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下 证道黎明前

小说: 西游之问道长生 作者: 西城冷月 更新时间:2018-05-16 13:14:56 字数:5136 阅读进度:870/870

陆北心神凝重,面色阴沉着,返回太微帝君府,还未在花厅中WwW..lā

这时,红儿公主急步走来,见陆北脸色难看,问道:“夫君,太阴星那边……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陆北轻叹一声,也不瞒红儿公主,将太阴星的事情讲说一遍。

在一旁生着闷气的三圣公主,闻听此言,玉容微变。

先前说不生陆北的气,那是假的。

本来,她不想再搭理陆北,等沉香回来,就带着一双儿女回灌江口。

但此刻听陆北提及嫦娥新生的孩子被羲和加害,三圣公主感同身受之下,明澈目光满是关切,问道:“夫君,嫦娥姐姐的孩子没事儿吧?”

陆北道:“无生死之忧,但因为真灵被孽灵咒术污染,以后仙道艰难……”

不得不说,羲和心思之歹毒,令人发指。

他和嫦娥长生久视,将来如果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经历生老病死、垂垂暮年…那种折磨却是难以言说。

杨婵忽然响起了什么,明眸闪亮,道:“可否请动圣人出手?”

陆北摇了摇头,道:“和沉香那一次还不一样,我方才察看了一番,以我眼下手段,都无法驱逐那股墨色咒力……”

杨婵明眸黯然,轻叹一口气。

陆北心烦意乱,懊悔道:“唉……都怪我当初心慈手软……”

三圣公主见状,也不好再使一些小情绪,尤其认真说起来,若非是她刚刚缠住陆北,嫦娥那边也不至于……

杨婵走上前来,在陆北身旁盈盈坐下,宽慰道:“总有办法的,去几位圣人那里看看,总要试试才好啊。”

陆北点了点头。

时光悠悠,岁月如歌,十年弹指一瞬。

南赡部洲……人教太清圣人终于将冥河老祖的几具血神子分身镇杀,将冥河老祖逼退。

西牛贺洲……接引佛祖回归佛门之后,佛门力量大增。

于是,准提加快了渡化西牛贺洲血海一族的步伐,终于在第二年,将冥河老祖逼出西牛贺洲。

第三年,准提圣人毫无悬念地重登圣位。

南离洲……先天离火之精和凤凰一族的争斗结果,让三界众大能目瞪口呆。

盖因,大日如来竟强势灭杀凰祖,夺其南明离火本源,而后重创孔宣,逼其远遁。

天庭。

玉明宫。

陆北望着对面的孔宣,皱眉问道:“孔宣道友,南离洲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在他看来,先天离火之精再强,也只是一人而已。

凰祖和孔宣,竟如此不济事?

败亡得如此之快,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孔宣双眸血红一片,藏于衣袖中的两个拳头攥的骨节发白,厉声道:“那贼子诡计多端,杀母之仇不报,我孔宣誓不为人!”

陆北沉默了许久,沉声道:“大日如来占据南离洲,想必很快就会获得鸿蒙紫气成圣,那孔宣道友接下来又有何打算?”

“还请太微道友出手相助。”孔宣突然躬身一礼道。

“这……”陆北面色犹疑,道:“此事,本帝似乎没有插手的必要……”

孔宣也不多言,身上一道五彩流光闪烁,现出一个身穿五彩华美宫裳的女仙。

那女仙赫然是孔雀公主!

孔雀公主羞怯地看向陆北,轻声唤道:“陆大哥……”

陆北顿时就有些哭笑不得,思忖道,现在他都声名狼藉到这种地步了吗?

不过转念一想,以孔宣性情之骄傲,竟能做出这等折辱自己之事,可见对大日如来的恨意之深。

陆北道:“孔宣道友……”

孔宣似乎意识到陆北将要出言拒绝,他的目中闪过坚定,沉声道:“母亲陨身之前,曾将一身精血以秘法给我……我愿意将此物转赠给道友。”

此言一出,孔宣只觉被抽尽了一身力气,还有他心高气傲的道心,也是尽数崩碎。

陆北闻言面色顿了一下,思忖半晌。

他虽不知孔宣是有意还是无意,知道他正在搜集五灵之血,凤凰一族族长的精血当前,他自然不会矫情拒绝。

此物能尽快让他成道。

但还有一事,却不能不提前讲明。

“事成之后,南离洲何去何从?”

