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三入听雨轩

小说: 云荒之风月江山 作者: 暧昧无疆 更新时间:2015-08-02 10:25:38 字数:2565 阅读进度:16/33

“敢问兄台,前来听雨轩有何要事?”走到大门口,几名府卫朗声道。与一般大户人家的骄横跋扈不同,他们的言语动作都极其谦冲。

段宇轩微微一笑,拱手道:“烦请诸位通报南宫宗主,就说在**有要事需向他面呈。”

众府卫听罢,面面相觑,南宫不败身为天下首富,岂是寻常人等相见就见的。

段宇轩似乎早就料定他们的回答,故意装出神秘兮兮的样子,凑近道:“此事事关重大,半分延误不得。”

众府卫相视一笑,其中队长模样的长须汉子走上前来,将段宇轩拉到身旁,压低声音道:“不瞒兄台,盗侠段宇轩盯上了我们听雨轩,不几日便要前来盗宝,现如今天大的事情都得放下,一心一意对付他。”

“在下今日前来,为得正是此事。”段宇轩长笑道。

“喔。”长须汉子大吃一惊,呀道:“不知兄台姓甚名谁。”

“呵呵,贱名不足挂齿,还望替我通传一声。”段宇轩正色道。

“我且试试,你请稍等。”长须汉子听得事情与盗侠有关,不敢怠慢,略一思量转身进门。不多时,果有一人随他走了出来,段宇轩凝神一看,暗暗叫糟,诸葛文杰,那人竟是诸葛文杰!

“哈哈哈,原来是‘再世孔明’诸葛先生,久仰久仰。”段宇轩知他算无遗策,智计百出,只好硬着头皮抢先说话。

诸葛文杰听对方一语道破自己的身份,内心亦是一惊,他在江湖中声名虽响,但知道相貌的却是不多,眼前这少年不过十七、八岁竟能一眼认出自己,委实难得。于是抱拳道:“少侠好眼光,佩服,佩服,不知尊姓……”

段宇轩哪敢容他发问,只怕答不上两句就给戳穿,赶忙说道:“在下只是江湖中一个无名小卒,这名字嘛……不提也罢。”

诸葛文杰从容一笑,盯着他道:“听闻少侠前来听雨轩,是有一件关于段宇轩的大事,不知能否告知在下,由我为你通传。”

“此事若只与盗侠有关,告诉先生自也无妨,不过……”段宇轩双目精芒大盛,字字铿锵有力的道,“不过邀月楼、凤鸣阁、神火堂三家的声誉、名望以及听雨轩在四大世家中的领导地位均与之息息相关,非得亲自向南宫宗主面呈不可。”言下之意是你诸葛文杰纵然听了也没法决断。

“少侠此话当真?”诸葛文杰听罢,一脸凝重之色,肃然道。

“在下纵有天胆,也不敢来消遣听雨轩啊。”段宇轩压低声音,含笑道。

“既如此,少侠,请——”诸葛文杰见他神态自若,不似作伪,当机立断道。

之前两次入庄,段宇轩走的是寻幽、翠微二园,今次诸葛文杰则当先引路,径直由烟霞园前往内宅。比之恬雅宁谧的东园,浓郁幽深的南园,北园自有一种虚实相生、参差巍峨的独特气氛,呼嵩阁之奇巧,舒啸亭之通透,云栖楼之秀美无不令人叹为观止。

过得盏茶功夫,二人终于到达忘忧阁,诸葛文杰示意段宇轩在外稍后,自己入厅通报。趁着这片刻余暇,段宇轩放眼环顾,扫视四周,发觉即便是在白天,附近的守备亦极其严密,府卫们神情严肃,各司其职,未见半分松懈,走步、站位井然有序,极具法度,不由暗赞诸葛文杰管制有方。

“少侠,宗主有请。”正想着,南宫天阔从大厅走了出来,招呼他入内。

段宇轩略一拱手,信步踏入忘忧阁,果见满脸严肃的南宫不败正坐在主位相候,诸葛文杰轻摇羽扇,侍立在侧,脸上却犹带笑意。

“末学后进拜见南宫宗主。”段宇轩作一大揖,不卑不亢道。

“少侠不必多礼,请坐。”南宫不败颔首道。

段宇轩依言入座,正待发话,南宫不败已道:“听闻少侠此来,是有一件关乎四大世家兴衰荣辱的大事,不知能否详述?”

