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血染天地 第五章 裂天剑

小说: 异脉神修 作者: 一古 更新时间:2015-01-26 06:02:45 字数:2196 阅读进度:185/478

“裂天剑斩!”

一声暴喝,陈天明手中的剑猛力挥下,开天辟地般的银色剑幕将天空都给映成了银白之色,插天的剑刃撕开一条深不见底的银色沟壑,久久未能闭合,虬龙般的紫色殛电在沟壑之中疯狂乱舞。

毁天灭地的一剑,仿佛要将天地都给慑服,巨擘剑影力劈而下,深蓝色的禁制如被十二级的飓风袭击一般,从外面只能看到剧烈的水纹涟漪狂暴地波动,就连内部陈天明的身影都看不清了。

狂霸地威势令在场所有人都心生胆寒,这一剑地威力出了任何人的想象,比起十数日前,陈天明大战吉田正一的时候,那时候用激光剑劈出的“裂天剑”和此刻用烟云劈出的,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狂暴的紫色殛电如疾风骤雨一般直泻而下,把那些支撑着禁制的琼华弟子们折磨地苦不堪言,根本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而处在舞剑坪内的青阳,此刻也被这霸绝地一剑给震醒了,他被陈天明用“捆仙指”封住了丹核,现在如同废人一般,整个人被这股强大无匹的气势给倒卷到山壁之上,巨大的压力将他整个人吸附在山壁上,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的半吊着,试问青阳何曾如此憋屈过,让他差点当场哭出声来。

陈天明完全沉浸在战斗的快感之中,猛然劈出的一剑,竟然让他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裂天剑的威力的确不凡,由于是用烟云出的就更加厉害,一团极其耀眼的银色光幕,如水银般流转,又如星辰般连连闪烁,仿佛一道银色的瀑布划破夜空,倾泻而下,刺目的水蓝色光亮从舞剑坪外的禁制上亮起。

整个舞剑坪都被内部白光刺得看不清了。

无匹的巨擘剑影触到禁制防护,陡然爆开来,巨响声从南传到北,整个琼华派都震动了。

舞剑坪禁制外面的弟子们个个骇然色变,有些功力低弱的修真者甚至站立不住,被震翻在地,禁制圈大范围地波动起来,一根根水晶柱上竟然出现了一道道深深的裂纹。

只听一阵“嘎拉拉”清脆的碎裂声,紧接着轰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大爆炸,禁制的防御根本就来不及反应,被陈天明这招“裂天剑”劈得粉碎。

碎石烟尘冲天而起,竟在夜色当中腾起一朵美丽的蘑菇云,狂暴的冲击波将舞剑坪一扫而光,那些支撑着禁制的琼华弟子们更是给冲击的口吐鲜血,倒飞出去数百丈远,直接撞在那高台脚下。

禁制外的那些弟子更加狼狈,被劈头盖脸的碎石泥土埋在地下,一个个灰头土脸的从泥巴里飞出,虽然未受大的伤害,但也是哀怨四气,呼声满天。

大地在剧烈地颤动,琼华派全派的人都震骇了,搞不清楚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陈天明静静地悬飞在舞剑坪上空,持剑斜指地面,舞剑坪被他一剑彻底毁去,现在原舞剑坪的位置只余一深达数丈的深坑。

忽然陈天明抬眼朝东方望去,只见东方天边划过数道剑光,每道剑光之上都有站立着一个人影,这几人个个仙风道骨,而且个个身周都是气势雄浑,劲气激荡。

陈天明双目微阖,眼中溢出的精光,自然地流露出那股冲霄的战意。

“青月,集合所有弟子,务必困住陈天明,今日之耻,定要他十倍奉还!”高台之上的夙灵目视东方几道璀璨的剑芒,冷冷地丢下这么一句话,周身耀起一圈乳白色的光华,如九天仙子一般冲飞而起。

青月骇然地望着那条飘逸曼妙的身影,心中的惊骇无以复加,刚才地一瞬间,他切切实实地在夙灵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压力,这只有曾经在无华身上出现过的威势,如今居然在夙灵身上再次涌现,这让他如何不惊?

“难道,难道她的修为已经可以和太上长老一比了?”青月猛地甩了甩脑袋,此刻他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甚至可以说有些失魂落魄。

……

小山颠之上!

药婆婆和无华一齐望向东方那几道剑芒,只有禹玉一人紧张的遥望着陈天明,她的心剧烈的跳动着,眼中的陈天明既熟悉又陌生,叫她忍不住就担心害怕起来。

“老太婆,看来要出手啦!”无华淡淡地说道。

药婆婆瞥了一眼无华,笑道:“老东西,是不是早就等不及想出手了?”她接着一转话锋:“不过,估计你要一出手,这架也难打下去了!”

“那这怎么办?”无华一脸地苦笑。

“等!”药婆婆笑道,他一指东方那几道剑芒:“等那些家伙跟那小子干上了,我们再悄悄地出手吧!”

“说到底,这都是你这老东西给那小子惹出的祸端,要不是你当初在明冷用玄黄旗困住血魔后,透露给那些势力的门派说这小子有除魔神剑,这些家伙哪里会眼红成这样!”药婆婆捉揶地说道。

无华满脸地苦笑:“我哪里知道这小子会如九尾猫一样,生命力如此顽强,那天我亲眼见他被血魔疯狂一击扫中,哪晓得还有命活!”

“哼,都是一帮伪君子,打着正义的幌子,干着虚伪的勾当!”药婆婆喝骂出声,最后狠狠地瞪了无华一眼:“你这个老东西也不是什么好人,你才是怂恿那些人的罪魁祸!”

无华硬是苦着脸被药婆婆说的半天不吭声……

“婆婆,你看那坏小子怎么了?”禹玉突然扯住药婆婆的胳膊,无比担心的问道:“我感觉,感觉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药婆婆无声地点了点头,事实上她早就现了陈天明的不对劲,只是她怕禹玉担心,所以没有说出口,她拍了拍禹玉的手,安慰道:“没事的,估计那小子只是被愤怒冲昏了脑袋!”

……

夜黑风大。

几人虚空而立,狂风猛烈地呼啸着,带动着几人的衣袂疯狂舞动。

底下所有的弟子都紧张的注视空中,四周寂静无声,甚至沉寂的可怕,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这即将迎来的,将会是暴风骤雨般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