陆北目光闪烁,问道。

孔宣面色倏变,他自是听懂了陆北的意思。

南离洲毕是一方成道之地。

孔宣沉默半晌,道:“太微帝君要借南离成圣?”

三界之人,对于陆北的成道之地,也不乏猜测。但见其迟迟没有动静,就以为陆北可能谋求幽冥界圣位。

陆北听得问询,笑了笑,也没有回答,反而静待孔宣答复。

孔宣沉默许久,道:“孔宣已失求道之心,若道友真能诛杀大日如来,孔宣愿以南离让之。”

人生之无奈,大抵如是。

孔宣要向大日如来复仇,然而放眼整个三界,他却请不动一位圣人出手,因为此辈皆是在闭关固位。

孔宣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当初灭杀东皇太一的陆北身上。

因为,若不尽快寻大日如来复仇,其人很快就会着手炼化鸿蒙紫气,成圣之后的大日如来,何人能制?

陆北见孔宣答应,心头大喜。

他转而看了一眼神情怅然若失的孔雀公主,思忖道,若无此女,孔宣或也不会在走投无路时想到寻求自己的帮助。

二人既已说定,陆北也不耽搁,就陪着孔宣去了南离洲。

南离洲。

一座体表黑红、升腾起灼灼热浪的火山之内,赫然有着一座巍峨的道宫浮浮沉沉。

宫中,大日如来此刻端坐在一方由火焰凝就而成的宝座上,他双眸紧闭,气息恍若潮汐起伏,正是在体会天道之轮,沟通鸿蒙紫气垂落。

然而过了许久,大日如来双眸如电,突然发出一声愤怒咆哮,震动得火山隆隆,岩浆迸发。

“为何,为何!?”

就在大日如来以为是自己跟脚特殊,才造成眼前窘境时,他体察大半个陆洲的神念,突然感知到了两道飞速掠过陆洲的身影。

“孔宣小儿,不知死活,竟……嗯?还有一人?”

大日如来目光深沉,心头骤然一惊,心念一动,人已消失在火焰宝座之上。

陆北静静看着对面的大日如来,笑道:“道友,别来无恙?”

大日如来目光深深,冷声道:“太微道友,你为何非要来趟这趟浑水?”

陆北微微一笑道:“受人之托,终人之事,道友动手吧!”

既是话不投机,自然半句嫌多。

未几,南离洲之上传来激烈的响动,天地色变,日月失辉。

……

……

这一日。

芍药宫。

陆北坐在庭院中的一座凉亭上,手中端着一个酒杯,一口一口地酌着,他此刻正在回忆一些往事。

当年,他和嫦娥的孩子被羲和种下了孽灵禁咒,他用尽办法也没有驱逐那灵咒,无论事后对羲和如何报复,都已然于事无补。

念及此处,陆北轻轻叹了一口气,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

这时,一个红色宫裳的丽人,款款走来。

“红儿,你来了。”陆北放下酒杯,轻声说道。

红儿公主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明眸中满是关切,问道:“夫君,嫦娥姐姐那边如何了?”

陆北神色淡淡道:“其他几位圣人正在闭关修行,至少需要千年才能稳固混元境界,眼下无人可以出手,她急着救治胤儿,我就让她去了南离洲。”

红儿公主闻言,顿时愕然。

“对了,夫君,现在幽冥界有人教玄都、佛门接引、还有……灵幽,你不去看看吗?”红儿公主柔声道。

天地圣位阳九阴六,暗含十五尊,但却有一阴一阳两道鸿蒙紫气,被鸿钧道祖作为桥接阴阳两界之用。

是故,阳之圣位只有八尊,阴之圣位则是五尊。

陆北点了点头,道:“却也该去看看了。”

然而,陆北正要起身前往幽冥界,却心有所感,怔了一下。

“怎么了?”红儿公主轻声问道。

“母后成圣了。”

陆北话音落下,手指凌空勾画,一方圆形光影在二人面前显出,正是东胜神洲的景象。

仙云条条,瑞霭万丈;紫气氤氲,横贯虚空。

瑶池王母经历多年参悟天道,也终于踏入了混元境界。

至此,九大部洲八位圣人尽数归位。

见此一幕,红儿公主心绪激荡,一张冷艳清丽的玉容上都是现出潮红。

然在这时,一声声清越悠扬的道钟响起在三界之内,涟漪圈圈,道韵自生……甚至压过了瑶池王母成圣造成的天地异象。

紫霄宫,再开!

