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血魔迷影 第十六章 斩杀(下)

小说: 异脉神修 作者: 一古 更新时间:2015-01-26 06:02:21 字数:2868 阅读进度:156/478

陈天明拔腿狂奔,感觉自己穿梭白石林间的度可称得上风驰电掣了,可他丝毫不敢大意,灵识时刻注视着背后的吉田正一。

“轰”

吉田甩出手中的缚魂锁,巨大的锁链如一道虹芒划过天际,大片的白石林被这剧烈一击扫地轰然爆裂。

正当陈天明想跃开这些阻碍的时候,吉田正一巨大的身躯,轻松地落到了他奔跑的正前方。

陈天明心中暗暗叫糟,没有学会飞行,跑哪能跑得赢!他心中暗自盘算,这个家伙化身后变得异常厉害,打是打不赢,看来只能拖一刻是一刻了,骂道:“吉田正一是吧,你谋害同胞,天地难容,你可要小心了!”

吉田正一听了这话“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怕什么,除了你,谁能知道我杀了他们?只要你一死,这件事将会成为无人知道的秘密,嘿嘿,所以你必须死!”他背脊后的黄色倒刺,直取陈天明的天灵盖。

“我太阳,什么玩意嘛!”陈天明舞动手中的激光剑挑上倒刺,极其沉重的压力让他大吃一惊,那道黄色的倒刺如浮光掠影一般,一触之后,放出千百道流光,如细沙泻地般无孔不入。

绝技醉蝶乱舞爆出了强的防御力,云力急运转起来,一只只翩翩起舞的银亮蝴蝶几乎把陈天明整个身体都给遮掩了,一刹那间的压力让陈天明差点喘不过气来。

吉田正一吃惊不小,他身化六十二丈金刚,使出五层功力,看似惊天的一击,居然穿不透陈天明的防护分毫。

“你是化丹期高手?”吉田非常惊讶的问出口,因为他本身才是金丹期的高手,境界也不过停留在金丹期,他是靠着化身后疯涨功力,才跨入化丹期的,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能够看透陈天明的修为,直到此刻才试着猜测了一下。

“没错,你怕了。我太阳你这个死怪物!”陈天明骂道。

“怕?化丹期又如何,还不是被我压着打,去死!”吉田狂笑道,同时他背后的又伸出数道黄色倒刺,黄色刺影洒出漫天黄光,瞬间遮拢在陈天明头顶上空。

“靠,我日你妈的!”陈天明拼尽全身云力,疯了似的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道圆弧,这是武当剑法中上层的剑法“三环套月”,虽然卸去了倒刺大半力,但是他手中的激光剑也已经到了最大负荷,有些承受不住如此强绝的能量灌输了。

“裂天剑!”陈天明暴喝一声,手中的激光剑高高举起,周围的能量顿时狂暴肆虐起来,刹时间,风云变色,天摇地动,这一下大出吉田正一的意外。

一道巨擘剑光直插天际,就连天上的滚滚白云都为之一清,似要捅破了天一般,吉田意外的同时也感到了犀利无匹的剑气,滚滚浩荡而下,无上的威压另他的心也悸动起来。

陈天明的额头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持剑的双手微微颤抖,庞大的威势压地他自己也不好受。

“斩!”

一声暴喝,他手中的剑猛力挥下,一道开天辟地般的剑影,把天空都给划开了一道口子,一条深不见底的黑色沟壑居然倒挂在高空,久久未能闭合,虬龙般的殛电在沟壑之中疯狂乱舞。

一剑之威,毁天灭地,巨擘剑影力劈而下,化身十二丈金刚身的吉田,也心生胆寒,陈天明的实力出了他的想象,他抬起六臂中的兵器,淡蓝色的宝光也刹时大亮。

“轰!”