“不错。”段宇轩嘴角逸出一丝似是成竹在胸的笑意,朗声道,“宗主若然有意,在下不但能够帮听雨轩保住阳雪凝霜琴,甚至还能找回其余三件珍宝。”

“当真?”南宫不败动容道。要说守护自家宝物,以听雨轩的实力绝对不在话下,但想要找回九龙争鼎杯、赤玉血珊瑚和碧夜簪却连诸葛文杰也束手无策。

“千真万确!”段宇轩断然道。

“愿闻其详。”南宫不败卓立如山,虎目精芒闪闪,一瞬不瞬地盯着段宇轩,正色道。

“呵呵,宗主是天下最精明的商人,自然知道做买卖千万赔不得本。”段宇轩倏地坐直雄躯,拱手笑道,“在下手里的‘货物’既然待价而沽,还请……”

“有要的话,求不妨直说。”南宫不败饶有兴致的道。

“只要宗主答应我三个条件,晚辈立时将整件事情合盘奉上。”段宇轩语气铿锵的轩昂道。

“什么条件?”南宫不败回复平静,沉声道。

“宗主请先答应,晚辈方才好说。”段宇轩微微一笑,讨价还价道。

“岂有此理,你当听雨轩是什么地方,竟然……”南宫天阔斥责道。

“天阔,住嘴。”南宫不败一挥手,迎上段宇轩充满自信的目光,单刀直入的问道,“是不是我答应了,九龙争鼎杯、赤玉血珊瑚和碧夜簪就能找回来?”

“对!”段宇轩毫不迟疑,肃容答道。

“那好,我答应。”南宫不败长长吁出口气,似是下了很大决心,沉声道。

“这第一件事……”段宇轩品了口香茗,徐徐说道。

“且慢!”诸葛文杰打断道。

“先生有何赐教?”段宇轩收住话头,苦笑道。诸葛文杰一出口,压力无形剧增,原本胸有成竹的自信立时动摇起来。

“少侠既然出价,也该容我们还些吧。”诸葛文杰露出意动的神色,喟然道,“你说能够找回宝物,是指告诉我们如何去找,还是帮着我们一道找回来。”

“有区别么?”段宇轩不动声色,淡淡道。

“有,当然有。”诸葛文杰目光灼灼的盯着段宇轩,射出慑人的异釆,沉声道,“少侠若只答应‘告诉’我们如何去取,只需一句‘擒住段宇轩’便可完事,但若答应帮着我们一道去找,就得等将宝物交到宗主手里才能作数。”

“哈哈哈,诸葛先生放心,只要南宫宗主点头,不出半个时辰晚辈定将宝物双手奉上。”段宇轩暗赞诸葛文杰辞锋犀利,凛然道。

“少侠真有把握?”南宫不败兀自怀疑,质询道。

“宗主放心便是,我可不敢在听雨轩撒野。”段宇轩故作嗫嚅道。

“段宇轩行踪诡秘,来去无痕,只怕……”诸葛文杰有意套话,说道一半便不再言语。

“诸葛先生放心,盗侠的事情在下清楚的很。”段宇轩嘴上说着,心理却想:反正我是来自曝身份的,被你猜着也无所谓。

“少侠是段宇轩的朋友?”诸葛文杰目光闪烁,煞有介事的问道。

“不是。”段宇轩淡淡道。

“那……是他仇人?”诸葛文杰现出一丝狡猾可恨的笑意,继续揣测。

“非也。”段宇轩含笑答道。

“既不是朋友,也不是仇家,却能对他了如指掌,自然只有段宇轩本人了。”诸葛文杰一副胜负在握的从容神态,朗声道,“我没说错吧,盗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