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施针

小说: 修仙归来在校园 作者: 黑米饭 更新时间:2017-12-11 20:43:40 字数:2999 阅读进度:374/1615

秦大师错愕,还没反应过来,

陈少聪愣住,张大了嘴巴,他的现任妻子艾丽莎,同样咋舌,

“楚大师,真是出人意料啊,”陈秋水张了张嘴巴,虽然惊讶,可一想到这人是楚阎王,那边没什么奇怪的了,

“哥,这样真的好吗,”陈秋虹颇为担忧道,毕竟楚毅的行为,可谓是十分大胆,楚毅自己捅出乱子,完全可以大摇大摆的离开,但苦的是她和陈秋水,

到时候,老爷子怪罪下来,加上陈少聪那一脉推波助澜一下,恐怕这公司,真的要易主了,

“你你你,”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这可是神丹,一颗丹药,就能救人一命,价值连城,你……竟然吃了,而且这还是给老爷子治病的,”那胖女人一手指着楚毅说道,

口中唾沫横飞,

“我想,你最好给一个解释,”陈少聪眉头紧皱,这颗丹药可不简单,是战争神殿特制的丹药,

一旦让老爷子服用了丹药,那么他的病情确实会好转,可对方的生死时间,也就控制在了自己的手中,

只要携带某种特殊的东西在身上,接近老爷子,那么二十四小时内,绝对暴毙,

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方法,绝对是杀人必备,

可此刻,竟然被楚毅一口吞了,

知道内情的几人全都傻了,

“解释,”楚毅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当然有解释了,”

“第一,就这么一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人,随便弄一颗药,你们就敢让老爷子吃,万一是毒药呢,所以我这叫身先试毒,”

“老爷子,你看我现在一点事情都没有,看来这丹药不假啊,”

不假你还笑得这么开心,

不过反而那陈老爷子,却是眉头一皱,没有过多言语,而是静静看着楚毅,

这让众人有些意外,以往这种情况,哪怕是亲孙子,他都开打了,

“第二,反正你一天之内,还能制造出第二枚,我吃你一枚又如何了,”

秦大师双目赤红,差点吐血,他刚刚只是自夸而已,让陈老爷子更加相信自己,

哪里想到,有人会吃丹药啊,

那可是药啊,不是糖,能随便乱吃吗,

楚毅乐了:“这位秦大师,请下蛋吧,”

“哦,错了,是下第二枚丹吧,”

楚毅开心了,可有人不开心了,

秦大师看着眼前这一张欠扁的脸,只觉得自己肝疼、胃疼、心疼,

差点叫了出来,

要知道,这丹药,放在战争神殿,也是极其珍贵的,这一次是殿下花费了不少贡献点,才能够买下来,

你以为是老母鸡下蛋,每天都有啊,

陈少聪脸色憋得通红,他的妻子艾丽莎,同样脸皮抽搐,没有想到,这人竟然如此大胆,

楚毅看众人的脸色,只觉得无比精彩,

就这点小伎俩也想懵我,不要说门了,连窗户都没有,

陈秋水适时的站了出来,说道:“秦大师,还请你再炼制出一颗丹药,至于刚才那颗丹药,我们也会付钱的,这点小钱,我们陈家还是给的起的,”

秦大师脸色极其难看,他能够拿出来,那才是奇怪了,

“没了,今日我已经为其他人炼制了一颗,想要的话,最迟也要等到明天,”

秦大师愤愤说道,恶狠狠的瞪了楚毅一眼,

“而且,我看你们陈家的态度恶劣,我秦某人,也没有卑微到如此地步,这病,我不治了,”

说完,大袖一甩,

“秦大师,这件事情,是我们的错,”陈少聪连忙出面,看似解围道,“老爷子,你看秋水请来的人,也太没有规矩了,这可是能医治你的病啊,就这么毁了,”

“而且秦大师,也是专门从华夏口来,这……这可怎么办啊,”

陈少聪表现的很急迫,

“秦大师,你一定要治啊,”

“秦大师,我们一家,求求你了,”

有人哀求,

其中,有多少人是真意,有多少人是虚假,那就不好说了,

那秦大师喘了几口大气,似乎终于平静了一些,冷哼道:“这位所谓的楚大师,不是会治病吗,让他治啊,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

“如果你能够治了老爷子这病,我就不计较你之前的行为,当然,我敢说,老爷子这病,普天之下,唯有我能够治愈,”他傲然道,

楚毅双手负背,点头道:“秦大师,你还真是狂妄,口气比脚气还要大,”

“……”

秦大师差点背过气去,他可是堂堂武将,哪怕在真正神殿里,地位也算高的了,而且受到重视,

平日里,都是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哪里想到,今天差点被气死了,

你这才叫狂妄好吗,

所有人无语,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跟一位大师这样说话,这难道不是嚣张吗,

只不过,这一次没人出声,有部分人,想要看楚毅的笑话,毕竟楚毅是陈秋水请来的,

而另外一部分人,是站在陈秋水这一边的,被他用眼神制止,

“秦大师德高望重,医生仁心,一定不会和我计较,”

谁不要计较了,

秦大师咬牙切齿,如果不是这么多人当面,他一定直接宰了对方,

“既然你们让我看病,那我就且看一看,”楚毅来到陈实的病床前面,

陈老爷子一双眼睛看着楚毅,并没有言语,

“人老成精,”楚毅心中暗道,而后将手搭在对方的脉搏之上,

其实他大可不必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让众人以为他是中医罢了,

片刻之后,楚毅说道:“老爷子这是中毒,而且中得是一种慢性毒,”

“应该已经有十几年乃至更久的时间了,只不过当时没有发觉,等到现在的时候,已经完了,毒素已入骨髓,”

“小友说的是,这是我当年在一座山上,不小心吸入了一种烟雾导致的,”陈老爷子声音有些嘶哑,

“不过好在,这种毒,我也会治愈,”

他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针灸,“虽然比不上那位秦大师一颗丹药完事,可也能治,”

“针灸,”

“华夏针灸,没有几十年的功力,根本学不精,”

“等着看好戏吧,”陈少聪轻轻摇头,

虽说今天浪费了一颗丹药,但只要楚毅治不好老爷子的毒,那么老爷子对于陈秋水的信任,也会下降许多,

到时候遗嘱里面,那边拿到的股份就少了,

嗖,

楚毅屈指一弹,顿时一根银针,没入到了陈老爷子的太阳穴之中,

“好手法,”

光是这一手,就足够让人震惊,又快又准,

“陈老爷子的病情,需要大概一个月的时间,每一天,刺激一个穴道,将里面的毒素引出来……”

楚毅侃侃而谈,十分专业,倒是让刚才不相信他的人,一愣一愣的,

片刻后,这根银针上面,便成了黑色,那上面,有毒素蔓延而出,令人毛骨悚然,

“好了,今天的行针结束了,老爷子年纪大了,只能一天一个穴道,”

楚毅收针,如同高人,站了起来,

而且众人敏锐的发现,老爷子的面容,愈加红润,甚至已经可以坐着了,

“楚大师,十分感谢,老头子觉得好多了,看来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楚毅没有拒绝谢意,这也是他应该的,

“秦大师,不好意思,不小心治好了病,害你白跑一趟了,早知道就打个赌好了,还能够让你去吃屎,”

秦大师脸色一僵,

所有人面露古怪,这楚大师,刚才还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现在却是一个流氓混混,让人相当无语,

“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行告退了,”楚毅朝着陈秋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