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十五章 你不配

小说: 异脉神修 作者: 一古 更新时间:2015-01-26 06:03:56 字数:3232 阅读进度:295/478

京城,人文政治的中心,政治的气息特别的浓郁。

陈天明还是将辟邪和小乌龟安置在了江山社稷图中,毕竟辟邪的样子实在太过惹眼了,带在身边,很容易就惹来人群的围观。

走在京城的街道上,陈天明买了许多的备穿的衣服,像他这样的穿衣损坏度,也着实快了点。

很快,陈天明就来到了萧家庄园,那个被毁坏的庄园,现在又重新盖了起来,而且焕着崭新的气息。

像萧家这样的财大家族,区区一个庄园被毁掉,也说不上是大的损失。

崭新的别墅,在阳光下闪烁迷样的光彩,就连风格也和当初的萧家大庄园迥然不同,现在完全是一副古典园林的建筑,小桥流水,八角宫殿型别墅,一派皇家气派。

陈天明如入无人之境,走在萧家大庄园里,那种高贵的皇家气派还是令陈天明不由对这个庄园多看了两眼。

“请问萧放在吗?”陈天明蕴含着真气的一喊在庄园内回荡开来。

“谁?”

“是谁?”

……

一时之间,整个萧家庄园沸腾起来,从各个角落涌出大群的黑衣保镖,很明显,当初那一场大的动荡,让萧家对家里的防御看的更加重了,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跑到陈天明所在位置的保镖就不下七八十个。

陈天明淡淡地一扫这些黑衣保镖,丝毫未将这些人放在眼里,这些人只不过是普通人而已,顶多是练过两年的格斗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保镖即便人数再多,也是不够看的。

陈天明丝毫未把这些将自己包围住的保镖放在眼里,他负手而立,又喊了一声:“请问萧放在家吗?”

“你是谁?”一名看似管家的老人从那间八角古典别墅里走了出来,看到陈天明顿时一惊:“是你?你,你怎么又来了?”

陈天明看着这名老人,淡然一笑:“为什么我不能来?难道那些牛鼻子能来,我就不能来?”他话语中暗含讽意,在他想来,峨嵋派不是尼姑就是道士,和牛鼻子是脱不了干系的。

“你,你等等!”那老人伛偻的身躯赶紧转身走进了屋内。那些将陈天明围住的众多保镖一时间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干什么了,在他们看来,那名老人很显然是认识眼前之人的。

很快,细密地脚步声从别墅内响起,其中一个脚步非常的轻健,仿佛脚下不着力一样。

“是你!”来人正是萧晓的奶奶,也是吕氏集团的真正掌舵者,吕颖。

吕颖眼中闪过一丝惊慌无措,但很快就镇定了:“你来是找萧晓的吧?”

陈天明并未答话,只是注视着吕颖,等待着吕颖下面的话。

“萧晓不在了,已经跟着乐松长老去了峨嵋派,我劝你也不用去找她了,能够去得峨嵋派修真,是萧晓莫大的福分!”在吕颖看来,让自己的孙女与古淳风联姻,也只是一种达到目的得手段,真正的目的就是让萧晓能够进入峨嵋派修真。

陈天明心中很是理解,吕颖其实和禹阔天都是一路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家人,不惜一切地寻找出路,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要称呼你什么?是叫你奶奶,还是……”

“不用了!称呼什么都无所谓!”吕颖心中有些苦涩,其实他心中也有些后悔,原先她以为陈天明就是一个陈氏家族的遗子罢了,却没有想到陈天明居然有那么高的修为。

陈天明现在其实也可以算得上是陈氏家族的族长了,完全有权利让自己指定的人一同修真的。

直到现在,在吕颖眼中,陈天明不管修为如何高,她还都只是把他当作是一个家族里的直系子裔罢了,她倒是没有想过陈天明会有一番特殊的奇遇才会有的今天。

“听说你把乐松长老的徒弟抓了,我这个做长辈的在这儿还是奉劝你一句,快些把人家徒弟放了吧,不管怎么说,你们陈氏一族就留你一人了,可别冲动行事……现在峨嵋派全天下正在找你,如果你为萧晓好,也把他放了吧,毕竟他与萧晓也算是明媒过了!”吕颖叹息一声说道,她也不想看着陈天明就这么与峨嵋派对上了,因为在她心中还是知道,萧晓的心中,其实还是只有陈天明一个。

听到“明媒”这个词,陈天明神情明显一滞,接着恼怒道:“放屁!只要不是拜过堂,就什么都不算!萧晓不是你们的事物,不是让你们为了什么目的,而来施展抱负的东西!你算是什么长辈,你不配拿萧晓与我说话,因为你从来就不知道萧晓心里想什么,你所知道的,就是拿萧晓去交换你所谓的家族依托!”

