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十一章 大战九头鸟

小说: 异脉神修 作者: 一古 更新时间:2015-01-26 06:03:42 字数:4665 阅读进度:271/478

伴随着凶狠的撞击巨响,影子九头鸟出了凄厉的悲鸣,如一个重磅炸弹一样,竟然被生生砸入木质平台。

悬飞在半空中起起伏伏地九头鸟仰天一声嘶鸣,一股股死气从它的身上喷勃了出去。

只见眨眼功夫,影子九头鸟就开始散化开来,幻化身体再次变成一股黑黝黝地死气,又化为一团可怖的旋风悬浮而上,经过快重组,一声惊鸣,黑色如漆地九头鸟再次从那死气弥漫的旋风之中冲飞而起,身上的气势无一丝变化,即便经受了陈天明如此重击,都没有一点损伤!

“幽冥不死召唤!”陈天明的目光从影子九头鸟身上划过,死死盯住那悬飞在半空中的九头鸟,可以说这九头鸟就是一个本尊,一切召唤的枢纽,只要将这个本尊九头鸟干趴了,估计这个召唤出来的也只是一个花架子!

明白了这个道理,陈天明嘴角轻扬,醉蝶狂舞的身法让他身形影影绰绰,看起来无比的虚幻。

本尊九头鸟的进行着魔法攻击,闪电,火焰,风刃疯狂肆虐,无尽的死气汹涌浩荡,令整个平台中光雾阵阵,碎屑冲天。

可陈天明的身体却如穿花绕柳一般,所有的攻击靠近他的身周不是被弹出去,就是被他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绕过。

可怕的九头鸟所施展的攻击生生将木质平台削去数丈,在原地出现一个个数丈大小的深坑,就仿佛月球表面的陨石坑!

陈天明正在等待机会,因为九头鸟也不乏智慧,它总是让一切需要近身攻击,或者肉搏的招术,让影子九头鸟来挥作用,而它却是远远躲避着,施展一些辅助的攻击扰乱陈天明的身法。

陈天明目光烁烁,浑身上下爆着幽蓝翠绿亮色气芒,光质地蝴蝶翩然而飞,交替闪耀着地光华如光罩一般将所有攻击阻挡在外。

“轰轰轰……”

一直攻击不下,那本尊九头鸟也渐渐失去了耐心,八个小头不断激着黑色闪电,还有火球,风刃!平台之上电闪雷鸣,轰鸣不断,狂暴的攻击足足进行了半刻钟才停下,现场已留下一个方圆一百五十丈,深足有八丈深的巨坑,如果再这么下去,估计这个平台就要被炸穿了。

远处众多树洞人和黑大巫还是第一次看到九头鸟狂暴时候所出的威慑手段,这破坏力竟然这么强,顿时传出阵阵惊呼。

陈天明虽然看起来好像一直被九头鸟和那只召唤出来的影子九头鸟压制着,不过在如垒壁的防御下,他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此刻他悬飞而上,离地一尺处地虚空而立,冷冷的扫视着空中的两只九头鸟。

“嗷……桀……!”

“嗷桀……嗷……!”

失去耐心的本尊九头鸟目光看起来似乎极为暴躁,甚至有些烦躁不安了,与影子九头鸟双双齐鸣,同时挥扑着十数丈长的羽翼,从不同的角度向陈天明攻击而来。

“哼!终于忍不住了吗?”陈天明冷哼一声,目光闪电般游动场间,体内的两颗丹核开始疯狂运转起来,如果单独来说,这个九头鸟实力也仅仅和陈天明处在同一档次,可是如果再加上那神秘莫测的幽冥召唤,就容不得他有半点轻视了。

老招术,虽然已经处于狂躁地状态,但是本尊九头鸟还是让影子九头鸟打前锋。

一股股死气如潮水般涌动,影子九头鸟低嘶一声,那宛若金铁的尖长鸟喙如一把利刃直戳陈天明胸口,同时十数丈长的羽翼像把扑扇一样挥击而下,那阵阵罡风,换成任何一个普通人都会被瞬间拍成肉泥。

可陈天明手中的烟云,光芒蓦然一涨,犀利地剑气从陈天明手臂一直延伸到了全身,堪堪顶住那鸟喙地重击,同时他那身体如彗星划过虚空,移行换位的度带起一道璀璨夺目的尾光,那恐怖的巨力从脚底卸出,“轰”地一记闷响,陈天明脚下的方寸木质平台顿时化为碎末。

正当陈天明一力之竭,后力未之时,那本尊九头鸟似乎也看中了机会,八个鸟一同嘶鸣着朝陈天明扑了下去,那秃头上斗大眼睛寒光闪闪,慑人心魂,这度实在太快了,带起巨大的轰鸣声,就像一架波音飞机从脑袋上一寸的地方滑过,猛烈的劲风吹的地面木屑飞扬,形成一股狂暴的旋风!

