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十四章 赵天

小说: 叶哥的传奇人生 作者: 蚂蚁很给力 更新时间:2019-01-17 00:33:48 字数:2390 阅读进度:807/1021

转日,黎明时分,太阳刚刚爬出地平线,驱散了一夜的黑暗,天地开始放亮。

盘膝打坐一夜的嘉玥缓缓睁开眸子的同时,躺在床上睡了一夜的叶宁也是伸着懒腰坐起身来,嘉玥眼中闪过一道诧异,五分钟前,她“收工”做呼吸调整的时候,将叶宁的呼噜声听得真真切切,怎么一转眼,叶宁就醒了?

“我可不是防着你,习惯了,周围气场哪怕一丝变幻,我都能敏锐的感知,若非如此,我早就死了百遍千遍,我和你也不会有师徒之缘。”叶宁从她的脸色中看明白了她的心思,以玩笑的口吻说道。

“师傅,我去给你放水,给你准备早餐。”嘉玥腼腆地“哦”了声,以奇异的目光多打量了叶宁几眼,然后一转身跑了出去。

洗漱完毕,换了身神农氏一族特有的青布麻衣,叶宁来到楼下,饱餐一顿,随后,嘉玥亲手为叶宁化了妆,再戴上藤条编织的帽子,站在镜子前,里头映出形象,与神农氏族人几乎无异。

“师傅,等会儿要委屈你了,你和你的朋友混在护卫队当中,护卫队由我亲自带领,没有人会认出来的。”

叶宁无所谓地一点头,嘉玥又为叶宁调整了一下细节,接着便出了门。

在一片集合地,叶宁见到阿暮,这货也一样化妆了一番,和其他族人看不出什么区别,应该是罗腾有意安排,从其他两条支脉换来了数个族人,组成的这支十人护卫队里头,谁都只是认识其中的两三名同伴。

嘉玥一改在叶宁面前的柔柔弱弱,面色严肃,来到护卫队的前方,公布了十数条纪律,然后跟上父亲与几名核心长辈,向着后山方向出发。

一小时后,来到后山山脚下,此时,三主脉的人已经聚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加一块不下两百多人,再加上各支脉的人员,总共近四百人,这些人出去护卫队成员,其他都是各脉的核心人物。

十年一次的祭祀,是神农氏一族最重要的活动,各脉的旁系成员都没有资格参加的,就算是嫡系当中大部分女性,也同样被排除在外。

叶宁眼尖,于茫茫人海中见到了田家老者与那名中年人,他刻意压低了眼神,彼此相距老远,自然不会被发现。

前方山谷被一层厚厚的浓雾遮掩着,不知深浅,那就是神农药园所在,等吉时一到,在场所有人都会进入外园,据说光是外园便是生长着几百种凡品二级以下的药材,在里头待上半天,呼吸空气中的药味,对体内五脏六腑有着滋养净化的效果,可谓大有益处。

至于内园,仅有三主脉最为核心的十八人才有资格进去,当然也有破例,各支脉族长如果到场的话,也会被允许进入,不过,留在俗世间的那几条支脉族长通常不会亲临,就比如田家,那位老者与中年人并非族长。

嘉玥下令护卫队两人一岗,散在外围,她主动凑近了叶宁身边,也不避讳阿暮,就低声道:“叶哥,等会儿进入外园后,我会尽量安排你们接近内园入口的位置,内园一旦开启,祭祀活动结束前不会关闭,除非有突发事件,所以你不用太着急,看准了时机。”

叶宁微微点头,沉吟道:“嘉玥,三主脉年轻一辈第一人有没有资格进入内园?”

嘉玥摇头:“有资格进入的都是长老会资深长老和族长,三主脉的少族长还不够资格。”

“那等会儿,哪三个是三主脉少族长你指给我看。”叶宁眸光微闪,话语刚落,一道带了几分责备的傲慢声音传来:“嘉玥,来了也不到我这里报道一声。”

叶宁随声看去,只见得一名身姿挺拔,剑眉星目的青年走了过来,身后还跟了两人,嘉玥脸色一变,挤出一丝极为勉强的笑容:“叫了声赵天哥。”

赵天走到跟前,对叶宁与阿暮视而不见,只是以审视的眼光打量着嘉玥,那种肆无忌惮的眼神让嘉玥忍不住娇躯微微一颤。

赵天眉头一皱:”前几天听说你被人掳了去,没失贞吧?”

边上不光有着叶宁,阿暮,身后还有着两个跟班,赵天居然毫不遮掩地问出这种问题,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也难以接受了...

嘉玥整张俏脸瞬间变得通红,恼羞成怒地瞪着赵天。

赵天却是一点没觉得不妥,哼了声:”瞪着我干嘛,不满意啊,我才窝了一肚子火呢,你别忘了,再有一月,你就是我的人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一个女人要是失去了贞洁,那就是对丈夫最大的不忠,要是到时让我发现你已经不干净了,却刻意瞒着我,那我会很生气的。”

嘉玥眼中的怒火几乎化为实质,贝齿咬着润唇,任是不吭声,虽然她还没有嫁给赵天,但婚事已经得到了双方家长的认可,按照族规,除了两人必须在大礼之后才能行房之外,嘉玥就已经是赵天的妻子,作为妻子就必须遵守三从四德中的出嫁从夫,说白了,嘉玥就是他赵天的私人物品,未来的命运也是赵天说了算。

就在这时,一个人跑了过来,在赵天耳边低语了几句,赵天嗯了声,又看着嘉玥说道:“早提醒过你了,别没事就往族外跑,你马上就是少夫人了,好歹有点少夫人的觉悟,别整天脑子里就是修炼,再修炼也就那么回事。”说完,一昂头,带着两人走了。

“叶哥,对不起。”嘉玥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低歉了一声。

“跟我道歉干嘛,要不是场合不对,就凭他刚才那几句话,我便替你出手教训他。”叶宁温和笑笑,望着赵天的背影的目光中,却是有着精光闪过。

“他就是一支主脉的少族长,我和她有婚约在身,是长老院敲定的,我父亲反对也没用,叶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瞒你的。“碍于场合,嘉玥没有表现得过分唯诺,看着叶宁的眼中充斥着浓浓的歉意,生怕叶宁会生气。

叶宁笑容不减,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我只问你一句,以你的本心,你愿不愿意嫁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