果你能够在有生之年,究天人之际,那便收你为正式徒弟。”

天人之际,便是先天,不过楚毅却是心中摇头,郭校长年岁已高,又没有灵药调理,恐怕很难达到这种程度。

“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这一次,郭教授恭恭敬敬的跪拜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楚毅也当仁不让,并没有忌讳。

武学一道,本来就极其尊师,所以对于楚毅的年龄,郭校长根本没有在意,反倒是兴奋异常,他可是亲眼看见,自己的师父乃有一派武学宗师的气度。

何为宗师?

一人可挡万敌!

开山立派,不理尘世!

世俗界,以五个阶段来划分后天之境。

分别为武徒、武师、大武师、武将、宗师。

当然,以郭校长的资格,只听说过那等人,却并没有见过。

“师父,还不知道您的名讳?”郭校长醒悟过来,一个年过七旬的老者,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姓楚名毅,不过你也不要叫我师父了,被人听到多不好,就叫我楚老师吧,我便喊你一声郭老。”楚毅毕竟知道这里是地球,如果让人听到之前的称呼,怕是会掀起不小的风波。

哪知,郭校长却是吹胡子瞪眼:“那可不行,这是祖宗留下的规矩。”

他性格执拗,认定了楚毅是自己的师父。

到了他这个年纪,父母都不在了,师父二字,便是天地。

楚毅不禁感到头疼,只能折中道:“这样吧,私下里你可以这样喊我,可有外人的话,就算了。”

“是,师父。”老头子一板一眼说道。

楚毅点头,而后继续说道:“我之一派,乃是太极宗,你现在并不用知道太极宗在哪里,如果有缘进入先天,自会找到。”

“我太极宗,核心的心法武学,便是太极。”

“我观你年事以高,气血不足,可也因为性格的缘故,有一股浩然正气,我这里有一门心法,正好适合你。”

楚毅拿出的,并不是核心的《太极心法》,而是《八卦心法》。

这心法温和,徐徐图之,而且比较易学,虽然进展慢,可也是最适合郭校长的。

只见楚毅手指朝着郭校长的眉间轻轻一点,豁然之间,郭校长的脑海里便接收到了诸多信息。

“这这……”他大惊失色,“神魂传授,神乎其技,神乎其技!”

之前楚毅的行为,他还理解,只觉得是武学的一种高深境界,可这一招,完全巅峰了老人活了七十几年的世界观。

他隐隐觉得,自己这个年轻的师父,愈加的神秘。

消化了一些信息之后,郭魏对于楚毅就更加恭敬了。

在他心中,楚毅已经属于世外高人,至于来这里当老师,恐怕也只是一种历练。

之后,郭魏便邀请楚毅到自己家吃饭,毕竟是拜师的日子,总不能让楚毅这样离开。

郭魏住在郊区,就在三中不远的地方,地方并不奢华,不过却有院落,颇为清净。

“这里平时就我和老伴一起住,两个孩子都是大忙人,一年到头也回不了几次家。”郭魏的眼里有些落寞,可说到自己的两个孩子,他还是很骄傲。

楚毅自然知道,他这个新收的徒弟在九江市可不简单。

大女儿郭熙雪,是九江市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的董事长。

儿子郭潘雷,则是市区公安局局长。

再加上郭魏教书数十年,现在很多领导富豪都是他带出来的,名望自然高。

哪怕只是提到三中,那无法无天的樊洪都不敢将楚毅等人全部扣下。

“师父,我的老伴现在去买菜了,差不多回来了,您留下来,好好尝一尝我老伴的手艺。”

郭魏的话音刚落,却见外面传来了一道声响:“老郭,你有学生来看你?”

来人正是杨娟,也是郭魏的妻子。

“不是我的学生,是我刚拜的师父,不要乱说话。”郭魏心里有些不快,自己的老伴可不能乱了辈分。

“师父?”杨娟看向眼前的年轻人,面色古怪,她可是知道自己丈夫的脾气。

一生为师,还从没当过别人的徒弟,不过也没什么人能有资格当他的老师。

这老头子,是不是老糊涂了,眼前的年轻人看上去没比她孙女大多少。

“还愣着干什么呢,赶快过来问好。”郭魏呵斥道。

楚毅面露古怪,这老头还真是倔强啊,当即说道:“您就是杨医生吧,郭老见我会些太极,就拜我为师,不过我们各论各的,您叫我小楚就行了。”

杨娟总算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知道自己的丈夫,这辈子对太极异常痴迷,可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有今天这样一出戏,真是越老越顽童。

“小楚,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杨娟也没有在意,反正年纪大了,就由着他了。

“妇人之见!”郭魏一看就知道,自己的老伴根本没有听进去。

“小楚第一次来,就留下来吃个饭吧,我现在就去做。”杨娟说着便向厨房走去。

楚毅却是盯着她的脚腕说道:“杨医生,您的脚腕受过伤吧。”

杨娟闻言一愣,有些讶异,自己走路看上去没有异样,他是怎么知道的?

她年轻的时候,是一名战地医生,战场环境恶劣,又一次赤脚在冰天雪地行走十几公里,那之后,每隔几周,脚腕都会隐隐作痛,尤其是年龄越大,那疼痛感就越强烈。

有时候发作起来,只能靠封闭针。

她虽是医生,可拿自己的陈年旧伤一点都没有办法。

这件事情,她一直瞒着家人,却没有想到被一个年轻人一言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