“哼,早就等着你了!”陈天明见本尊九头鸟果然来袭,不禁心中冷笑,蓦然抬,双目爆射两道精光,虽然本尊九头鸟来势汹汹,他也不敢硬捍,然而他的醉蝶狂舞身法却是让他的身体呈九十度弯曲起来,如一道幻影,脚下方位一踩,人已经闪到了一侧,躲避过两记威力绝伦的羽翼攻击后,他手中的烟云已经出手了,此刻烟云悬浮在他手掌前一寸处,银光熠熠就恍如九霄之光遍洒虚空。

驭剑术!

“杀!”陈天明大喝一声,左手微掐剑诀,手中的烟云化为一道迷蒙地流光冲击而上,带起无边的剑气甚至让四周的空间都产生了短暂地破碎。

威力十足的一剑,犀利无匹的剑光将整个平台都照地恍如白昼一般,似乎整个空间内除了剑气,只有剑气!

本尊九头鸟一击不中,秃边上的八个小头已然暴鸣,它也知道上当了,那最边侧地两个小头已经现陈天明脚下步伐的变幻,也现了那犀利无匹的剑芒,但是一切已经晚了!

就当本尊九头鸟心急火燎地想要抽身而退闪避这剑芒的时候……

“噗!”“噗!”璀璨地剑芒狭带飞出两颗鸟,激起一道迷漫地血雨喷洒如注。

本尊九头鸟一声凄惨地痛鸣,晃晃悠悠似乎有跌落地迹象,而陈天明已经身体欺近腾空而起,冲上十丈高空,利用那短暂的滞空时间,如一道光影一般快飞闪而过,瞬间便冲上了九头鸟的脊背。

他一手狠狠攥住了九头鸟背脊上的羽翼,九头鸟的羽翼果然如金刚造地一般,抓住的时候,就感觉抓上了锉刀。

右手驭剑诀虚空一引,烟云滴溜溜地倒转而回,陈天明伸手一抓,烟云入手,那血肉相连的感觉让陈天明不禁大笑着狂喝一声!

“蓬!”烟云爆射出骇然的光芒,如炽热地火焰跳跃在剑锋之上。

“噗!”“噗!”

一剑挥出,又是两颗鸟抛飞而出,鲜血汩汩喷涌地漫天漫地,将陈天明裸露地上身都染上了一层血衣。

九头鸟痛的又欲咆哮,翻腾。

那黑影九头鸟早在本尊九头鸟被割去两颗鸟时,就已经能量开始紊乱起来了,现在又经陈天明一剑削去两颗鸟后,那黑影九头鸟直接软瘫在了地上,也跟着翻滚起来,瞧其模样,也似极其痛苦地样子。

远处,所有的树洞人纷纷大哗,他们都被吓坏了,被誉为神明地九头鸟居然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人,接连砍去了四颗脑袋,瞧那痛苦无力地样子,似乎连命都被那人抓在手中一样!

一些黑大巫更是已经被吓得脸色惨白了,那好似树皮一样的皮肤紧紧纠结在一起,不过他们并没有逃跑,他们明白,就连九头鸟都敌不过的人,他们逃跑会有用?

等待他们的将是无情的杀戮……

“砰!”陈天明一脚重重地在九头鸟背脊上一踏,幽寒真气直接从脚底灌出,将九头鸟背部冻结上了一层厚厚地蓝色玄冰。

九头鸟的身体蓦然一沉,受了重伤了九头鸟似乎已经无力继续飞了,秃直挺挺地竖着,那双原本寒光烁烁地眸子居然开始有些浑浊了。

而它剩下地四个鸟依旧在怒鸣着,九头鸟挣扎着快冲上了高空,庞大的身躯不停地歪晃着。

“还不服?”陈天明冷笑,伸手抹了一把溅在胸口的血迹,在胸口留下五道血痕,他心中暗赞道:“果然强猛,受了这么重伤,竟然还这么倔强!”

观战地黑大巫和树洞人都看的暗暗咂舌,一个血肉之躯的人类,竟然生生将神明一般地存在折磨成这样,实在有些骇人听闻。

“不服,那就再来!”陈天明一手紧攥着九头鸟的钢翎,另一只手持剑斜指南天,不过这一次,他的眼中隐隐有血红之光闪烁,杀气弥漫而出。

他准备下杀手了!

