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终极斗法

小说: 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哒 作者: 南城明月 更新时间:2016-09-12 10:10:25 字数:3734 阅读进度:370/510

“苏苗儿,你为什么要出现,如果没有你,我的命运也不会这样,我恨你,我真的好恨……”

颜潇潇忽然大声的嘶吼了起来。

看得出来,她此刻很疯狂,而鬼类越是疯狂,就越是强大,一股股粗大的鬼气,在我们之间,飞来纵去。

一瞬间。

我仿佛看到颜潇潇的眼睛里,一点点猩红色的怨念,在满满扩大。

来了!

我迅速手捏法诀,心中开始默默的冥想脑海里的女像,而女像,永远是我坚实的后盾,一瞬间,她浮现而出。

似乎她这次也看出了对手的棘手程度。

与我双手一同划动,瞬间就结出了冰封血舞的手印,这应该也算是我目前的终极手段了……

就在颜潇潇,向我发出攻击的瞬间。

我猝然睁开了紧闭的眼眸,而我的眼珠,此刻已经变成了一片浩瀚的玉色,里面像是蕴含着一个无限的宇宙。

“吼……”

冰封怒来。

片片由我的道术,幻化而成的白雪,簌簌而落。

但今天的这场冰封,似乎要比过去,要显得更加的浩大,甚至片片白雪,都染上了淡淡的玉色。

周围那些飞来纵去的鬼气,也好像受到了某种钳制。

不过这个时候,我却听到,颜潇潇,有些轻蔑嘲弄的浅笑:“又是这招,苏苗儿,你不觉的同样的招数用两次,已经老了吗?”

“老不老,不是你说了算。”

我冷冷一语。

摊开一只手掌,一抹赤红色的血舞,已经在我的掌心,慢慢聚拢。

与此同时,颜潇潇周身的鬼气,也迅速拔地而起,仿若两条黑色的长龙,纵横交错,冒着道术化作的冰封,朝我奇袭而来。

我手中的血舞,瞬间凝集而成。

并随着我的念力,迅速散开。

也化作两条血色的长龙,对着颜潇潇的鬼术,迎头而上,与此同时,天空的冰封,也开始疯狂的怒吼。

我冰玉色的眼前。

此刻只剩下了黑色的鬼气,与红色的血舞。

而我还从未这样驾驭过冰封血舞,微微感到有一丝的脱力,脑海中的玉像,立刻溢体而出,与我一同滑动手决。

连连的变换。

“哈哈,苏苗儿,你就这点本事吗?那你就死定了。”

我耳边,突然传来颜潇潇得意的大笑。

然后我看到,一道红衣的身影,正在快速朝我飘来,颜潇潇那张恶毒狰狞的嘴脸,也开始渐渐放大。

我看到,她的手中,正酝酿着一种鬼术。

登时,我感到万千冤魂,在我的耳边疯狂的哭嚎大笑,仿佛要震碎我的心理防线。

“万鬼恶魂阵。”

我不知道,颜潇潇是不是真的掌握有一万只鬼,但我至少能感觉到,正在有很多很多的鬼类。

像是被开了闸的洪水,正在朝我疯狂靠近。

被这样多的鬼类包围,怕是不被啃成渣,也会被吭成渣吧。

我却幽幽的凝望着颜潇潇,故作轻蔑的笑道:“还以为你有什么厉害的招数,就这两下子吗?”

说完。

我瞬间手中多了一道泛着紫色光芒的咒符。

说起来,这还是上次苏家长辈给我的入道礼,迟迟没有用掉,现在确实正派上用场的时候。

而这道紫,居然还是我熟悉的道火符。

当初普通的道火符,都能发挥出那样恐怖的威力,尽管我面前的已经不是当初的普通鬼类,但手里的紫符。

也是来历非凡。

“颜潇潇,你就不要在痴心妄想了,你根本不是颜素锦的转世,人被骗不可怜,可怜的是,明知被骗,还抱着不切实际的想法,试图去自欺欺人的相信谎言。”

颜潇潇面色一变。

我冷冷一喝。

手中紫色符咒,立刻无风自燃。

而在紫色符咒,发挥效应,散发出一大片道火的瞬间,我也感觉,这张紫色的符咒,在疯狂的吸着我的道力。

果然厉害的咒符,也不是一般驱邪师能驾驭的。

希望它别把我吸干才好。

“疾!”

我一声大喝,紫符化作的道火,瞬间围绕着我,满天满地的燃烧了起来,那一群群的万鬼,也被我的烧的哭号的更厉害了。

与此同时,颜潇潇的鬼气,与我的冰封血舞。

也终于分出了胜负,竟是斗了个旗鼓相当,怪不得颜潇潇这么有杀我的底气,她的确有杀我的本事。

可惜!

