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胸怀大志

小说: 云荒之风月江山 作者: 暧昧无疆 更新时间:2015-08-02 10:25:56 字数:2216 阅读进度:31/33

“此人不过二十出头,剑法却高得可怕。”南宫不败补充道,“两个月前,他刚出道,便在河北毙了卢龙三霸;上月初七,又将盘踞蜀中几十年的西川八煞生生赶出了去。总之,折在他手里的绿林败类,奸佞小人,没有一百也有七、八十。”

“噢,这么说,叶知秋的性格倒很和我的脾胃,有机会一定得认识认识。”段宇轩欣然道。

“奇怪,他小小年纪,是如何当上总瓢把子的呢。”南宫凤娇蹙起秀眉,露出沉思的神情,娇声问道。十三省绿林盟在江湖中的地位仅次于四大世家,叶知秋平步青云,一跃而成其主,定有不少鲜为人知的“内幕”。

南宫不败拈须微笑,轻声道,“据传大会当日,陈霸山、张东华、杨伟才及杨文豪的长子杨乐天均有意竞争总瓢把子之位,四方彼此较劲,争论不休,最后还是杨文豪拍板:用比武的方式决定十三省绿林盟未来的归属。”

“也就是说,谁的武功最高,谁就是总瓢把子咯。”南宫凤娇咯咯笑道。

“嗯,陈霸山他们还没动手,半道里便杀出个叶知秋。”南宫不败说着露出赞叹之色,悠悠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堂堂绿林四大高手竟无一人能接得住他百招。

“叶知秋武功虽高,毕竟年纪尚轻,阅历浅薄,十三省绿林群豪会真心服他?”段宇轩疑惑道。

“可不是,叶知秋刚从杨文豪手里接过令旗,便有二十几家人马准备立场,剩下的也多半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谁曾想,叶知秋不慌不忙,随口说了番话,竟将在场所有人唬得服服帖帖。”

“他说什么了?”南宫凤娇焦急的问道。

“他说——”南宫不败故意拉长声音,卖了个关子,待女儿猛一跺足,险要掐他胳膊时,才道:“大宋幅员虽广,子民虽众,但北有大辽,南有大理,西有西夏、吐蕃,四夷虎视耽耽,妄图入主中原,占我宋室大好河山。匡扶社稷,保家为国是每一个绿林中人义不容辞的职责。二十年前,修罗联合绝杀教大举入侵,妄图覆灭中原武林,四方群豪齐心协力,共御外诲,集少林、丐帮、天极教、四大世家、五大剑派之力与其决战五云山。杨老前辈听闻此讯,立即颁下‘雁荡令’,命十三省绿林好汉前往相助。诸位收到消息,无不尽起人马,千里驰援,那时的我们是何等肝胆相照,何等荣辱与共。”听雨轩的密探散布天下,想要得到叶知秋的原话自也不难。

南宫不败略略一停,喝了口茶,模仿叶知秋的语气,又道:“无数江湖豪杰、仁人志士舍生忘死,前赴后继,终于换来了江湖的安宁。可谁能想到,廿载之后的今天,十三省绿林却各自为政,日渐散漫,再没了昔日忠肝义胆,叱咤风云的豪气。”

“好个叶知秋,先给甜头后打板子,陈霸山他们纵然有话此时也不便插口。”段宇轩哑然失笑道。

“接着他又说:咱们绿林中人立身处事的宗旨当是‘劫富济贫、替天行道’八个大字,然而近年来,许多兄弟非但不找贪官污吏、土绅豪强下手,反倒打起了贫苦百姓、老弱妇孺的注意,我没说错吧。”南宫不败继续转述道。

“此话大大在理,不知众人如何回答。”段宇轩颇感兴趣的问道。

“哎,他们都给问得哑口无言,只有陈霸山兀自强辩:叶少侠所说的确不假,但这和我们今日推选总瓢把子有何关联。”南宫不败笑道。

“呵呵,说不过人家就转移话题,陈霸山好不知羞。”南宫凤娇“噗哧”笑道。

“陈霸山的话刚出口,叶知秋便义正严辞的反驳道:‘召开绿林大会,推举总瓢把子,愿意是想寻找一个武功、人品、操行、德行都足以服众的好汉来统率十三省绿林,可依我看,你们今天争得只是个虚名罢了。’”

“虚名?叶知秋好大的口气。”段宇轩动容道。

“是啊,众人一听都发了火了,可叶知秋却不紧不慢的续道:‘诸位,我说得难道不是事实么?杨文豪杨老前辈当了二十年总瓢把子,其间一共颁下三十七条号令,在场的两百多个山寨中能够做满十条的不足三分之一,能够做到一半的只有十几处,至于他老人家三令五申的‘三劫三不碰’更是早被你们抛到了九霄云外,大家说‘十三省绿林盟总瓢把子’的尊位不是虚名又是什么?’”

“好凌厉的辞锋!”段宇轩惊讶道,“接着他该表述表述自己来争总瓢把子的目的了吧。”

“聪明。”南宫不败赞扬道,“叶知秋随后便说:‘今日,我所以上台比武,为得不是扬名立万,权倾绿林,只不过想将诸位好汉团结起来,引导你们重新走回正道,为维系武林正义,确保江湖安定尽自己一份薄力。少林、丐帮、天极教能以忠义之名享誉天下,堂堂十三省绿林盟又何尝做不到呢。’”

“如此,他们也该心服口服了吧。”段宇轩抚掌笑道。

“服倒是服了,不过仍然有一部分上了年纪的长辈不愿让叶知秋当上总瓢把子。”南宫不败捋须道。

“这是为何?”段宇轩不解道。

“唉,一来嘛,担心叶知秋武功虽好,但经验不足,无法处理十三省绿林盟纷繁琐碎的人际关系;二来嘛,怕江湖中人笑话,说他们竟然甘奉一个二十岁的少年做总瓢把子。”南宫不败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

“笑话!”段宇轩冷哼道,“甘罗十二岁任上卿,李寄幼年即能斩蛇,便是当今丐帮帮主熊啸天继承大位时也只弱冠之龄,叶知秋他如何当不得十三省绿林盟总瓢把子。”

“话虽如此,但那些老稳固心里总还有些顾忌,所以叶知秋又交待一番话,这才顺利借位。”南宫不败附和道。

“他是不是作出了什么称诺?”段宇轩目光灼灼,油然道。

“嗯,叶知秋当场立誓,保证在三年内使十三省绿林的面貌焕然一新,既可不用伤及无辜,又能自给自足,而且还要令所有江湖中人对他们刮目相看,否则便横剑自刎,以谢天下。”南宫不败双目精芒一闪,旋又敛去,轻吁一口气道。

段宇轩有感而发道:“年少有为,胸怀大志,叶知秋不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