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利息

小说: 叶哥的传奇人生 作者: 蚂蚁很给力 更新时间:2018-05-02 05:22:08 字数:2370 阅读进度:315/636

入夜,湖边灯光迤逦。

落座于中心湖畔的山水厅外人影攒动,衣冠楚楚的来宾们均是面带矜持的微笑,三五结伴通过门卫较为严苛的检查,这才步入宴会厅内。

叶宁与欧阳夏青在庄园的小西餐厅用过晚餐,悠闲地散着步来到山水厅外。

“欧阳,今晚这仗势有点吓人啊。”视线环视一扫,叶宁便是见到不远处的空地上,停放着十几部豪车,其中一半为劳斯莱斯与宾利等顶级货,当下,砸了砸嘴说道。

上流圈子的聚会也分三六九等,就如同劳力士与百达翡丽,在老百姓眼中均是可望不可及的奢侈品,事实上却是有着质的等级差别,如此多的顶级豪车云集,足以说明,今晚这场拍卖会的“含金量”之高。

身家几千万,乃是上亿的富豪,可玩不起动辄千万的顶级豪车。

“今晚的拍卖会是省药材协会与中海市商会共同主办,被邀请的一多半是省级商家的家族成员。”欧阳夏青从旁解惑道。

叶宁“哦”了声,心中多少有点底气不足,很为银行卡里仅有的三百多万担心,等会儿女孩看上哪件拍品,正巧又被哪位荷包丰厚的“大款”盯上的话,他是真没有拿下的信心,到时,岂不是要让女孩失望?

“妈的,早知道就该向斯卡利顿化缘,这家伙满世界的抢这抢那,潜艇里头八成有现成的好东西,随便拿一样变现,也不至于如此囊中羞涩。”叶宁心中懊悔的想到,不让国外资金打入自己的账户,那是怕暴露身份,可弄颗珠宝钻石什么的让手头宽松一些,还是没有大碍的。

要怪只能怪自己脑子太死。

一辆三排林肯开了过来,停稳后,服务生小跑着上前拉开车门,下来一名身穿黑色燕尾服,头发油光发亮,相貌堂堂的青年,他调整了一下领结,一抬头,刚好瞧见欧阳夏青,不由眼神一亮,而片刻后,当留意到女孩身边的叶宁时,脸色顿时阴了下来。

青年正是高小非,今晚代表高家出席这个拍卖会。

叶宁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对方,眼下彼此目光对上,他微微一笑,扬了扬手。

“你们先进去。”略微犹豫,高小非对同车的几人吩咐了一声,这便大步流星地走来,同时,脸上的阴沉化作了和煦的笑容。

大家族子弟,除了那些个真正的“纨绔”,大多都心机深沉,养气功夫了得,否则的话,即便有嫡系的身份,也很难成为家族真正的核心人物之一。

此次萧震山主导的“绑票”计划失败,作为参与的一份子,高家损失了一名先天小成强者,作为第一责任人,如今的高小非在家族里头的日子很不好过,要不是后续未起波澜,再加上有着一对好父母,他的下场基本就是金商的翻版,可即便如此,老爷子依旧是下了最后通牒,假如他再有“失当”举措导至家族利益受损,家族将不会给他再一次的机会。

这一切,虽然不能说全拜叶宁所赐,但这个男人却是不二的源头,在高小非的心中,恨不得将叶宁碎尸万段,可眼下明显时机不对。

“欧阳,怎么没和鹏飞大哥一起,我下午群里问他的时候,他说晚上会过来的。”到了跟前,高小非彬彬有礼地与欧阳夏青搭话,对叶宁只是简单的一点头,算是打个招呼。

“小叔应该已经进去了。”欧阳夏青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随后大大方方伸出纤柔玉臂,勾住了叶宁的臂弯。

这一毫无朕兆的亲昵举动,让叶宁下意识地挺直了身子,而高小非眼中却是划过了一丝阴翳之色。

“高小非,给你正式介绍一下,叶哥哥是我的男朋友。”稍顷,响起了女孩银铃般的嗓音。

叶宁与高小非均是木然当场,前者是因为女孩的胆大超乎想象,后者是因为这一信息的内容太过震惊。

“呵呵,看来,我就是一个电灯泡...欧阳,不妨碍你们,我先进去了。”高小非的笑容僵在脸上,要多勉强有多勉强,憋了老半天,才生涩地自嘲一声,又多看了叶宁一眼,挥着手向宴会厅入口走去。

欧阳夏青眯了眯眼,看着他略显匆匆的身影,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一道低哼声从琼鼻传出,正要收回挽着男人臂弯的手掌,下一刻,柔软的娇躯却是突兀僵硬,俏脸迅速通红了起来。

叶宁斜睥着女孩的侧脸犹如熟透的苹果,嘴角微勾一丝玩味的弧度,一条手臂揽住女孩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手掌还极不老实地轻捏了几下。

“叶哥哥,你...”可不待他“享受”多久,欧阳夏青忽然一个侧身,摆脱了那条手臂的“束缚”,腮帮微鼓,娇嗔地瞪着男人。

手上柔软的美妙触感消失,叶宁不由心中一空,略有些讪讪地笑了笑,撇嘴嘀咕了一声:“不是你自己说的,我是你的男朋友。”

“哼,我是故意说给那个混蛋听的,好让他死了心,免得他有事没事出现在我面前,看着就让我恶心。”欧阳夏青浅眉飞扬,脚掌轻跺,咬牙启齿地道,那般“凶恶”的模样,就如同一只随时可能扑上来的小老虎,说不出的可爱动人。

“这样啊。”

叶宁躲开女孩的目光逼视,辛苦地憋着笑,女孩的回答和他的猜想一样,而自己被莫名利用了一把,总得收些利息不是?

“哦,我明白了,欧阳,你这是存心报复我呢,给点希望,又把希望生生掐灭,这也太伤人了,好歹顾及一下我的男人自尊心吧,不带你这么玩的。”片刻后,叶宁恍然地一拍大腿,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

欧阳夏青知道男人是装出来的,垮着小脸看他表演。

“罢了罢了,就当一报还一报,谁让你的生日我爽约了呢...你放心吧,我这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遥不可及的东西我不会胡思乱想,在我心里头,你永远都是我的妹妹,谁要敢欺负你,我就和谁急。”叶宁自不可能将“小丑”进行到底,周围来来往往的人可是不少,稍顷,他便换了副信誓旦旦地表情,拍着自己的心脏部位,承诺道。

不想,他这“铮铮誓言”还没说完,欧阳夏青俏脸骤然一冷,哼了声,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