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于景添的态度

小说: 叶哥的传奇人生 作者: 蚂蚁很给力 更新时间:2018-01-28 04:52:35 字数:2674 阅读进度:130/638

“两位于先生,别然无恙啊。”一道淡淡声音传来,于景洋叔侄二人先后寻声望去,当见到现身的秋若雨二人时,眼中都是涌起了一抹惊喜。

“叶哥,秋总。”于文当即迎上几步,于景洋更加稳重一些,站在原地点头示意,那满是沉重的面孔终于是挤出了一丝笑容,在他看来,华远一方的援兵来得正是时候,如此,于家便有了与康家叫板的底气,即便加上一个墨家也能勉强相抗。

康艺目光随着叶宁而动,眼瞳深处闪过一抹阴冷的光芒,他不会忘记,就是这个男人多管闲事,使得那次在校园食堂内他与于文间的冲突最终以他吃哑巴亏而告终,而眼下这档口,叶宁的突然出现十有七八又是会站在于家一边,还真是个阴魂不散的家伙。

倒是康艺身边的康有搏神情很是笃定,嘴角微掀一丝戏谑的弧度。

“于文,你们于家的所作所为是不是要给一个交代啊。”没有半分客套与寒暄,叶宁上来就飙出一句生硬的话语,直接是让于文的表情僵硬在了脸上,他茫然地道:“叶哥,发生什么事啦?”

“你还好意问我,我和秋总昨晚差点就死在庄园里,于伟是你们于家的人吧,别以为他现在失踪了你们于家就能脱了干系,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你们于家必须给一个交代。”

叶宁的声音满载着淡漠疏离之意,没有丝毫避讳地荡漾开来,落在在场每一人的耳中,大家都是神情微变,虽然并不清楚叶宁二人的身份,可有一点可以肯定,又一个向于家“讨债”的债主。

“叶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于伟从今天早上就联系不上了,我们于家上下都在到处找他。”于景洋走了过去,皱着眉头道,方才松弛了些许的心弦又再绷了起来,又是于伟,他这个侄子究竟背着于家干了多少“好事”?

叶宁只是冷笑摇头,这时,秋若雨开口了,语气清清冷冷:“于伟是你们于家安排接待我们的没错吧,他先是在酒水里下蒙汗药,接着又让十几个人把我们堵在包房里,具体的我就不多了,最后我们是躲进山林里才逃脱了追杀,害我们不成,他当然要躲起来,现在说不定已经跑到国外去了。”

听得这话,于景洋叔侄二人面色大变,彼此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瞧见了一抹荒唐与惊骇,他们相信以秋若雨的身份绝不可能编造这等谎言,可从他们的本心而言又是难以接受。

“秋总,我可以很负责人地向你保证,我们于家是诚心诚意与你们华远合作,绝对没有半点算计加害之意。”此刻,于景洋的心情糟糕到了难以形容的地步,只能硬着头皮应付。

秋若雨不为所动地道:“于伟是你们于家的人,就凭这一点,你们于家的就要给我一个交代,空话就免了吧,事情发生了,说说你们于家准备怎么补偿?”

于景洋眉头皱得更深:“秋总,有话不妨明说。”

“好。”秋若雨侧身一指舞台上那块养神玉原石,嗓音坚定地道:“就用你们于家的这块石头作为补偿。”

此话一落,周围一片哗然,于景洋叔侄脸色登时变得难看了下来,合作伙伴转眼变成了讨债鬼,一开口就是等价于五千万左右的补偿,这是想要趁火打劫吗?

“叶先生,你们未免太过分了吧。”陈栋忍不住站了出来,他不认得秋若雨,便找上了叶宁,脸上满满的阴沉与怒气。

叶宁瞥了他一眼,嗤笑一声:“过分,按照于伟的说法,这块石头于家从缅甸采购来的时候花了五千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们华远一行三人,于伟却想害我们的性命,难道三条人命还不值这区区五千万的补偿?还是说,因为于伟失踪了,你们于家就想不认账?”

对方后天大圆满境界值得叶宁重视却绝不会忌惮,如果生死相搏的话,叶宁自信有九成把握,最后倒下去会是对方。

“这种事口说无凭得拿出证据来。”陈栋怒声道。

“陈栋别说了。”于景洋一挥手将他打住,转而冲秋若雨道:“秋总,这件事能不能容后再说,如果真如你所言,我于家一定给予你们华远一个满意的交代。”

这般时候,他知道万万不能与华远撕破脸,对面康家一方正虎视眈眈地看着呢。

“没问题,如果这块石头没了,回头你们于家补偿五千万也是一样的。”..

秋若雨几乎是想也没想就爽快答应,这让于景洋不由一愣,略一回味,便是从前者的话中品出了多一层的意思,视线不着痕迹地扫过远处的墨家一众人,他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片刻后,突然将于文拉到身边,小声吩咐了几句。

于文点点头,转身向外围走去,所过之处,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来。

“康有博,墨菱,我大哥马上过来,他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劝你们不要急着打这块原石的主意。”阴历的目光在康家与墨家两方之间走了个来回,于景洋丢下淡漠的一语,随后从身后一人手中取过一瓶矿水喝了起来,显然,没打算再多废话。

一听这话,康有搏与墨菱交换了个眼神,又不约而同地望望秋若雨二人,都是没有啃声,之前秋若雨向于家索要的补偿内容他们听得清清楚楚,也大致猜到于景洋的意图,眼下除了耐心等待似乎没别的选择,也就几分钟时间,五千万欠条在手,就算于家老大露面又如何?不信能翻出什么花样来。

现场变得沉寂下来,几百号人黑压压的聚在一起,却是无声无息,气氛分外诡异。

约莫五分钟之后,周围人群破开一个口子,一名身着正装打着领带的中年男子在于文的陪同下虎步走来,他的长相与于文有着三四分的神似,此人便是于家家主,天然珠宝的总裁,于景添,之前在于家一方被苦苦相逼时,他也是找了这个赌石场的幕后老板相谈,希望后者出面缓和一下,可不出所料地被拒绝了,这种大商家之间的纷争,只要不牵扯到赌石场的利益,谁会愿意插手?更何况,康家手里拿着欠条,站在理面上...

于景添的出现瞬间吸引了在场百分之九十的目光,他没有和于家一方任何人打招呼,直接来到秋若雨的面前。

“秋总你好,我是于景添,天然珠宝的总裁,周五的时候我们通过电话。”简单自我解释是他露面后说的第一句话,声如洪钟,俨然一副当家做主的气势。

“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我非常抱歉,是我们于家的过失就该我们于家承担后果。”紧接着第二句话态度十分明确,随手一指舞台方向:“这块养神玉原石就当我于家的一份补偿。”

“秋总,于伟的确是于家的人没错,但请你相信,他的所为绝非受于家指示,等把于伟找出来,我于家定然会给一个交代,还希望这份意外的过节不会影响到于家和华远之间的合作。”一连三句话落下之后,他居然面色慎重地双手一拱向秋若雨欠下了身。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