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用心险恶

小说: 叶哥的传奇人生 作者: 蚂蚁很给力 更新时间:2018-04-06 08:45:54 字数:2243 阅读进度:258/739

“林先生,我的全部家当才七位数,恐怕没资格回答你这个问题。”叶宁僵硬地笑了笑,面上只是改了正式化的称呼,心里头却是一阵哀叹,为秋若雨哀叹,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不念亲情,眼中只有利益的“犹太”父亲。

“爸,你现在手上持有百分之六的华远股份,等到公司上市之后,即便稀释掉一半,剩下的百分之三也有几个亿价值,这还不够你养老的吗?”秋若雨面色平静,语气之中带了开导之意,似乎并没有因为林海沧所提的荒谬要求而动气。

林海沧神态不满地哼了声,反问道:“你的意思是,本就属于我的东西我却不应该拿回?”

秋若雨如法炮制地予以反问:“那你知不知道,三年前,我接手华远的时候,华远的负债是多少?”不等林海沧回答,她便直接给出了答案:“算上银行欠款,未支付的账款,总共是四亿三千多万,而账面的流动资金才不到两千万,几乎是随时面临清盘的地步,你交给董事会的百分之十五股份,用作银行抵押,银行最终审批的额度仅为一亿,而现在,你却要拿回几十亿,你说你的要求过不过分?”

林海沧一阵语塞,就算他脸皮厚实如城墙一般,此刻都是有些涨红,秋若雨的言词可谓一针见血,当年,华远是在他手里差点走向破产,而之后的由危转安,由安转型,再发展到今天的大好局面,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可他却依然享受到丰收的收益,就眼下他手持的百分之六股份来说,价值已经超过了当年的百分之二十一,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还有什么资格再提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一丝惭愧之意从心头闪过,却只是稍纵即逝,再贪得无厌的人也会有良知发现的时刻,只不过,最终还是会被贪婪和欲望彻底吞没,林海沧便是这般。

昨夜萧震山的承诺给了他莫大的底气,也把他的胃口撑到了史无前例的程度,今天他一大早前来与秋若雨谈判,一来是出于商人的本性追求利益最大化,二来是对动用那张连他都无法把控后果的底牌心存顾忌。

如果秋若雨能够满足他十足的胃口,他不介意狠狠将萧震山耍上一回,要是秋若雨冥顽不灵的话,那就怪不得他了

“小雨,我需要拿回百分之十的股份,剩下的百分之五归你持有,你依然是华远第一大股东。”林海沧沉默了一阵后,坚决地说道。

到了这个关头,他已经懒得摆事实讲道理,从某种意义来说,颇有点强取豪夺的意思。

秋若雨抚了抚额头,不知是厌了还是累了,文不对题地问道:“爸,你还有别的事吗?”

林海沧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秋若雨冷笑一声:“我不想再浪费时间,我劝你还是收了那些不切实际的心思,免得日盼夜盼,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听得这结论般的话语,林海沧当即面色一沉,目光微闪了几下,忽然扭头问叶宁:“小叶,你怎么说?”

这没头没脑地怎么又找上自己了?叶宁一阵无奈,只得摊了摊手:“我能怎么说,我可没法做主百分之十的华远股份。”

林海沧眯了眯眼,眼中闪过一缕阴险:“业内谁不知道,如果不是你竭力为小雨保驾护航,现在的华远早就不是由她当家做主,你付出了那么多,无非是想得到她的真心认可,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无论你做得再多,对她再好,她的心里头也不会有你的位置,因为,她的心早已经属于了另一个人。”

叶宁听得一愣一愣,这是想打击哥们儿吗?啥目的呀?

林海沧见叶宁一脸不明所以的模样,以为是后者受了刺激,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便接着道:“这种事情我作为长辈绝不会和你开玩笑,我大胆地猜测一句,到目前为止,你和她之间绝不可能是恋人关系,而且就算你曾经对她表白过,她也肯定委婉地拒绝了你,对不对?”

叶宁还是没搞明白林海沧的意图,却是很配地点点头,目光斜向秋若雨,眼神当中带了一丝极淡的戏谑之色。

秋若雨脸颊已冷了下来,美眸中有压抑的怒火窜动,她多少猜到了林海沧的心思,这是要挑拨离间,显然是认定了叶宁对自己存着念想,又是自己的重要依仗,一旦让叶宁对自己心生芥蒂,林海沧即便没法拉拢叶宁,也可以使自己失去这份依仗,用心不可谓不险恶。

“小雨,就我所知,你和小叶是在一次慈善拍卖会上认识的,那晚你还和他当众跳了一曲舞,之后,他便是加入了华远集团,这三个多月来,他先是从鑫迪娱乐讨回一笔拖了三年之久的巨额死账,解了当时华远的燃煤之急,然后他又以为陆会长的儿子治病为条件,让陆家出面担保,银行才向华远发放了一亿贷款,再然后,方澜因公负伤,他亲自前往洛市,迫使振邦药业赔偿了华远价值过亿的一市份额,再再然后,华远面临数个商家的围攻,一次次的谋划都或多或少地因为他而流产,这才有了华远如今的大好局面,鑫迪娱乐与陆家先后入股华远,其中有很重要的一部分原因是对他的看重,说句不好听的,现在的华远真正的灵魂人物是他,而不是你。”

林海沧将叶宁加盟华远以来的事迹如数家珍般罗列而出,将后者捧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高度,而在见到秋若雨随着他层层递进的诉说,俏脸上的寒霜一再凝实,他自鸣得意地轻轻一笑,旋即突然换了副痛心疾首的表情,长叹一声:“小雨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小叶的一切所为,都是以你为中心展开的,他对你的心意你难道会不明白,可你又根本不可能接受他,你这不是在存心利用他嘛,连我这个当父亲的也是在是看不下去了。”

话末,他面露失望地对秋若雨摇了摇头,又极度歉意与不值地看向叶宁,并掏出一包烟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