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千古绝唱

小说: 云荒之风月江山 作者: 暧昧无疆 更新时间:2015-08-02 10:25:41 字数:2610 阅读进度:19/33

乐声涌泉似的流转出来,弦上柔音恍如万千飞鸟穿梭于葱葱密林,倏忽一鸟飞过,转瞬次者又至。南宫不败,诸葛文杰,南宫凤娇,段宇轩竟无一人能听得出哪处最精,哪处最妙,只觉温柔雅致,回旋婉转的曲调中似有暗香浮动,在某种宁静致远,深具穿透力的气氛中情深款款地漫游着,令人通体舒泰,心旷神怡。

不多时,已到了昨晚断弦的地方,音韵转而上扬,愈加高亢。只见南宫凤娆秀眉微颦,百虑皆息,雪白如葱的指尖在七弦之上按、捺、拨、挑,尽力疏导,果然琴韵覆险如夷,顺利越了过去,听得段宇轩又惊又喜,暗赞阳雪凝霜琴了得。

曲调渐入凄清,如晚风动竹,细雨点萍,但每个节拍依旧清晰可闻,仿佛游丝袅空,若断若续,又似珠玉跳跃,此起彼伏。南宫凤娆转轴拨弦,按乐理韵,幽幽琴音就像杨柳啜湖,翩然如舞,一圈圈泛了开来,温柔的荡漾进众人心田。

片刻后,曲调再变,先如空山鸟语,涧泉飞瀑,继而群芳争艳,百花盛开,虎啸龙吟不足掩其清雅,凤鸣鸾吹何以喻其佳美。奏到高 潮之处,诸葛文杰心神激荡,险些赞叹出声,急忙运力忍住,非是此曲不该赞,不能赞,实在是时机不对,若一开口必乱了这人间罕有的妙韵幽咽。

高山流水终究有个收尾,南宫凤娆手转一弧,余音袅袅荡出,悠悠飘散,曲虽终,其韵其调仍萦绕不绝,众人听得心神俱醉,几已忘却身在何处。

许久……许久……

“好一首高山流水,果然是人间绝唱。”

“妙哉,妙哉,老夫纵横江湖一生,不想老来竟有此耳福。”

“阳雪凝霜琴固然不可获缺,但若无宇轩哥哥赠予乐谱,姐姐又琴艺高超,咱们哪来这等运气。”

诸葛文杰第一个缓过劲来,失声惊叹;南宫不败、南宫凤娇亦悠悠醒转,纷纷出言赞颂;南宫凤娆、段宇轩更加失魂落魄,一瞬不瞬地盯着琴谱,再也不肯移动分毫。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四圣同心,不离不弃。”片晌后,二人不约而同的吟念道。原来曲调结束的刹那,他俩竟同时从中悟出‘人生得一知己,夫复何求’的真正含意。

“宇轩哥哥,今后你有什么打算啊?”南宫凤娇嫣然问道,她的神态表情,透着股少女纯真坦白的娇羞味儿,看得段宇轩怦然心动。

“这……”段宇轩扼腕轻叹,犹疑不决。依师父的意思,自己不能在某一地方待得太久,否则如何游历江湖,广增见闻。可是南宫姐妹的温柔体贴,娇悄可人已将他的雄心牢牢拴住,就这样一走了之自己能舍得么?

“段少侠仗义归还宝物,又以如此的珍贵的琴谱相赠,听雨轩上下感激不尽。”南宫不败用力拍拍他的肩头,畅怀笑道,“老夫思前想后,无以为报,只好做个东道留你盘桓几日,也好一尽地主之宜。”只要段宇轩肯留下,以自己招贤纳士的高超手段,加上两个如花似玉的漂亮女儿还怕他不情根深种,难以自拔,心甘情愿地入赘听雨轩。

“好呀,宇轩哥哥住在家里,就不愁没人陪我玩咯。”南宫凤娇兴奋得粉脸通红,高嚷道。

“段少侠若想外出历练,群英馆内自有奇人异士,各方豪杰,常和他们聚聚包管你受益匪浅,学得一点不比在江湖中少。”诸葛文杰笑语道。

“是啊,段公子,你就留下吧,人家……人家也有很多话想跟和你说呢。”南宫凤娆香唇轻吐,柔声挽留,美眸再往他飘来。这侧眸一瞥当真风情万种,媚态横生,尤其是双眸中有股勾魂摄隗的魅力,瞧得段宇轩心中剧荡,差点被她把魂魄勾去。