九头鸟那高大的秃悲鸣两声,感到从自己背上传下森寒的杀气,它甚至闻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

一番较量,陈天明已经没有那么高的兴致了,他只想快结束这战斗。

“啊!”陈天明一声大吼,手中烟云再次耀射出璀璨强光,吞吐出一道丈许长的森然剑芒。

“唰!”他极尽全力将长剑猛刺进了九头鸟的背脊,那宛若钢翎,刀枪不入的黑色翎羽就这样被贯穿出一个血洞。

汩汩地鲜血如小泉一样,从陈天明脚下喷涌而出,将他的裤子都给浸湿了。

“嗷桀桀……”疼痛刺激地九头鸟昏暗地眼睛再次大睁,小山般地身躯剧烈疯狂地扭曲起来。

陈天明一咬牙,手上贯上真气用力一搅,而后拔剑快从九头鸟背上飞跃而下。

一片血雨喷洒而下,九头鸟背脊上的大洞,鲜血汩汩而淌,那秃抽搐着在空中凄厉地惨叫着,不断翻腾……

最终,那小山般的身体从空中轰然摔落,而那只被召唤出来的影子九头鸟也化为一团死气消散无踪!

今日与九头鸟这一战,并不是说陈天明的实力有多么的强,主要是九头鸟招惹上了不该招惹的人,更何况被陈天明偷了机,如果像一初那样由影子九头鸟攻击,它从旁辅助的话,陈天明也没有这个机会近得了身!

陈天明持剑一步步朝九头鸟走去,目光森寒冰冷,看着重伤倒地的九头鸟仿佛只是看着一具冷冰冰地尸体罢了!

九头鸟艰难地睁开眼睑,无力浑浊的目光死死盯着陈天明,用炎黄语言,用微弱而凄厉地声音叫喊着:“还我儿……为,为什么要害我儿……”

悲天恸地的声音令陈天明嘎然止住脚步,眼中的冰冷渐渐消去,面对一个作为母亲地九头鸟,为子居然不惜丧失性命,他的心也不禁一暖!

“唉!”微微叹了口气,他还是缓缓步了过去,只是手中的烟云已经被他悄悄收摄了起来。

“我没有害你的孩子,你留下的孵蛋并不是我砸烂的!”陈天明靠了上去,伸手轻轻抚在九头鸟有他人高的秃上。先前他说什么九头鸟都不信,但是现在事到如今,九头鸟也知道,眼前之人已经没有必要再去欺谎它了。

九头鸟的眼睑内滚出两颗拳头大小的血泪,不甘,不屈,后悔,在这一个做“母亲”地身上完全演绎了出来。

陈天明从没有一刻如这般感觉到心底的难受,即便受到身死地重伤,他也没有眉头皱一下,可现在,他不仅感到了心酸,更觉得心中升起一股负罪感,浓浓地负罪感令他心动说不出的揪心,说不出的烦闷!

“你别动,虽然你受伤很重,但也不是没得救!”陈天明看着九头鸟郑重道,他翻手取出一个白玉瓶,将其中的翠绿药丸一股脑地全部抛入九头鸟的尖喙之中。

淡淡地氤氲从尖喙地缝隙之中荡漾而出,浓烈的清香充斥着周围,九头鸟仿佛突逢甘霖一样,缓缓地阖上了眼睛……

陈天明转过身,目光里冒出森森地寒光,直视着远处几十名黑大巫,那些黑大巫,包括树洞人,所有人都早已跪下了,而其余普通的树洞人都被陈天明的雷霆手段吓坏了,不住的叩,呼天喊地!

陈天明微微皱眉,这要他灭人家全族,他倒是也做不出来,不过几名罪魁祸却是一定要整治的!

快走了过去,陈天明目光如电,快扫过那些跪伏着的黑大巫,同时身体轻盈地飞转腾挪于那些树杈之间,眨眼功夫,就有十几个黑大巫就被他抓于手中,拎小鸡一样拎着丢上了平台。

“砰!”“砰!”……那重重地摔砸声,陈天明仿佛摔死狗一样,根本不拿那些黑大巫当人看。

那些摔上平台的黑大巫痛叫地倒在地上蠕动着身体,仿佛经这么一砸,整个身体都要散架了一样,有几个更是直接被砸昏了过去。

这声音落在另外一些黑大巫耳朵里,仿佛万蛊噬心一样难受。

陈天明从一个树杈上一跃上了平台,望着那些死狗一样的黑大巫,冷笑起来:“先前你们这些人不是诬蔑老子,鬼叫的最凶吗?再叫啊!”

“砰!”陈天明抬起一脚狠狠地踢在了脚边一名黑大巫的胸口上,只见那名黑大巫的胸腔直接整个凹了进去,并且从他的口中大口大口地往外吐着碎肉,陈天明一脚已经将他的胸腔都震碎了,那黑大巫七窍流血,至死都不敢抬眼看一下陈天明。

所有人的禁住了呼声,包括那些死狗一样,倒在平台上痛苦地蠕动着身体的黑大巫,全都恐惧地望着魔神一般的陈天明,那种恐惧深深地印在了他们心头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