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十三章 黑爷的苦心

小说: 叶哥的传奇人生 作者: 蚂蚁很给力 更新时间:2019-01-17 00:33:36 字数:2378 阅读进度:806/1021

明天就是祭祀的日子,罗腾忙到深夜,才终于抽空来了嘉玥的住处,进屋后,看着坐于木桌前,悠然品着茶水的叶宁,罗腾眼神有些复杂,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拱手道:“叶先生,你的大恩,我罗腾没齿难忘。”

叶宁笑了笑,做了个请坐的手势,罗腾也不客气,在叶宁对面坐下,嘉玥赶紧给父亲倒了一杯茶,规规矩矩站在那里。

“叶先生,以你这般年纪便迈入道境,未来无可限量,恕我直言,完全没必要冒险深入神农药园,我有个建议,如果叶先生你非要搭救那几名祭祀女子不可话,我愿意冒一次险,今夜引你前去。”

罗腾没有拖泥带水,肃然的脸庞上透出一抹坚决,嘉玥露出诧异之色,没想到父亲会做出这个决定,若是行动暴露,被长老院发现的话,即便父亲是一脉族长,也会受到族规严惩。

叶宁微微皱眉,片刻后,又舒展开来,缓缓摇头:”罗族长,到了现在我就实话实说吧,我有意闯一闯神农药园,一来为了救人,而来也是为了一份机缘。”

罗腾眼神骤然一亮,与嘉玥交换了一眼,嘉玥到底年轻,不善掩藏内心,这就惊呼道:“我就知道,师傅你是那个人。”

叶宁一头雾水,罗腾摇了摇头:“好吧,既如此,有些事情我也就不隐瞒了。”然后看着叶宁,慎重道:“其实最初的时候,十年一次的祭祀,祭祀品并非女子,而是牛羊猪狗等牲畜,直到百年前,我爷爷那一辈,才忽然改变了,这在当时引起过争议,最终是长老会一言而绝,也就是说,三大主脉族长,以及半数以上长老达成了一致,具体缘由别说是我,就连现任三主脉的族长都是不清楚,也只有那几个闭死关的太上长老或许知晓”

稍稍停顿,随后话语一变:“不过,因为嘉玥的先祖是画像中的那位,所以在嘉玥外公临终前,说出了一个秘密,当年那两位离开的时候,就曾经有过预言,最快一百年,最迟两百年,神农药园中的那朵千年魔花就会更进一步,到时,虽然依然会留下神农药园,但对于祭品的要求却会由禽畜变为人,而神农氏一族后人,为了能够继续从神农药园内园得到丰富的药材资源,十有八九会答应下来,事实证明,预言成真了。”

看着罗腾脸色的无奈与辛酸,叶宁大抵猜到了一些:“是不是,这百年来,你这一脉有不少女子成了祭品?”

罗腾点点头,看了嘉玥一眼:“要不是因为嘉玥是我的女儿怕是也无法豁免,神农氏是隐世家族,少与外界交往,就算几条支脉留在俗世间,也有诸多限制,要是对外界女子下手,一旦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家族内部女子,尤其修为到了先天期的年轻女子,如不是身份特殊,便会被列为祭祀品的备选之一。”

叶宁脸上多了一抹怒气,他算是明白了,神农氏高层那些人,是贪图神农药园内园的资源,不惜牺牲掉族中年轻女子为代价,而且这些女子能够在花样年华便迈入先天期,放在外界都是天赋异禀的存在,可在神农氏内部,却沦为祭品的存在,说到底,神农氏就是个男尊女卑的封建家族!

而罗腾表现出的无奈与辛酸,如果叶宁没猜错的话,或许有一部分是为那些沦为祭品的女子感到扼腕,但更多的应该是他这一脉由主脉降格为支脉,被牺牲掉的女子比主脉更多,得到的利益却远不如三大主脉,让他感到了大大的不公。

“你们神农氏内部如何我管不着,但有一点”叶宁一指嘉玥:“我如果能够活着从神农药园出来,我会把嘉玥带走,直到她迈入道境,她未来的人生由她自己把控。”

罗腾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却是稍纵即逝,不管怎么说,嘉玥是他的女儿,就算叶宁对嘉玥有救治之恩,又收嘉玥为徒,但也不能因此取代他这个父亲,主导嘉玥的未来吧。

不过他不是城府的人,眼下断不会就此事与叶宁发生争执,叶宁也说了,前提是能活着从神农药园出来

“叶先生,我之前说了那么多,其实就是个铺垫,接下来才是重点,希望能够对你有所帮助。”罗腾沉吟了一下,语气更慎重了几分:“当年的预言是嘉玥的先祖提出的,而祠堂右边画像中那位却有着另外一个预言,说是这或许是老天爷给神农氏一族安排的劫难,只能依靠外力度过,五百年内必定会有外人再入神农墓地,再闯神农药园,若是能够活着出来,神农氏一族的劫难可免,如是不能,那便是天意,叶先生,自那两位离开之后,差不过四百年过去了,但凡进入神农墓地的外人没一个活着出去的,更别说闯神农药园了,我想,那位语言中的外人就是你了。”说完,深深的看着叶宁,眼中的复杂情绪又堆积了起来。

叶宁笑了,对于命相预言之类,他是相信的,天地间不乏奇人能人,却不会真当“金科玉律”,作为行事的准则,哪怕命中注定,他叶宁也干预与命运抗争。

不过,听了这番话,他倒是有了另一番判断,所谓神农氏一族的劫难,应该不假,多半与那朵千年魔花有关,而所谓五百年内会有外人再入神农墓地,再闯神农药园,几乎可以断定,这是黑爷的一番苦心,怂恿他来神农墓地一行,不光是为了让他有机会获得一份机缘,还有着为神农氏一族消灾解难的目的在里头,更准确地说,是为暗黑之主的后人消灾解难。

他自然不会为黑爷刻意隐瞒而心生怨气,即便不是为了机缘,纯粹是庇护祖师爷的后人,他叶宁也会责无旁贷,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恩怨分明,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受祖师爷之衣钵,这份恩情天高海深。

“罗族长,我相信我就是那个人。”叶宁语气平淡,却是透着一股极强的自信,嘉玥忙符合道:”师傅,你肯定是,你肯定能平安的出来。”

罗腾也是缓缓点头:“叶先生,明日的一切我已安排妥当,保管在进入神农药园内园之前,绝对不会让你遇上额外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