“既如此,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段宇轩再也没法拒绝,喟然应道。

“诸葛先生,一会让无伤带人把翠微园里的‘昊天阁’收拾干净,安排段少侠住进去。”南宫不败长身而起,下令道,“对了,再从夫人身边调上几个侍婢,切莫怠慢贵客。”

“昊天阁?!”南宫凤娇听罢,高兴的跳了起来,鼓掌道,“姐姐,宇轩哥哥住的地方离我们好近哦。”殊不知父亲是有意这般安排,好让女儿们同段宇轩多“亲近亲近”。

午时,南宫不败举行家宴,以极其隆重的仪式欢迎段宇轩做客听雨轩。忘忧阁内的主席上,南宫不败,慕容若蓉,诸葛文杰,南宫无伤,南宫林,南宫天阔等听雨轩首脑人物依次就座,南宫凤娆、南宫凤娇则一左一右将段宇轩“夹”在中央,让他有种众星捧月,受宠若惊的奇异感觉。

相互介绍过后,慕容若蓉盈盈一笑,率先开口:“江湖传言半点不假,段宇轩果然玉树临风,气宇轩昂,不愧是名动九城,仗剑四海的‘风流盗侠’。”她虽年过三十,依旧体态婀娜,眉目如画,予人和蔼可亲的良好印象。

自打诸葛文杰在“盗侠”前加上“风流”二字后,听雨轩上下也都跟着这么叫了。

南宫不败听罢,心里十分高兴,举办家宴的主要目的就是让夫人评价评价自己瞅中的“未来女婿”,看看她是否满意,如今瞧慕容若蓉对段宇轩赞不绝口,知她也同意了自己的想法,自然甚是欣慰。

“夫人过奖了,‘风流’二字晚辈愧不敢当。”段宇轩偷眼看去,只见慕容若蓉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心中突然间涌起‘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的古怪感觉,口齿艰涩的说道。

“段少侠何须自谦。”南宫无伤举杯笑道,“如今整个杭州城,谁不知道你和两位小姐之间的……那个……情缘,‘风流盗侠’的称号真乃实至名归。”他本想夸张点说“珠胎暗结,私定终生”,幸好诸葛文杰使个眼色,这才及时改口。

近段日子,段宇轩盗宝一事在四大世家中闹得沸沸扬扬,邀月楼、凤鸣阁、神火堂挨个“中招”后,听雨轩上下莫不忧心忡忡,生怕一不小心遗失阳雪凝霜琴,造成名誉、声望上无法挽回的损失。

谁都没有想到,段宇轩竟会为了大小姐、二小姐,毅然放弃盗宝,甚至将回九龙争鼎杯、赤玉血珊瑚、碧夜簪一并归还,主动与四大世家化干戈为玉帛,既免去众人时时紧张、日夜辛劳,更巩固了听雨轩超卓非凡的江湖地位。因此上到慕容若蓉,下至南宫天阔无不对他极其友善,就连一向沉着稳重的南宫无伤竟也开起玩笑来。

“无伤说得没错,来,大家为段少侠干杯!”南宫不败开怀大笑,朗声道。

酒过三巡,诸葛文杰开始旁敲侧击,打听段宇轩的出身来历。尽管孟飞曾有严令,不得随意透露师门,但段宇轩早对‘再世孔明’佩服得五体投地,又见在座均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人物,即使知道了也不虞外泄,因此半推半就的说了出来。

“怪不得段少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原来是‘银翼铁掌’的爱徒。”南宫天阔搁下碗筷,动容道。

“宇轩哥哥,以后你可得教我轻功哟,对啦,有机会还要见见孟大侠。”南宫凤娇娇美的笑脸仿如鲜花盛放,东山日出,灿烂得令人目眩。二十年前的中原武林八大高手早已成为她们这代人心中不可磨灭的神话。

“江山辈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终有一日武林将是你们的天下。”南宫不败感触丛生,悠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