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夜探听雨轩

小说: 云荒之风月江山 作者: 暧昧无疆 更新时间:2015-08-02 10:25:24 字数:2789 阅读进度:7/33

杭州,毗邻东南沿海,位于钱塘江下游北岸,京杭大运河南端,早在唐代,就以其优越的地理位置,成为国内一座别具一格的大都市。

历年来,江南运河的疏凿使杭州襟江带湖,逐渐成为整个东南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号称“苏湖熟、天下足”的全国经济重心。“骈樯二十里,开肆三万室”;加上将台、凤凰、吴山、万松岭等一连串冈阜,居高临下,提供了营造大型庄园的理想地址。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自古至今,杭州便以其美丽的西湖山水而著称于世,城内诸多人文景观亦同样丰富多彩,庭、园、楼、阁、塔、寺、泉、壑、石窟、摩崖碑刻遍布,或珠帘玉带、烟柳画桥,或万千姿态、蔚然奇观,或山青水秀、风情万般,尤以灵隐寺、飞来峰、虎跑泉最为著名。

听雨轩坐落于杭州城中心,背*吴山,面朝西湖,分东、西、南、北、中五园,规模之宏伟唯大宋皇宫可堪比拟。

东园占地一百二十余亩,紧挨中庭,拥碧凝翠,树影婆娑,蜿蜒伸入吴山,令人兴起寻幽探胜之心,故名寻幽园;西园唤作花巷园,依西湖东岸建成,内有观鱼池、极目阁等建筑,布局巧妙,意境悠远,营造出无限诗情画意;中园四季园,号称天下第一园,亭台楼阁,院舍林立,无不尽极奢华,充分显露出北宋世家大族的品味,东面清澈明晰的玉泉,南面秀雅幽静的荷塘,西面灿若云霞的枫林,背面山石嵯峨的孤峰在玉砌雕栏的映衬下隐隐透入园内,使人如同置身四季之中;南园翠微园以山石花木为主,构造出自然和谐的真趣气氛,峥嵘泉涧,羊肠径道,盘纡复直,似壅实通,平添浓郁幽深的唯美意境;北园烟霞园,取“烟霭淡溟,品霞撷秀”之意,呼嵩阁、舒啸亭、云栖楼等主体建筑与四周高达十数丈的槐树融为一体,互成巍峨之状,谓为奇观。

午夜时分,一袭劲装的段宇轩悄然出现在听雨轩外,他并非别人,正是段天涯、梅若雪之子,也就是当年被孟飞救走的那个婴孩。

漫天星斗闪烁,唯独不见月牙,段宇轩缓步走到高墙旁,纵身而起,一个筋斗翻进东园。眼见即将落地,周围的草丛中隐约闪过几点银芒,段宇轩微微一笑,并不在意,飞仙化羽即兴施展,双足交相互踏,瞬间将身形拔高三丈,稳稳当当地附近一棵参天古木上。

诺大的院子静寂无人,密林修竹,丘壑石罅在点点星光的映照下越发显现出安详宁和的气氛。

一对手提灯笼的仆役远远走过,似乎正是巡夜的庄丁,段宇轩集中心力,将灵觉提至极限,侧耳倾听着他们的谈话。

“宗主也真是的,明明算定盗侠会来,为何不多加派些人手。”

“你懂啥,园子这么大,真要处处设防还不得几千人手,何况那段宇轩形如鬼魅,轻功通神,谁能保证不百密一疏。”

“既如此那还巡什么夜,就*咱们八队九十六人,光走一趟就得小半个时辰。”

“宗主又没授意要把盗侠挡在庄外,你着急个啥。”

“前两天,大管家特地吩咐柳老爷子在围墙附近布满银线,上头遍缀铜铃,难道不是用来对付他的么?”

“区区铜铃阵也想为难盗侠,你也太痴心妄想了吧。”

“那……那为何要多此一举呢?”

