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 今晚……陪床?

小说: 夜玫瑰(温诗) 作者: 温诗 更新时间:2020-01-14 10:35:51 字数:2179 阅读进度:238/720

238今晚……陪床?

最开始念佛经的时候,其实要说自己也没什么感觉,权当自己在修身养性。不过,后来时间长了,我就觉出了问题,。不单是念佛经的嘴巴干了,特别的难受,还有跪在垫子上的膝盖,也渐渐开始酸疼起来。

那垫子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软垫,就是最普通的用竹子铺就的垫子。而旁边乔夫人跪的那一个则是带了一层厚厚的棉絮的软垫。其实在最开始,我低头看到我那崭新的竹垫时,心里已经有了一些主意。这垫子想来就是新近才准备的,而且,是专门为我而准备的。这年头,跪婆婆的媳妇也不是没有,可就算是跪也不可能跪一整天,但跪的是菩萨,这意义可就不一般了。

我的心里敞亮如明镜,但这个时候,我根本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因为乔夫人作为长辈还跪在蒲垫上,若我就这么坚持不住站起身子,这件事情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所以,我别无选择,只能忍!

但时间越来越长,我的膝盖感觉就跟快废了似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一直满心期盼地等着吃午饭的时候,想着到了那时,我最起码能暂时站起来稍微休息一下。但事实上,我一直等啊等,都没等到乔夫人叫我站起来。

中途的时候,乔夫人对着我说道:“我身体有些不太舒服,就先回去躺一会儿。本来我每天都要抄十遍般若经,今天只好让你代劳了。”

乔夫人这话说的轻轻巧巧,殊不知,那佛经真的很厚啊!

抄十遍,我估摸着要不吃不睡抄个两天两夜才能抄完吧?

我正想跟乔夫人商量一下,这能不能少抄几遍,可还没等我有所回应,乔夫人已经一个人做了主,转过身往房间那边走去,根本没留给我任何开口说话的机会。

我眼睁睁地看着乔夫人离开的身影,奈何我这回还是不能站起来,只能跪在那里一个劲儿地抄经文。这回,可不单单只是膝盖痛的问题,直接成了手也酸的问题。我一直没命地抄经文,抄的差不多到了昏天暗地的地步,可即便是我拼了老命,最后也就统共抄了两份出来。在我放下笔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手都在微微的颤抖。

佛堂那里有一扇小窗户,也亏得我往外看了一眼,这才注意到,外面早已是漆黑一片。

怎么这会儿竟然天黑了?

我蓦地有些心惊,但很快,心里已经慢慢想明白,别说我之前还心心念念地盼着吃午饭的时候能休息一会儿,奈何乔夫人压根就没打算让我吃饭喝水,只是一个劲儿地让我抄经文诵经。

一直到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不见底时,乔夫人也没让我站起来,后来,我实在是受不住了,便对着站在一旁的女佣问道:“我能见见三爷吗?”

早上跟着三爷去外头跑步,穿了一身运动装就出去了,身上什么都没带,更别说是手机了。可怜我现在虽然也在乔家,但和三爷根本联系不上,只能求助于人,看看能不能跟三爷见上一面。

奈何我还是太过天真,在看到那个女佣对我说了一声“抱歉”后,我才恍然意识到,这女佣一直站在这里,虽然顶着从旁服侍的名头,但实际上不过是乔夫人派来监督我的人罢了。想来我今天一天下来的一言一行,这会儿已经悉数落到了她的眼里,到后来则会报告到乔夫人那里去。

虽然我可以强行跑出去见三爷,但这无疑是最笨的法子。因为我一旦这么做,无疑意味着我把乔夫人往死里得罪,以后想要修复关系,那差不多比登天还难。

现在我身处乔家,但凡我以后想跟三爷往长足性的发展,那就必须先过了乔夫人这一关,。面对这样一位长辈的刁难,我不能硬碰硬,只能顺着她,最起码要维持表面上的和平,不能就这么撕开脸皮。

那天晚上,我并没有回去,是在佛堂睡的。晚上的时候,佛堂里其实有些冷,加上今天不管是跑了好几千米亦或是跪着念了十几个小时的经文,都足以让我汗流浃背。汗渍贴在身上黏糊糊的,特别的难受,但后来实在困的紧了,连照看我的女佣都换了个班,偏偏我还只能留在这里,最后又困又累又饿,直接跪在地上睡着了。

但是我没睡多久就被冻醒了,中途醒来的时候,站在我身旁的女佣对着我说道:“夫人让你去房间睡,在这睡小心着凉。”

这会儿听到这句话,对于我而言无疑跟天籁之音没什么差别。一听这话,我连忙从地上站起身子,但想来应该是跪在地上的时间太过久了,膝盖又酸又疼,陡然之间压根就站不起来,费了老大的力气才勉强保持平衡。

我几乎是一瘸一拐地跟着女佣一块往房间的方向走,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最后竟然将我带到了乔夫人的房间。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蓦地有些惊讶,但到底还是没有询问出声,一路跟着女佣往里走。随后,等到进去之后,女佣示意我放轻脚步,将我一路带到了一个小席子那里。

说是一张小席子,都有点抬举这地方了。

事实上,那压根就是在地上铺了一块草席,然后上面有一层薄被。乔夫人就睡在不远处的床上,至于我,看来这草席跟竹垫是配套,是这位乔夫人特意送给我的见面礼。

将我领到这儿之后,女佣压低了声音对我说道:“夫人已经先睡了,你就在这里陪床吧。”

原来,诵经抄经还不算是什么大头,陪床想来是乔夫人给我设的另一个体验。不过,在这里睡起码还有一床被子,要是像我刚刚在佛堂那里睡,估摸着睡一晚上能冻死我。

我忙不迭地钻进被窝里,很快就睡了过去。但想象中的陪床哪里是跟在床脚边上睡一晚上就能完事儿的,我这刚睡下没多久,就感觉到黑暗中有一只手忽然覆上了我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