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叶知秋

小说: 云荒之风月江山 作者: 暧昧无疆 更新时间:2015-08-02 10:25:53 字数:1917 阅读进度:29/33

生死存亡之际,少年倏地拔身而起,滴溜溜一个转身,剑光似匹练般伸展出去。只听一片断金切玉之声,火星四散,六枝短箭或飞或折,皆尽落空。

叱叫声中,余青、贺洪台同时杀到,少年喝了声好,双目紫芒遽盛,擎出数十道剑影,朝两人洒去,一时剑啸横空,“嗤嗤”作响,尽显他超凡脱俗的功架。

神技如斯!以余青、贺洪台相加超过六十年的武学修为,亦大吃一惊,信心全无,只好斜退几步,四掌齐出,交织成严密的掌风,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再度陷于苦守之势。

少年的身法兔起鹊落,行如鬼魅,仿似一股没有实质的劲风,可从任何意想不到的方位发动排山倒海的攻势,西川八煞精心营造的“合围”之局顷刻瓦解,反被他杀得阵脚大乱。

“好厉害的剑法。”龙凌风咋舌道,“表面看来虽然飘逸灵动,实际上每一剑都蕴涵了极其深厚的功力,而且招式幻变无方,匠心独用,宛若行云流水,天马行空,令人难以琢磨。”

“比……比之郑掌门如何?”叶宗裕看得眼花缭乱,喃喃问道。

“没……没法比……没法比。”龙凌风心悦诚服,骇然道。

十招未过,何慕扬、耿鹏飞惨呼一声,中剑倒地,胸口鲜血飞溅,显是活不成了。胡金心中大急,枪法缓得半拍,少年抓住机会乘虚而入,只一剑便将他胸口洞穿。

西川八煞折却其三,剩余五人更加无法抵挡,第十三招、第十四招上,贺洪台、李如耗亦先后丧命。

“我跟你拼了——”周正心料必死无疑,运气催刀,生出潮涌般的真力,当空劈下。

“困兽之斗,徒做何益。”白衣少年冷笑一声,宝剑化作千万芒点,像道闪电般迅疾无伦的射进周正的刀网去,虽只一招,却由十多重连绵的气劲组成,汇集为摧山裂石的凌厉剑气,凝而不散,威猛无涛。

“砰”在肉眼难辩的高速下,刀剑交击,发出深渊龙吟般的鸣响,周正手中的鬼头刀瞬间从中折断,宝剑的去势则半点不减,如砍瓜切菜生生将他斩为两半。

“杀啊!”余青、何慕扬二人声嘶力竭的狂吼道,背地里却不约而同的跨上马背,一个向东,一个向西,仓惶逃窜。

“想走?没那么容易。”少年爆出轰天啸喊,一股冷凝如冰,森寒胜如雪的杀气立即笼罩四周,即使位于远处的龙凌风、叶宗裕,仍生出心胆俱裂的可怕感觉。

但见秋水莹莹的宝剑划破长空,转眼间幻化为如龙行天际、鹏洄渊海,迅捷灵动至极点的璀璨青芒,在山石嶙峋的丛径间,硬生生‘斩’开一跳畅通无阻的康庄大道,以震撼激荡的气势直捣余青背心。

余青所乘之马,是匹上好的大宛良驹,跑起来真个步履矫健,四蹄如飞,但此山既有“回马岭”又怎容他跑得了远,没几步那马便为峭壁所阻,速度渐渐放慢。

同一时间,少年衣袂飘飞,仗剑杀到,似若清晨第一缕阳光破开迷雾,将这荼毒两川三十年,恶贯满盈的万恶匪首刺于马下。

“唉,红尘迷忘眼,善恶终有报。”少年长叹一声,缓步踱回。

“叶少侠,何慕扬他……”叶宗裕望着西首弥漫的尘土,大声道。那边的路径较为平坦,眨眼功夫何慕扬便跑得远了。

“放心,他走不了的。”少年泛起一丝悠然自得的笑意。

何慕扬躯马狂奔,已在二、三十仗外,自信少年轻功再好,也休想追上自己,不由松了口气。谁知,就在他以为高枕无忧的时候,跨下骏马竟长嘶一声,忽地打了个前失。

何慕扬不曾防得,一个倒栽葱摔将下来,只觉头晕目眩,全身疼痛欲裂。他咬咬牙,强撑着站起来,迸力扯紧缰绳,欲待二度上马,岂料定睛一看,四只马蹄上竟然鲜血淋漓!

“罢了——”何慕扬丢下兵刃,仰天长叹。座骑如此状况,定然是被少年动了手脚,再要想跑怕是跑不了了,反正七个兄弟俱都丧命,留他一人在世上也没多大意思,与其活着受辱倒不如来个痛快。念及此处,他猛地举起右掌,狠狠拍在自己天灵盖上,脑袋一歪,登时断了气息。

众镖师均茫然不解:为何那马奔到半途竟然跑不动了?

少年看在眼里,双目精芒迸射,脊挺肩张,露出个分外自信的微笑,淡然自若的解释到:“方才我去起身去追余青时,顺手捡了几颗石子,打在何慕扬座骑的腿上,划开几道伤口,那马跑得越快,失血越多,自然而然便撑不住了。”他说得轻描淡写,但人人都知道施展时难度之大,且不论能在目标迅速移动的当儿准确无误的命中,单就发射石子时众镖师中竟无一人瞧见,便是极其了得的业艺。

“何慕扬作恶多端,罪有应得,只是可惜了匹上好的骏马。”少年惋惜道。

龙凌风、叶宗裕及一众镖师、趟子手并排走到少年跟前,拱手致谢道:“多亏少侠仗义出手,否则我龙腾镖局今日必惨遭不测。”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少年微微一笑,欣然道,“倒是诸位宁舍性命,拼死护镖,真令在下佩服的紧。”

“不知少侠尊姓大名,我等日后也好相报。”龙凌风朗声道。

“身居庙堂,青竹暖风品一叶;影随江湖,赤雪寒山不知秋。”一语终了,少年翩然远去,眨眼间消失在烟云缭绕的群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