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血染天地 第八章 申屠司

小说: 异脉神修 作者: 一古 更新时间:2015-01-26 06:02:47 字数:2175 阅读进度:188/478

面对围猎一般的仿佛能撕裂一切的飓风,陈天明面色古井无波,胸中的战意难以抑制的爆出来,烧得他浑身都不自在,只想着要泄一番,大量精纯的云力在体内急运转。

“呃……啊!”陈天明仰天一声长啸,手中的烟云耀出无限光芒,仿佛点点星辰一般游荡其间。

虎须老者以为陈天明要硬抗他的“栖手搏空术”,不屑地大声嗤笑起来,他仿佛已经看到陈天明被霸道绝伦的飓风吞噬,撕扯分裂地场景。

只是,正当所有人都认为陈天明干出如此不明智之举,将换来无比沉重代价的时候,一股恐怖的波动突然自飓风能量团中浩荡而起,一只只银亮地蝴蝶光芒大涨,飘然向飓风外突去,而且原本枫叶大小的光质蝴蝶,好似充气球一样,转瞬之间变化为篮球大,而且还在以恐怖的度膨胀。

“爆!”飓风中已经看不到陈天明的身影了,但是他的一记惊天动地的大喝声,却是叫所有人都知道,此刻的陈天明还没有被飓风吞噬。

“轰”“轰”“轰”……

伴随着陈天明的一声大喝,第一只光质蝴蝶瞬间炸裂开来,狂暴的能量产生地无比突兀,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好似连带反应,一只只银色的蝴蝶跟着炸裂开来,狂暴的能量像火山爆一般冲上了高空,能量风暴冲击席卷,银色的光芒仿佛把天地照亮,成为天地间唯一的颜色,晃的人睁不开眼,那蛟龙般的飓风直接被冲击地烟消云散。

陈天明自能量风暴中冲腾而起,眼中的战意似实质一般朝虎须老者射去,他手中烟云抖出一朵璀璨地剑花,他大喝着:“杀!”

在所有人都沉浸在着狂暴的能量风暴中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陈天明手中烟云脱手而出,似一道匹练长虹,如流星般划破长空,朝虎须老者飞刺而去。

忽然,陈天明泥丸宫内的“三生莲”迸射出一道青光,顿时令他灵台一清,原本被难抑战意瞬间被压了下去,短暂地清明,令他看清了场上的情势。

“老头,快跑!”陈天明根本就收不住手,此刻看着虎须老者还懵懂不知自己即将成为剑下亡魂,急忙大声喝道,他可不想在自己意识不清明地情况下干出蠢事,虽然他不知道虎须老者什么来头,但光看他化丹初期的修为,那来头就肯定不小,如果因为杀害了虎须老者从而得罪了他背后的门派,那可就真的结下了死仇了,人家一个门派,而他自己只有一个人,这今后将再无安宁之日了。

场上几人都听到了陈天明的大喝声,他们这才从懵懂中清醒过来。

“不好,申屠司快躲开!”白衫中年男子最先反应过来,同时手中紫色飞剑也脱手而出,迎向烟云,不过眼看虎须老者即要毙命剑下,他射出的飞剑根本就来不及救援。

虎须老者申屠司也终于反应过来了,不过烟云已经到了他的面前,让他根本来不及招架,他感到心都悬上了喉咙口,在这一刻,他感到生命是如此地脆微。

眼见即要毙命在陈天明的烟云飞剑之下,夙灵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了申屠司的背后,乳白色的丝带瞬间便在他身前布下一重重屏障。

可是陈天明战意冲天的一剑,如何就几条丝带就可以抵挡的呢?

烟云虽受到阻碍,但还是瞬间就撕裂了由丝带布置的层层叠障,一往无前地继续朝申屠司刺去。

不过此时,白衫中年男子的紫色飞剑正好迎上了烟云。

“轰隆”

一记冲天巨响,白衫中年男子匆忙之间射出的紫色飞剑被硬生生地撞飞,不过这毕竟是一化丹期高手射出的飞剑,蕴含地能量之大,无需多说。

烟云经紫色飞剑一阻,方向大偏,几乎是擦着申屠司的耳畔掠过的。

犀利无匹的剑气在申屠司的脸颊之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申屠司双目圆瞪,额头上的汗水“滴答”下落,天堂与地狱的区别令他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生与死的冲击,让他心中充满了恐惧。

见到申屠司无恙,陈天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也开始警觉起来,那莫名地战意,令他隐约联想起了灵识之中那些蕴藏的金色殛电,心中不自觉地担忧起来,他不知道,这金色殛电的存在到底是好还是坏?

“这***,还好有‘三生莲’罩着,要不然今日就罪过大了!”陈天明有些担心自己的意识再被战意蒙蔽,手上一掐灵诀,“三生莲”从泥丸宫中飞了出来,悬在他的头顶三尺之处,并在他身周布下了一层青朦朦的光华。

自从与吉田正一一战之后,陈天明就不太想动用“三生莲”,即便是和青阳这等化丹期的高手大战,他也没有动用,他怕过多的依赖“三生莲”会对他的修炼产生影响。

申屠司失神地望着不远处的陈天明,久久不语,良久,他才叹了口气:“唉,没想到我竟然败在一个牛犊子的手上……”他神容委顿,仿佛一下子老了数十岁,再没有一开始时的那种狂傲不羁的模样,似乎生与死的冲击让他经受了心灵的洗礼。

“我败了……”申屠司转过身对夙灵和白衫中年男子,说道:“夙掌座,知白兄,我已无颜留在此地了……”

“申屠兄,你……”白衫中年男子知白轻声劝慰道。

申屠司挥手,阻住知白的话头,然后转头看向远处的陈天明:“此子今后必非池中之物,龙魂若是落入奸邪之辈手中,只怕祸害四方,但是如今落入此子之手,我亦放心,心存善念之辈,相信只要适加引导,他日定会成为我正道人士的中流砥柱,此龙魂不争也罢……”

申屠司对知白说道:“知白兄,申屠就先走一步了!”然后他对夙灵略一拱手:“夙掌座,我在天山恭候您的大驾光临!”他对俞樾红衣修士长相怪异的老者,微微相继点了点头,拔身而起,手中飞剑化为一缕剑芒浮于脚下,眨眼便载着他消失在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