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治疗风险

小说: 叶哥的传奇人生 作者: 蚂蚁很给力 更新时间:2017-12-30 14:27:59 字数:2152 阅读进度:78/637

方澜原本酝酿了一肚子火气,就等着叶宁这个炮灰呢,可后者的这一问,却是成功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狐疑的目光在叶宁的脸上转悠了几圈,方澜将信将疑地问道:“你确定能治好我的内伤?”

即便有着叶宁治愈陆家少爷的先列,可从方澜的本心而言,依然无法尽信这个散漫成性的男人。这与她曾经的军旅生涯无不关系,军人最看重的是组织性纪律性,尤其是医者,更应是一丝不苟的严谨,思维形成定式,就很难改变。

当年,她在执行任务中受了重伤,事后被送往军区医院,由两名最资深的老中医先后会诊,却都是束手无策,只能开出延缓恶化的调理型药方,等于是宣告她入选华夏两大特种部队的梦想破灭,这才早早退役。

叶宁的年纪比自己都要小上几岁,医术再了得还能超越部队医院的专家?

叶宁又想了想,认真地道:“五成把握,不过,我用的方法比较特殊,除了对应药材内服外用之外,治疗中我会以膻中穴对你心俞穴,将我体内真气输入,护你奇经八脉,一旦出现偏差,对你对我都存在极大的风险,所以,整个过程,我必须处于完全的主导地位,这需要你的信任与配合。”

方澜悚然动容,作为一个武修,她当然明白谭中穴和心俞穴乃是练武之人六大命穴之二,以此**纳入或输出真气,其中风险不亚于后天期任何一个小层次的突破,更何况,还是**相抵,彼此真气相互沟通,稍有偏差,就会引起对冲或反噬,最严重的后果,会导致双方全都会变成废人。

“还是不要了。”心中挣扎了一番,方澜神情微微一黯,还是拒绝了,倒不是觉得叶宁在忽悠,而是觉得不值得,就算能治好此次的内伤,只不过是多争取些时间罢了,正如叶宁之前所言,再过一两年,自己的境界依旧会降退,而且之后降退的速度会越来越快,估计五年之后,她体内的最后一次真气便会消失得干干净净。

冒那么大的风险,何苦来哉?

叶宁却没有放弃,循循善诱地道:“不光是这次新的内伤,还包括困扰你多年的顽疾,还你一个健康的身体,以你的年纪和原本的天赋,就算耽搁了几年,未来还是会有很大的机会攀上先天期...”

方澜轰然一震,刹那间,无神的双目爆发出惊人的神光:“你,你,你没骗我?”

“不然也没必要冒那么大的风险。”说完这句,叶宁便坐了下来,也不顾男士风度,点起了一支烟,没再怂恿与说服,他很清楚,这会儿方澜没有太过动容的表面,绝非是内心真实写照,这个女人也绝对无法抗拒伤势痊愈这份巨大诱惑。

实力境界于武修来说,就如同金钱对商人而言,拥有了一亿资产,谁会愿意倒退回千万,百万,又有谁不希望未来拥有十亿,百亿?

“为什么?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险帮我?或者说,你有什么条件就先说出来。”半响后,方澜才按捺住心绪的澎湃与激动,凝望着叶宁问道。

“你是我的领导,下属拍领导马屁是天经地义的事,再说,你平时也挺维护我的,就当我给你的一份报答,对了,治疗的一切费用得你自己承担,我估摸着五十万肯定打不倒。”叶宁自不可能告诉方澜,自己是因为秋若雨的缘故才以身犯险地帮她,半真半假地含糊应道。

方澜知道自己的那点维护与对方的报答根本不成正比,但此时,她也没法计较这些,哪怕是死马当活马医,也总比彻底放弃的好,沉吟了一下,就道:“好,如果你真能治好我,我方澜这辈子都不会忘了你的恩情。”

叶宁讶异地看看她,没想到她竟然会许下如此重的承诺,至于靠谱不靠谱哪那得有待时间去验证。

没有纠结于此,叶宁向方澜要了纸笔,“刷刷”地写下十多种药材,都是内服外用所需,品级不算太高:“就按我列的清单抓药,一个星期能配齐吧。”

方澜结过纸条,来回扫动了几眼,就应下,生病不可怕,怕得是没有希望,现在她的状态如之前截然不同,脸上的惆怅与失落消失的无影无踪。

“治疗放在下下周周末,我也得准备一下,最近你就按医生开的药方服用,补补元气把状态尽可能地调到最佳。”叶宁吩咐道。

“我今天下午就办出院手续,医院这种地方,多待一刻都是受罪,医生的药方还不如我自己原本的药方呢,再说,目前公司里只有几个人知道我受了伤,我不想请长假引起无端猜想。”

对于方澜所言,叶宁默许地点点头,西医的方子对于武修来说就好比保健品,也就求个心理安慰,实际效果基本可以忽略不计,长时间卧床休息更是大可不必。

“好了,接下来和你聊个正事,你把昨夜的情况和我详细讲一讲吧,包括一些你察觉的线索和可疑点。”叶宁转了话题,探访方澜他就为了两个事,第一是关心方澜的伤势,第二么,是要了解昨夜的详情,以便自己下一步制定行动计划,七天时间自证清白,不光是为了解除秋若雨对自己的怀疑,更是对自己的要求,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就必须尽快把幕后人揪出来,让对方付出惨重的代价,算是杀鸡儆猴,不然,难保不会有下一次。

“嗯,今天凌晨应该是一点二十分左右,押运车进入洛市北郊区...”方澜没有磨叽,略略整理了一下思绪,便娓娓道来,把过程比较详细地诉说了一遍,她想当然地将叶宁的探访视作了秋若雨的受益,因为,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她能隐约察觉,叶宁与秋若雨之间似乎存在某种超过上下级的关系,即便秋若雨对叶宁的信任程度尚不及自己,却也差不了多少,于是不疑有他,直言不讳。

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现在的叶宁却是被秋若雨列为了重点怀疑对象之一,而且是头号怀疑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