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二章 一起过去

小说: 叶哥的传奇人生 作者: 蚂蚁很给力 更新时间:2018-01-20 12:21:14 字数:2513 阅读进度:116/739

“叶宁,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上司,你就把这里头的具体情况说清楚。”许是受叶宁的感染,秋若雨神情变得益发冷肃,沉默了会儿,语气慎重地道。

一个亿一年期的免息贷款对于资金流并不宽裕的华远来说弥足珍贵,可秋若雨并没有在这份诱惑下丧失理智,她明白一个道理,商场上从来没有天上掉馅饼一说,得到越多付出也会越大,光是临时租借叶宁二人担当保卫怎么可能让天然珠宝付出这般代价?其中必有隐情。

“哦,你不是手头有很多事等着处理,我看你一分钟都坐不住的样子只够挑精华要点,省得浪费你秋大总裁的宝贵时间。”叶宁还就拿捏上了,身子向后靠去,悠然地端起红茶品了一口,严肃表情化为一抹懒散。

“我告诉你,你不把实情给我说清楚,这份合约我是不会签的。”秋若雨可不吃他这套,点着那份合约说道。

“蜂蜜柚子茶特意为你点的,你好歹喝一口别浪费了,你不敢时间的话,我慢慢说给你听。”叶宁瞟了眼那杯被秋若雨推开的柚子茶。

秋若雨凝眉静了片刻,一对玉手捧起那杯柚子茶,浅浅地尝了一口,茶香扑鼻温热刚好,喝下后让她空空的胃里一阵暖洋洋。

“秋总,你应该还没吃午饭吧。”叶宁见秋若雨乖乖听话,嘴角翘起一笑,看看墙上的挂钟,十二点缺五分钟,估摸着后者从公司赶到这里肯定还空着肚子,就冲服务员打了个响指:“那个保险柜第二格六种蛋糕各来一份。”

秋若雨回眸向账台边的保险柜扫去一眼,顿感心头一阵无力,那些个蛋糕样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自己最多吃下一个半,这个男人竟然一点就是六个...

“秋总,我是吃过午饭了,等下你吃不完打包带走,万一晚上加班还能凑合着对付,工作再忙身体是自己的。”

听着这番关切的话语,秋若雨眼神复杂地看了叶宁一眼,倒是没有拒绝后者的好意,旋即道:“好了,赶紧说吧。”

“嗯,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我会想办法自证清白,我现在差不多有线索了...”叶宁点点头,理了下思绪后娓娓道来,从阿暮提供的线索说起一直到这次与于家的合作内容,算是毫无保留地全盘托出,在他看来,眼前这个女人于公于私都值得他信任。

“我觉得你太冒险了,万一出了意外,你和阿暮很可能都会栽进去。”秋若雨听完,沉默了很长时间,凝重地道。

“没有风险哪来回报,后果我已经考虑清楚了,只要阿暮能够揪出那个后天小成,即便最后计划失败,华远依然能够从明面上向康家讨回个公道,退一万步说,就算我和阿暮都栽了,康家也只可能找于家算账,华远作为合作方可以以全不知情推得一干二净,至少明面上康家不能拿华远怎样。”叶宁故作轻松地道。

“没有风险就没有回报,我同意你的观点,我想知道的是,你冒那么大的风险图的是什么呢?”秋若雨追问道。

“我,呵呵,一来可以自证清白得到秋总你的信任,二来秋总你答应会兑现我的一个小要求。”叶宁笑笑。

“叶宁,你就不能真诚一点吗?”秋若雨更严肃了几分。

叶宁躲开她执拗的目光,向窗外望了好一会儿,才轻轻一叹:“你想听实话那我就告诉你,华远现在的处境并不好,你作为总裁一定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我就想力所能及地替你分担一些,不是所有付出都必须要有回报的。”

有些话还是适当挑明说为好,不然自己做得越多,反而让她猜疑越深,何苦来哉?

秋若雨沉默下来,从六份蛋糕中挑出那份草莓蛋糕,拿起小勺开动起来,小口吃着仪态很美,脸上却是保持了一份沉吟,叶宁用眼角余光瞄了她几眼,嘴角一丝温存的笑意闪过,小丫头孩时就喜欢吃草莓味的蛋糕,十多年过去了,看来这份喜好始终没变。

将一份蛋糕消灭花了五分钟时间,秋若雨又喝了两口柚子茶,这才取了片餐巾纸轻抹嘴角,忽然道:“周末我也一起过去。”

叶宁闻言当即一呆:“你去干嘛?”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出了意外,我在现场的话或许还能保住你。”秋若雨语气淡淡,脸上却浮现一股义无反顾的坚决。

“你...”

“行了,就这么决定了,还有别的事吗?”秋若雨不给叶宁开口的机会,拿出总裁的气势盖棺论定。

叶宁只得撇撇嘴,心道:是你小若曦飘了还是无极哥哥我提不动刀了。

得,就当是周末两日游,有美相伴想来该是挺不错的享受,唯一可惜的就是,还有阿暮这盏电灯泡在。

“没别的事了,服务员打包!”

......

华远集团,副总裁办公室。

“简懿雯这个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好不容易摆了一盘棋还没下几步就这样毁了,以后别让我再看到她。”办公桌后,靠在大班椅里的齐凯眼神森森,冲着手机那头怒色喝道。

“老齐,发生这种意外谁也没有料到,林海沧这是被黄志德摆了一道。”手机那头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劝慰道。

“林海沧以为是当年啊,还以他自己是华远的总裁,他那点面子现在搁谁那儿都不好使。”

“行啦,不就是缓几天嘛,眼下的情况秋若雨还能翻出花来?”

“有些事还是有备无患的好,你再和那边联系一下伪造些像样的证据出来,那个叶宁一天不滚出华远一天就是个隐患。”齐凯面色深沉地道:“另外,虽说方澜的伤势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可保险起见你找些人去试试她,只要逼着她动手,我料想她必然内伤崩发,这样我心里头才踏实。”

手机那头呵呵一笑:“没问题,你那边海外渠道的资料掌控得如何了?”

“放心吧,下周一延迟交易是需要走系统退单流程的,这个程序当初是it部门自行编辑,等流程走完我这边的资料也差不多收集全了。”齐凯嘴角闪过一缕阴冷的笑意,在过去的近一年时间内,华远与海外拢共做了九单生意,交易额累加达到四亿,实际利润一亿左右,华远正是凭着这独有的海外渠道才得以与萧氏,保健堂分庭抗礼,一旦失去或者面临竞争利润大幅下降的话,华远账面立刻会出现严重赤字,到时摆在秋若雨面前的只剩下两个选择,第一让出总裁宝座能者居之,第二便是被迫接受外来合作并在合作中甘于从属地位,无论哪一个选项,他齐凯都将会是直接受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