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指剑问情 第十七章 落霞伏魔诀

小说: 异脉神修 作者: 一古 更新时间:2015-01-26 06:03:04 字数:2175 阅读进度:217/478

乐松知道上当,怒眉一挑,喝道:“小儿竟然欺晃老夫!”

陈天明“嗤嗤”一笑,伸手擦去嘴角血迹,明知身在险境,嘴里仍不肯饶人:“是又如何,不服再来!”

乐松一震衣袍,撮唇出一记清啸。他左手一引剑诀,苍虬古剑镝鸣阵阵,焕出层层青光,照得眼前一片绚丽不可逼视。

“小儿休得张狂!今日便让你见识见识我峨眉派的上品剑诀,落霞伏魔诀!”

“落霞伏魔诀”乃是峨嵋派有数的上品的剑诀之一,数千年来威震修真界,名动九天,峨嵋派也正是凭借着这些极品剑诀,跻身修真界强林之列的。

乐松口中真言念动,体内真元力注入仙剑,苍虬古剑浑身震颤光华爆涨,竟似活了过来,宛如蛟龙怒吟脱手腾起。

陈天明只觉得漫天剑气从四面八方压迫而来,自苍虬古剑上激出的缕缕凌厉剑芒呼啸穿空,好似乱箭齐,欲将自己扎成刺猬。

巨大的力量波动似怒海狂涛,在整座萧家庄园内浩荡,恐怖的能量波动令在场众人站立不稳,那些京城的名流更是不堪,滚倒一地。

萧家今日宴请的都是京城的上流人,乐松释放的剑威令这些人都狼狈不堪,今日他们可谓颜面尽失。那些豪门千金,豪门贵妇的惊叫声此起彼伏,场面混乱无比。

吕颖在远处焦急的叫道:“长老,千万不要伤害到客人!”

乐松点头笑道:“放心便是,不会伤到任何人,如若不放心,你叫所有人都躲屋里去!”

在这一刻场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那震撼的一幕令所有人都生生停住脚步,甚至连动都不敢稍动一下。

陈天明仅仅是自己慢了小半拍,乐松的御剑术已然动,他当机立断转守为攻,身形恰似陀螺急朝上飞转,同时周身成百上千只莹亮蝴蝶飘然而飞,靠着“醉蝶狂舞”地无上身法,在幕天席地的剑芒缝隙中趋闪躲避,直如游鱼。

乐松左手剑诀不住变幻,口中低喝道:“疾!”苍虬古剑感应主人意念,蓦然盘飞半圈,如扇子般散开,幻化出九束青色电光,尾随陈天明扶摇直上,如附骨之蛆紧追不舍,转眼逼近。

陈天明尽管眼里看不到苍虬古剑,可灵觉洞彻若明,清晰映出仙剑轨迹。他明白自己再快也是快不过御剑术,闪躲绝不是办法,惟有正面硬撼。

眼看苍虬古剑追到丈许开外,陈天明手中烟云旋转下划,劈斩出一道柔和剑气,“当”的撞击在仙剑锋刃上,苍虬古剑轻轻一颤,只缓了少许又再鼓劲追至。

陈天明得这一丝喘息之机,身躯倒翻以头朝下,眼睛正对着呼啸袭来的仙剑。他左拳二次催动真气,轰然打出一股狂飙,狠狠撞向苍虬古剑。

拳风剑光交错激撞,暴出一声闷响,苍虬古剑劈裂重重罡风脱困而出,陈天明的拳劲虽说不能阻截分毫,但这结果早在他的预料中,此法也只为拖延少刻时间,此时烟云之中真气积聚至盈满,不停出“丝丝”清镝,一式千流百转,陈天明身形飞转,手中烟云舞荡出缕缕华光,把全身紧紧卷裹在内。

在乐松强大剑势激之下,陈天明亦倾尽全力,体内真气汩汩涌出流转各处经脉,眼下他为抵御乐松的御剑术尽起真气,耗费真元。

“叮叮叮叮”

清脆地仙剑撞鸣之音煞是动听悦耳,仿若梅花磬竹一般,苍虬古剑在乐松驱动下虽说无孔不入,但终究力竭。

陈天明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烟云直探而出,高歌猛进,“铿”的一记清越激鸣,那抹恍若星辰般的银色剑瀑击在苍虬古剑之上,他丝毫不给乐松续招的机会,鼓啸一声,淳厚浩大的剑芒蓦然大亮,隐约之间,剑鸣大作,龙呤鹤唳响彻天地,瞬间撕裂了九束青色电光,终于破去落霞伏魔诀。

一击之后,两人皆倒飞而回。

陈天明强自压下翻腾的气血,不顾身上被苍虬剑气割破的几处伤口兀自汩汩渗出鲜血,嗤然讥喝道:“哈哈,老贼道,就你这个下三滥的剑技,焉敢自称上品?你也不怕吹牛风大闪了舌头,你峨眉派看来也不过尔尔,落霞伏魔诀?哈哈,简直就是笑话,我看还不如改称为落霞杀鸡屠狗诀算了!”

乐松收回仙剑,见自己的成名绝技被破,又见陈天明蔑他无能,心中无不恼怒,要不是自己一时大意,也绝不可能一败如斯,此刻被陈天明一通抢白,连消带打气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只用手指点着陈天明道:“你……你……”此时他即便满腔愤懑也无力泄愤了,他体内的丹核空虚黯淡,因为刚才那一击已经耗去了他将近大半的真元力。

陈天明见乐松被自己呛的无言以对,郁闷的心头微感畅快,嘿嘿笑道:“老贼道,你是在施展什么杀人无形的指法么,怎么我一点皮肉痒痒都没有?”

这时,一声低沉的啸声远远传来,所有人都不禁抬头远远望去,都纷纷猜测起这个人未到,声先至的人到底是谁?

吕颖脸上一喜,她已经听出这声音是谁了!小说整理布于

很快,第二声啸声连绵而至,低沉的萧音仿佛是夏夜的闷雷,沉闷地叫人心悸。

陈天明心中不禁开始警惕起来,他已经从啸音中判断出这个人的至少是有金丹期以上的修为,目前来看,肯定是敌非友!

随着滚滚而来的啸音越趋越近,一道仿若流星般的身影划破黑夜,从千米高空直落而下,好似苍鹰扑击长空,度快若闪电。

陈天明心中一惊,身形快后退十数丈远。

“轰隆”

一声巨大的爆响,陈天明原先站立的位置,已经面目全非,一个深达数丈的深坑宛然在目。

场内人人变色,所有人都无声相望,甚至连呼吸都感觉难以正常,今日接二连三的上演着震撼的一幕幕,早已令这些宾客们吓得胆颤心惊,有些神经承受能力稍稍薄弱的,已经昏迷不省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