吕颖面对陈天明一连串的责难,半天都没有回话,神情有些落寞,确实,因为萧晓的关系,他们吕氏一族与峨嵋派这种修真界的大派牵上了蛛丝关系,可是却牺牲了萧晓的一生幸福。

家族与亲情到底是哪个更重要?吕颖自己也很迷茫!

不过很快,吕颖就从迷茫在清醒过来,她反驳道:“我为萧晓安排的路,是普通人一辈子做梦都想不到的,虽然她现在不理解,但不要紧,时间长了,她自然会理解为这个当***苦心!”

陈天明与吕颖的对话,那些周围的保镖都听不明白,既然知道了萧晓的下落,陈天明也懒的再与旅游罗嗦,转身就朝大门走去!

陈天明一动,那些保镖立马也反应过来,赶紧将包围缩紧了。

“滚开!”陈天明目光一冷,低喝一声,从他身上迸射一圈强劲的气流,那些黑衣保镖刚刚靠近,就被排山倒海的气流推得站立不稳,向四面摔去。

“让他走!”

背后传来吕颖的喊声,陈天明头也不回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拉开大门走出了萧家庄园。

一条商业街上。

陈天明身上飘忽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所有的行人走过陈天明的时候,都不由回头多看他两眼,而他身上的冷意,也不仅让许多人都躲开着他行走。

陈天明想着心中的所想的,插在裤袋里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他低着头,对周围射来的惊异目光全都毫不在意。

忽然,他抬起头,看着身侧的一家“宫廷式”饭店,饭店外迎宾小姐站了一排,宫廷服饰将这些迎宾小姐装扮地别有一番豪奢味道。

“紫竹轩!”陈天明看着那彩灯结扎的几个大字,默默念道!心中却是回想起了,当初和萧晓一起在这家饭店吃饭的情景,那一次也是自己对一个女孩子第一次放开心扉的日子,自己将那龙纹玉佩亲自挂在了萧晓的脖子上……

爱的印记,永远是那么的铭刻!

……

出入紫竹轩大门的客人非常多,车辆更是将两侧的停车场全部停满了。

不知不觉,陈天明一个人走进了紫竹轩的厅堂,从一侧立即走上来一名身材高挑,容貌甜美的迎宾小姐,这小姐用甜美的声音对陈天明询问道:“先生,请问有没有预订?”

陈天明看了一眼这名迎宾小姐,茫然地摇了摇头。

那迎宾小姐见陈天明这种表情,自己也是一愣,但随后,出于职业,她还是笑着问道:“那先生几位,我给先生安排一个雅阁?还是先生喜欢大厅?”

陈天明摇了摇头,目光看上了上二楼的楼梯,说道:“我要上你们这里的‘风熏舫’包间!”

“风熏舫?先生你稍等,我给您查一下!”那迎宾小姐笑了一下,就翻开手中的订餐薄查阅起来,很快,那小姐有些歉然地对陈天明说道:“不好意思先生,你指定的包间已经被人订走了,是否给您换一个?”

陈天明也不多话,直接翻手取出一沓炎黄币,足有两万多,说道:“不换了,我就要这个风熏舫,你给我安排!”

那迎宾小姐吃惊地看着陈天明手中的炎黄币,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出手如此阔绰,而且性格这么执拗,为了一个包间,就肯花这么多钱。

“怎么?我的钱是假的?”陈天明淡淡地瞥了那迎宾小姐一眼,接着说道:“找你们张经理给我安排!”他将钱塞入那迎宾小姐的手中,头也不回地就向二楼走去。

风熏舫在紫竹轩二楼,是当初陈天明和萧晓一起吃饭的那个包间,也算得上紫竹轩内一个上档次的包间了。

二楼的成设并没有太大变化,来到那风熏舫的包间内,陈天明还是坐到了那个当初自己坐的位置,静静地看着那个萧晓以前坐的地方,想的出神了……

“抱歉!”

一个声音打断了陈天明的沉思,陈天明回过神来,向包间外看去,门口正站着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正是当初那个招待自己和萧晓的张经理。

那张经理的神色有些惶恐,手中正抓着陈天明塞给那迎宾小姐的一沓炎黄币。

“张经理!有事情吗?”陈天明淡然一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