陆北和红儿公主对视一眼,笑道:“红儿,我先去紫霄宫一趟。”

“那你一路小心。”红儿公主清眸如波,叮嘱道。

陆北点了点头,化作一道金色虹光,向中柱神洲的紫霄宫飞去。

玉京山,紫霄宫。

当陆北来到的时候,许多大能已经在紫霄宫外。

陆北在太清、元始两位圣人不怀好意的目光下,面色从容地向前走到三皇身旁,并和镇元子和娲皇打了个招呼。

元始和太清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疑惑。

因为他们以此刻圣人眼光,竟看不懂陆北的道行。

大罗?混元?

紫霄宫。

云床之上,鸿钧道祖手托造化玉谍,示意陆续进来的众人按着上次选定的座位坐下。

和上一次不同,宫中明显少了一些熟悉的面孔,却多了几位至高无上的圣人。

见众人坐下,道祖鸿钧微微颔首,朗声道:“八百年后,天地圆满,我等将共同面临元初界之劫,诸圣在此之前,当紧闭山门,不可随意私斗!”

陆北目光悠远,灵台渐渐恍惚……八百年,这是一个多么令他熟悉的数字。

西游大劫之前八百年,他初临此界,至今思来已有许多年月了。

这时,道祖鸿钧又讲说了一些洪荒界圣人的禁忌,还有那场八百年后的众生浩劫,最终闭口不言。

一双苍老通达的目光逡巡过诸圣面容,其中在陆北和嫦娥身上停顿半晌,最终也没有再说什么。

许久,道祖鸿钧又郑重将一封道书,却是敕封陆北为天帝,令诸圣择三界九洲大罗金仙以下的修道者录入天庭,以此积极应对即将到来的元初界威胁。

相比圣人道统遍地,大罗金仙如过江之鲫的元初界,洪荒界的力量实在单薄。

唯有集合一界之力,才有一搏之力。

其间,除却人阐二教圣人面有不虞,提出了几句异议,倒也有正常的通过。

或许和当年陆北只身一人赴南离洲,斩杀先天离火之精的赫赫战绩有几分关系。

时光悠悠,八百年时光弹指一瞬。

当初鸿钧圣人立下的众圣闭关时间已然结束。

至于幽冥界五尊阴圣之争,也早已在六百五十年前落下帷幕。

这一日,正午时分。

原本晴空万里,一片平静祥和的三界,天地突然渐渐晦暗起来。

三界之内,除却圣人道场之内蒙受庇护的弟子门徒,亿万众生已是陷入一片混混沌沌的状态之中。

地仙界八大部洲之上,诸位圣人面色凝重地看着穹巅,以法力将自身道场和门下弟子尽数护定。

因为,天地即将发生剧烈的动荡,三界众生……真灵资质低劣者,皆有可能在突然上浮的冲击下化作幻影,仿若从来不存在过一般。

灵山。

金蝉子立在山巅,一身宽大的金色僧袍猎猎作响,他仰头看着渐渐漆黑的穹宇。

“永夜降临,众生沉沦……”

一声悲悯的叹息声响起。

然而,哪怕以他大罗金仙道行,对这三界九大部洲亿兆众生的生死危机,都是束手无策。

“师兄,世尊让您过去。”

不知何时,手持杨柳玉净瓶的观音尊者悄然来到不远处,目光复杂地看着那一道金袍身影,轻声说道。

金蝉子点了点头,正待转身离去,突然面色惊疑不定地看着天庭方向,喃喃道:“混元!”

观音尊者也是随之望去,看向天庭的方向,喃喃语道:“太微证道了。”

证道,而非成圣。

也不知是许久,还是一瞬。

一缕微弱的毫芒,自茫茫无垠的黑暗中浮起。

三界九洲。

那些在诸位圣人真灵感知中,令人喘过气的无边黑暗,在一缕渐渐扩大…直至灿然繁盛到极致的圈圈道轮之光照耀下,消融一空。

洪荒众生,迎来了新的黎明!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