惊天巨响,陈天明这毁天灭地的一剑硬生生地把吉田正一巨大的身躯砸的陷入地表半个身子。

吉田六臂中的六柄奇兵轰然碎裂,他目眦欲裂,双眼布满一条条血丝,巨大的身躯之上也被巨擘剑影释放出的犀利无匹的剑气,划出一道道深深的伤口。

一剑无功,陈天明双手青筋直暴,体内的丹核黯淡异常,云力也似乎有枯竭的迹象,但是眼下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再斩!”他竭力运转体内剩余不多的云力,此刻他也有些疯狂了,再次暴喝出声。

“喀喇喇!”手中的激光剑剑柄终于承受不住狂暴的能量,碎裂开来。

但是巨擘的剑影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依然被陈天明握于手中,此刻有剑无剑都没有多大区别了,因为剑在心中!

陈天明根本不给吉田逃身的机会,在他还未能拔出身躯的时候,巨擘剑影再次力劈而下。

吉田此刻六臂之中已无兵器,眼看无法躲闪,他暴喝出声,同时背脊后伸出数道黄色倒刺迎击而上。

可面对无匹的剑影,黄色倒刺已经变成米粒之光了,丝毫不可能产生什么威胁。

“扑哧”

数声脆响,倒刺未得靠近剑影就已经爆碎了,乳黄色的黏稠物四处飞溅。

“呃啊!”吉田痛苦的嘶吼着,六臂高高抬起,似要撑住落下的巨擘剑影一般。

“轰”

又是一声巨响,六条粗壮的手臂直接化为了碎末,巨擘剑影也消失殆尽,吉田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同时十二丈的金刚身萎靡不振,快幻化回了原来地正常体貌。

劈完这一剑,陈天明体内的丹核也仿佛石化了一般,光彩尽失,一动不动的悬浮在他的丹田处,他全身的骨头都像是被人拆去了一般,无力地软瘫在地。

吉田浑身浴血,神情亦是相当的萎靡,不过,当他看到软瘫在地上的陈天明,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阴笑,他的双臂已经被陈天明那惊天一击给毁去了,他挣扎着朝陈天明走去。

“没想到,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如此强横,把我的双臂都给斩断了!”吉田正一的话语透出森森寒意,他没想到陈天明的舍命一搏居然把他双臂都给斩碎了。

“咳咳,臭膏药,你也是强弩之末了,别以为我不知道!”陈天明轻咳几声,胸口起伏不定,模糊的双眼看到吉田朝他缓缓走来,他心中不禁暗叹:“哎,看来今天要折在这里了!”此时此刻他想到很多,有自己的尚未见面的父母,还有远在京城的萧晓。

“哈哈哈,强弩之末也比你强,你以为你还有反抗之力吗?”吉田正一狂笑着,一脚踏上陈天明的胸口,这一脚虽说不是很重,却硬是把陈天明踩的喷吐两口鲜血。

“你休要羞辱于我,要杀便杀!”陈天明吼道。

“杀你?我要慢慢地刮你的肉,一片片地刮下来,我要砍下你的双手双脚喂狗,哈哈哈!”吉田正一眼中透出无比嗜血的光芒。

“是吗?今天也不知道是谁要被喂狗!”禹阔天的声音飘飘渺渺地从极远处,从四面八方飘荡而来。

陈天明精神顿时一振,身躯挣扎着坐了起来,四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在他已经绝望的时候,没想到禹阔天会折返回来。

“出来,你给我出来!”吉田正一惊惧不已,疯狂的大吼道,他满脸恐慌,正如陈天明所说,他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了,随便出现一修真者都能要了他的命。

而回答他的却是一柄璀璨似火的飞剑,贯穿天地剑虹如红色的齑雷一样从天而降,直插吉田正一的天灵盖,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飞剑会从这个地方出来,当他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红鸾剑深深地没入他的头顶,只余一个古朴的剑柄露在外。

“啊……”吉田正一痛苦地嘶吼着,他满脸的不敢相信,自己会死在禹阔天的手中,虽然飞剑没顶,但他还是不甘心地转着身体寻找着禹阔天,他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

“爆!”四面八方再次飘荡来禹阔天的大喝声。

“轰!”

红鸾剑爆出璀璨夺目的光华,血光崩现,吉田正一的上半身被生生击碎了,血雾弥漫,碎肉飘地到处都是。

陈天明被这血雨染的全身鲜红,危险解除了,他的精神也为之一松,身体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大有重生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