随着道火的瞬间燃烧,与我距离最近的颜潇潇,也首当其中的收到了波及,红色的鬼影,连连后退。

正所谓,趁你病,要你命。

我唰的一声,拔出了我一直带在身上的,寒月剑。

宝剑镇邪。

就算杀不了颜潇潇,也能伤她。

我一声大喝,手中寒月剑就要挥出,可是我没想到,原本被我打的有些惊慌失措的颜潇潇。

居然抬眸,朝我微微一笑。

这一笑。

我周身的环境,瞬间变了。

我居然回到了老宅,我变成了一个十岁大小,可爱的小孩子,扎着一对可爱的羊角辫子,正一蹦一跳的走在老宅的回廊上。

“潇潇,潇潇……”

这个时候,我听到有人唤我,声音温柔而慈爱。

“妈妈。”

我冲口就喊了一声。

这个时候,我看到,那个朝我走来的女人,已经停在了我的三步之外,而她的样貌,居然跟苏家屯,老照片上。

我妈妈的容貌,一模一样。

“潇潇乖,别乱跑,一会儿给太婆请安。”

“都什么年代了,还请安,一会儿就别兴老规矩了,每次来都要磕头,今天就免了吧,毕竟时代变了。”

这个时候,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我看到他的样貌。

立刻面色又是一变,他竟我父亲,吴回,不,应该叫苏暝。

“爸爸。”

“潇潇,过来,爸爸抱。”

男人满面笑意的朝我张开了臂膀,“爸爸抱你去看太婆,虽然一年不见,她老人家可想你了,说你是个小人精。”

“是啊,快走。”

不知道是不是我对父亲怀抱的贪恋,让我冲进了那个男人的怀里。

很快走到了正厅,紫藤椅上,太婆一如生前一样,坐在那里,尽管已经十分苍老,但衣着依旧得体。

像个老了的大家闺秀。

“太婆,潇潇来看你了。”

不过往常,总是慈祥的太婆,这次,当看到我的时候,面色明显变了一变,喃喃的道:“我们家潇潇生的……”

“太婆,怎么了?”

“没什么?”

说没什么,太婆却拿出了一张老照片。

“咦,太婆,照片上是谁,怎么跟我们家潇潇长的很像啊?”

我呆呆的看着太婆忧虑的样子,看着她手里,紧紧捏着的老照片,看着父母,不知缘由,开着玩笑的声音。

我忽然冷冷一笑。

“原来你是十岁,被颜素月纠缠的,额,不,应该说,你从一出生,就被颜素月盯上了,你的样貌,应该也是她刻意为之吧,她可真是个无聊,又良苦用心的女鬼啊。”

我幽幽的转身。

样子,就在转身的瞬间,重新化作了我的摸样。

不错,就在刚才,我居然进入了颜潇潇的幻境,而幻境这种鬼术,是鬼类最擅长的一张了。

当初我在老宅的时候,就被一个鬼戏子迷过。

尽管鬼戏子的幻境跟颜潇潇的幻境,不可同日而言,但是……

我似嘲似讽的望着,就站在我身后的颜潇潇。

而幻境中,她依旧是红色的民国棉袄棉裙,一头墨发披散,惊恐的大眼,死死的瞪着我,“你,你……”

“你很意外,我这么快就识破了你的幻境?”

我幽幽笑道。

“所以说你不仅命苦,而且还时运不济,不得不说,你刚才的确牵动了我的弱点,可惜,幻境这种鬼术,于我而言,早已形同虚设,因为,我有一只……梦眼。”

幻境,不过是鬼术一时营造出来的假像。

但是梦眼,却是所有幻想的克星。

梦眼可观古看今,区区幻境,对我而言,简直小儿科。

“你居然……”

颜潇潇显然对这个结果,始料未及。

“结束吧,颜潇潇。”

我眸中冷色一闪,上次在鬼楼,我还有心理障碍,没有对她痛下杀手,但是现在,我杀颜潇潇之心。

已经根深蒂固。

不是说我变坏了,而是我不准许,这个心腹大患,继续再来祸害我。

宁枉勿纵,对她的仁慈,就是对我自己的残忍。

我手中,猛然多出了一把短剑,狠狠的就朝颜潇潇砍了过去,没有丝毫的犹豫。

“不。”

颜潇潇不甘心的一声大喝。

幻境瞬间破碎。

我们重新又回到了之前那个,斗法的地方,不过这次,颜潇潇的红色的鬼影,已经变成了一抹淡淡的红。

她遭受重创,不可能再是我的对手了。

“哈哈哈,苏苗儿,你以为是你赢了吗?哈哈,你想要这个珠子,去讨好容麒,对不对,你要的东西,我偏不让你如意……”

颜潇潇像是受不住打击,突然魔障了一般。

然后她的手里,就紧紧攥出了那两颗,刚才被她取走的珠子。

她要毁了这个珠子?

我登时睁大了眼,“不要。”

“哈哈,你说不要,我偏要……”

颜潇潇披头散发,对我几乎已经是恨之入骨,就见她猛然调动起全身所有的鬼气,全部都注入到掌心。

竟是真要的毁了那两颗珠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