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七章 死域前行

小说: 异脉神修 作者: 一古 更新时间:2015-01-26 06:03:21 字数:2095 阅读进度:247/478

“怎么会这样?”陈天明心中一惊,昨日那般压抑的感觉又再次弥上心头,一旁的辟邪也不禁昂起了脑袋,大眼游望四伏,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

趴在辟邪头上的小乌龟更是直接将小脑袋缩进了龟壳里,失去了往日的活路。

看到此番情景,陈天明愈地肯定心中所想。

“难道这个鬼地方能够覆盖这么大范围?”陈天明粗略地计算一下,自己往西南方向一连走了数十了,虽说是绕道而行,但是想来也只会距离昨日的那块区域越来越远,可是现在的问题却完全出了逻辑范畴,难道说那块死域真的可以覆盖上几百里?

陈天明思索片刻,心中已经所有计较,他继续带着辟邪朝西南方向前进:“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这里有危险,难说极寒之地就没有危险,就算退出江山社稷图,也只能避得了一时,难道以后有危险,自己就选择一味地逃避?这绝对不是陈天明的性格。

时至午时,陈天明不敢多做停留,干脆坐在了辟邪身上,让辟邪带着自己跑,这样,自己的灵觉也可以时刻保持警觉,一连出了七八十里,周围的瘴气渐渐浓密起来,那股压抑的感觉愈加地弥上心头,甚至可以让人有丝丝胆寒。

陈天明已经飞起试过了,这片森林的上空弥漫着一种不知名的烟瘴,甚至对修真者的灵识都能产生影响,为了不被动,陈天明还是选择了在地上前行,这样凭借着辟邪的灵活多动,加上自己的警觉,可以避开一些危险!

这片森林的湿气很重,周围有些草皮甚至都腐烂掉了,而且行了大半天,陈天明也现了一些沼泽中,零星地漂浮着一些大型动物的尸骨。

林木密集,枝叶葱郁繁密,将天空中的阳光都遮住了,只有丝丝阴暗的光线透过烟瘴,恍恍惚惚,时隐时现!

时至傍晚,原本恍恍惚惚地光线也暗了下来,陈天明心中的不安愈加强烈,抬头望天,只有满天的漆黑。

没过多长时间,整片森林完全被黑暗覆盖了,天地间漆黑一团,这是绝对的黑暗,仿佛凝固了一般,万籁寂静。

陈天明拍了拍辟邪的大脑袋,轻轻唤了声:“辟邪,我们休息会儿吧!”

辟邪低呜数声,陈天明明显地感觉出辟邪声音中的不安,陈天明强笑一声,轻轻地抚了下辟邪的脸腮:“放心吧,我们小心一点就是了!”这个时候,一直缩在龟壳里的小乌龟也探出小脑袋“咯唧”“咯唧”地叫了几声!

陈天明将怀中的小乌龟放在辟邪大脑袋上,从辟邪背上跳了下来,盘膝坐下:“辟邪,你帮我护法,我恢复一下!”长时间的将灵识散布四周,陈天明早已经疲惫不堪了,身处险地如果不能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无疑是给自己增加危险的几率!

辟邪听话地在一旁伏了下来,一双大眼炯炯地盯着四周,小乌龟也伸着脑袋旋望着。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陈天明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已经完全恢复了,伸展了下手臂,他走上前,拍了拍辟邪的脑袋,说道:“辟邪,要不我们就在这里过夜吧,有危险的话,我们也能够反应地过来!”

辟邪低呜两声,大头猛摇,还上前衔住陈天明的衣摆拽了拽!

陈天明笑道:“好吧,好吧,我们趁夜赶路,早点离开这个鸟地方!”他望了望漆黑一片的死域,喃喃道:“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我也呆够了!”

从手镯中拿出昨日留下的几颗烤熟的菌菇丢给小乌龟吃下,陈天明又带着辟邪趁夜而行。

天地黑如浓墨,深邃幽远,虽然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对陈天明和辟邪来说却没有什么,对周围的一切,他们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层层烟瘴,浮着兽骨的浮沼泥烂的草地……所有一切都能够尽收眼里。

突然,陈天明心中一动,鬼魅般的闪出百米,度快得不可思议,伸手一抓,迅从手镯中拿出烟云仙剑,剑长七寸,烟云过处,四周立现流光!

“轰!”

烟云仙剑准确无误的射中空中的一点红光!

贯入真气的烟云威力惊人,一声巨响,暴出大片银芒,红光带着哀鸣斜飞高空。

“呜……嚯嚯嚯……”四周带起一道道尖利声啸,仿佛风吹过树洞时出的鬼叫声。

“嗷吼!”辟邪一声咆哮,全身的毛倒竖,全身赤红地毛如火焰般跳跃起来,火红的大尾巴也如菊花盛开般斜翘着。

“嗖!”小乌龟的小脑袋一下子缩进了龟壳之中,只余下四肢露在外面紧紧攥着辟邪头部的皮毛。

陈天明感到一股杀气扑面而来,好像被千万支钢针刺中,忍不住连退数步,暗自运足了功力,剑体星芒闪闪。

“何方鬼怪,藏头露尾,给老子滚出来,否则我不客气了。”陈天明大声厉喝,举剑绽射出一道剑气,犀利的剑气将前方的泥烂的草地斩开一条深壑,一株挡住视野地数人合抱的大树“哗啦啦”倒下!

不一会儿,前方的林中出现几十点红光,而且以分散队形穿梭,一个个身影渐渐显露出来,他们身材魁梧,猿头人身,背弓带矛,动作灵敏之极,几乎没有触动沿途的枝叶,只听到“沙沙”的脚步声,轻盈而快捷。

“猿人?我的太阳!我眼没花吧?”陈天明眼皮一跳,没想到在江山社稷图中的一片死域森林里,居然看到了人类进化的始祖了!

这些猿人明显就是来者不善地,那双双盯着陈天明和辟邪的眼睛里露出丝丝凶戾的红光,明显也不是好惹的对象!

“嗷吼!”辟邪赶上两步,几个跃步就到了陈天明身边,它死死地盯着不远处地那些猿人,只要对方稍有动作,它就准备冲上去撕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