“无非是想告诉他听雨轩早有准备,随时等候盗侠驾临。”

“哦。”

……

“哼,有准备更好,我倒想看看你们耍得是什么伎俩。”待众庄丁离去,段宇轩自言自语地从树顶跃下,沿着漆黑幽深的九曲回廊继续前行。

穿过一处石山,前方豁然开朗,屋厅院落,宅舍连绵,几十间府卫婢役居住的耳房一字排开,除去正中那间其他房舍均一片漆黑,有些还传出抽鼾打唿的声响。

若是寻常人物,必趁机潜入正中厢房,暗里打探消息,奈何段宇轩艺高人胆大,早便打定主意径直前往南宫不败理事的忘忧阁,中途决不停留。

行了不到小半个时辰,闻名遐尔的四季园赫然立于眼前,举目望去,但见听香水榭,亭台楼阁,东南二处清雅恬淡,神韵独特;西北二处金碧交辉,富丽堂皇。数十丈外,双层木构的宏伟高楼——“忘忧阁”冲天而起,朱户丹窗,琉璃粉墙,飞檐列瓦,画栋雕梁,看得段宇轩目眩神移,眼花缭乱,心中赞叹不已。

内宅的守备果然森严,众多护院被分作东、西、南、北四组,每组四队,每队八人,分工明确,各司一方,不仅首尾衔接极其紧密,步伐身形亦迅捷非常。此外,另有六六三十六人专门负责忘忧阁的守备,瞧他们步履矫健,气度不凡,便知武功十分了得。

段宇轩的轻功“飞仙化羽”得自孟飞亲传,此绝学共分九层,习之极是不易,非四五十载光阴不可大成。一旦修行圆满却可在空中连变九次身形,极尽人力之能事,犹如天仙降临,罗汉飞升故而得名。他天资聪颖,才智超卓,现今已然练至第七层平步青云的境界。

趁着两批巡卫换班之际,段宇轩袖袍一展疾掠而出,七纵七跃间自半空悄然“飘”过。护院们的目光大半集中在周围,谁有心思去管头顶,他几乎没废什么力气便成功突破外围的防守,顺利逼近忘忧阁。

如何骗过众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潜进阁内,段宇轩心中犯了难。忘忧阁居中屹立,外头是片空旷的广场,方圆十数丈内毫无可以隐蔽的地方,就算能够凭空借力,侥幸飞跃过去,也难在灯火通明情况下骗过三十六府卫的眼睛。

投石问路?不行。声东击西?也不行。要知道,南宫不败可是几十年的老江湖,更有号称天下第一智囊的‘诸葛文杰’从旁辅佐,忘忧阁外发生的任何异状不但无法成为自己深入探察的契机,甚至还有可能引起对方的惊觉。

进退维谷间,左侧高墙外忽地疾步跑来一人,手中似乎还握着信笺之类的东西。显然,府卫们对此甚为重视,立时便有四人迎了上去,余众亦朝这边*拢。段宇轩见罢,内心一动,巧计暗生,露出时不我待的欢喜神色。

“天阔,怎么了?”隔着七、八丈地,内卫首领风寒秋便朗声问道。送信过来的可是外宅主管南宫天阔,若非有要事发生,无论如何也休想劳动这位在听雨轩内地位仅次于大管家南宫无伤、总执事南宫林的三号人物。

“寒秋,宗主在第几层呢。”南宫天阔显得十分焦急,无暇回答风寒秋,一边加快脚步,一边嘶声道。

“在……”风寒秋的话尚未出口,南宫天阔竟‘扑’的一声,伏地栽倒。

“有刺客!”众府卫的反应极是敏锐,左右两侧瞬间掠出十多人径直朝高墙包抄过去,另有八人背*背地将南宫天阔围在中央,防止有人继续偷袭。

“寒秋,我……我没事,是自己不小心。”南宫天阔挣扎着站了起来,拍了拍褶皱的衣襟,气喘如牛的说道。从翠微园径直赶来,他早累得双脚打颤,方才一不小心踏错步子,登时摔了个狗啃泥。

“你啊,总把庄子里的事看得比自己还重要,下回当心些。”风寒秋拍了拍南宫天阔的肩膀,含笑道。作为南宫不败的贴身近侍,几位执事级的管家都和他称兄道弟,彼此亲密的紧。

“呵呵,不说了,我先去见宗主。”南宫天阔含笑点了点头,大步走进阁内。

“三分队,四分队,有发现么?”风寒秋转过身子,将目光投向高墙,朗声问道。

“报告统领,一切正常。”

“这边也是。”

“嗯……收队。”风寒秋略加思量,下令道。如果南宫天阔当真遭到偷袭,那么出手者的位置只能是在高墙一带,毕竟其他几处可以隐蔽的地方离这都有二、三十丈,任你暗器功夫再好也休想波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