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为爱所伤

小说: 叶哥的传奇人生 作者: 蚂蚁很给力 更新时间:2018-03-13 11:09:52 字数:2521 阅读进度:205/749

听出了话中的指点之意,叶宁心头一动,抬眼却见到欧阳鹏飞正看着自己的烟盒,忙递过去一根烟:“欧阳先生,还请你不吝赐教。”

欧阳鹏飞夹着香烟,任由叶宁替他点上,吐出一口烟丝:“你小子倒挺市侩的嘛。”

叶宁干笑一声,时常忽略一些凡俗礼节是他的散淡性子使然,并非有意慢待。

欧阳鹏飞轻轻哼了声,也不计较,边来回踱步边说道:“面临困境,想要应对,首先要弄明白起因...原本以华远区区二十多亿的市值,在市级商家当中也就勉强挤入第一梯队,根本没资格进入省级商家视野,可偏偏华远掌握一条海外渠道,变相地回避了零售市场正面竞争,这才引起觊觎,当然,只要不牵扯到市级向省级的跨越,金家,杜家还是不会轻易踏破默认行规,由上而下直接向华远伸手,是以,从华远涉足药材业一年多来,无论如何迅猛扩张,主要竞争对手始终是萧氏,保健堂...”

话语微停,脚步一顿,深瞥了叶宁一眼,这才接着道:“可现在,华远不光展露出了野心,还付诸了行动,华远接手了原属振邦药业的梅市份额,这就是一个导火索,另外,这短短一个月内,你锋芒太露,几周前洛市赌石场那次,几天前酒吧的那个晚上,还有,听说昨天在华远总部的一楼大厅,你和朗格药业一名后天大圆满交手,只用一拳便完败了对方,呵,年轻人,过刚易折,人家现在就是要拔掉你这根眼中钉,肉中刺,甚至不惜挖掉一只眼睛,破开皮肉。”

听得这详细的分析,叶宁的思路也是清晰起来,说白了,海外渠道,向外市伸展,加上自己暴露的实力,三者加起来,使得两个省级商家下了大决心,目前海外渠道的争夺,决定权在朗格药业手里,外市伸展只能以商业手段进行遏制,需要时间布局实施,唯有扫除自己这个隐患,是可以立竿见影一蹴而就的。

倒霉催的,自己不过就是个打工的,稀里糊涂居然成了这场商业博弈中一个重要焦点。

叶宁摊了摊手,无奈道:“那我该怎么办?”

欧阳鹏飞冷笑道:“怕了,出风头的时候怎么就不多想想后果?”

叶宁噎了一道,面色有些讪讪。

欧阳鹏飞觉得铺垫差不多了,神色玩味地道:“下周与朗格药业签订合作协议,同时满足三市经营标准,或年营业额二十亿以上,并且,你成功突破至先天境界,三者同步达成,华远完成市级向省级蜕变,这样一来,金家,杜家也就无可奈何了,大家处于同一平面,省级商家间的业内竞争规则,金家,杜家可没胆量随意打破。”

见叶宁陷入沉吟,欧阳鹏飞淡淡一笑,他压根没觉得以上条件有满足的可能性,便道:“我也就这么一说,谁都明白这不现实,那接下来你的选择就只剩下三个,第一,如同萧氏,保健堂一般,华远依附一个省级商家,金家,杜家便不能肆意而为,你也不用再过分担忧自己的处境,不过,这好像不是你能决定的,第二,你改换门庭,新东家最好是省级商家,这对你个人发展最为有利...”

话到这里,没了,沉默地看着叶宁,显然是在等后者的答案。

叶宁弱弱道:“不是三个选择吗?”

“哦,第三嘛,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维持现状,宝岛不是能用爱发电吗,或许奇迹也会降临到你头上。”

瞧见欧阳鹏飞脸上浮现的那一抹戏谑,叶宁也忍不住笑了,这是耍自己呢...

“小叶,我同你打开天窗说亮话,今天我来一半是为了看看我侄女,一半是为你的事,说到底你是替华远打工的,这种商业博弈,本不该将你卷进去,你为华远的付出我也知道一些,已经远远超出了你本身的职位,以及华远付给你的这份薪酬,从我旁观者的角度看,你足够对得起华远,现在是该考虑全身而退了。”

重重吸了一口咽,将烟头掐灭在烟缸里,欧阳鹏飞反手拍了拍欧阳夏青的肩膀:“欧阳,小叶是你的朋友,我是挺希望他来我们的风华集团。”

毫无心理准备地听得这话,欧阳夏青身子微微一颤,一对玉掌拽紧了衣角,抿嘴不语,望着叶宁的眼神有些忧虑,很是紧张,更多期盼。

她算是明白了,小叔今天来的目的,是劝说叶宁转投自家,这当中或许有惜才的因素,而更多的应该是出于自己的缘故,自己和叶宁走得那么近,引起家族的重视是必然的。

女孩能想明白,叶宁同样不傻,心情也有些复杂,但不管怎样,从华远跳槽是绝对不可能的,于是,在踌躇了半天后,他略微歉意地道:“我暂时没有离开华远的打算。”

否定的答复没有留转弯的余地,欧阳夏青心头一空,眼中流淌过一丝失落,欧阳鹏飞不由皱了皱眉,脸色略显深沉。

包房内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气氛很是沉闷,最终还是被彩铃声打破,叶宁掏出手机扫了眼来电,神情微微一凝,随即打了声抱歉,起身走出了包间。

“欧阳,你现在该明白了吧,在他的心里你比不上秋若雨。”房间门才一合上,欧阳鹏飞听不出喜怒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

“小叔,你说什么呢,我和他之间没什么的,就是朋友关系。”欧阳夏青心头一阵凌乱,俏脸微红地急忙澄清。

“要只是朋友关系,小叔今天也不会来这一趟,你好说歹说求付闲去洛市帮衬那小子,你以为小叔不知道,还有,那晚在酒吧里发生的事,你以为瞒得住?”

欧阳鹏飞来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从兜里掏出一包小熊猫,点起一根,眉头微紧道:“坦白说,这小子还马马虎虎,这般年纪达到后天大圆满,看他的样子,再过半年一年或许还真能迈入先天期,算是个难得的人才,小叔今天是有意试探他,他能在应付付闲的情况下,还顾着你的安危,这说明他是在乎你的,但有些现实,你却决不能假装看不见,秋若雨在他心中的位置比你要高。”

欧阳鹏飞知道说这种话或许会让少女伤心,但他却更明白,任由侄女这般盲目地深陷下去,爱得越深,到头来发现一场空的时候,只会伤得更重。

他是过来人,巧得很,当年他的情况与如今的欧阳夏青何其相似,最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决然转身,为另一个男人披上嫁衣,他也是切身体会到了为爱所伤的滋味,那种天塌下来般的绝望感,真不是每个人都能挺过来的,寻短见或许夸张了些,却是会将一个人的性格彻底改变...是以,他不容看着自己的侄女走上自己的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