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第九章 沉渊

小说: 异脉神修 作者: 一古 更新时间:2015-01-26 06:04:32 字数:3254 阅读进度:349/478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滴滴答答地声响仿佛轻钟击鼓,令人舒爽!

寒梅地清香夹杂着徐风吹进百草屋中,把屋内都染上了一股淡雅的清馨。

禹玉趴在窗户口,怔怔地望着屋外那株寒梅树摇曳地风姿,心思早已不在……

“小玉,你在想陈大哥吗?”璇玑轻轻地走到禹玉背后,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禹玉回过神来,静静地回头看了璇玑一眼,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璇玑,你又取笑我了,只是,那坏小子去了两天了,不知道怎么样了!”

璇玑信心一笑,上前轻轻搭上禹玉地秀肩:“放心啦,婆婆都说陈大哥的修为已经不再我师尊之下了,一定没事的!”

禹玉看了璇玑一眼,只是勉强笑了笑,轻轻站起身来,说道:“我们去房间看看萧晓姐姐怎么样了!”说着,便往内屋走去。

看着禹玉略显萧条地背影,璇玑也只能苦笑一下,也跟着走进内屋。

现在的内屋略显的有些拥挤,小小地一间茅舍中,摆放着三张床榻。

一张是原本药婆婆睡的,药婆婆依旧躺在床榻上,原本略显苍白的脸已经好了不少,至少已经不像两天前咳嗽吐血那么厉害了,对于自己的医术,药婆婆还是非常有把握的。

而屋舍之中另外两张卧榻上,睡着的也不是别人,正是重伤的萧晓,还有静易师太。

静易师太因为伤势过重,又因为照顾萧晓,拖延了最佳地疗伤时间,现在伤势已经进了脏腑,若非药婆婆的医术神效,估计一身修为也要就此废掉了,此刻静易师太静静地躺在卧榻上,头顶正中,扎着一根金针,这是定神针,可以让人心神静宜,不受惊扰。

而最外侧的一张卧榻上,萧晓的脸色也已经恢复了正常,为了救治萧晓,药婆婆不顾自身病重,亲自起身,用金针贯通了萧晓奇经八脉,这奇经八脉也不是那么好贯通的,若非萧晓吃了菩萝果后一身灵气无处外泄,这奇经八脉也很难打通,不过这也是一个契机,药婆婆通过这些灵气,不禁让萧晓奇经八脉皆通,使得这些灵气可以作大循环,更是让这些溢出体外的灵气也没有浪费一丝一毫,她利用特殊的功法,将这些原本要飘散了的灵气收摄为己用,使得自己原本伤重的身体也好了不少。

看到禹玉和璇玑两人进了内屋,药婆婆抬起双眼看了禹玉一眼,自然从禹玉的神色上猜中她的心思,不禁微笑道:“傻孩子,过来坐!”药婆婆轻轻拍了拍卧榻床沿,为了能够多加两张临时床,屋内能搬的东西都已经搬到了前舍去了。

禹玉挤出一丝笑容,快走到药婆婆的卧榻边坐下。

药婆婆轻轻抬手抚摸了一下禹玉的秀,说道“孩子!你对婆婆救治那臭小子的心上人没有意见?”

禹玉扭头看了一眼还未苏醒地萧晓,然后对药婆婆轻轻一笑,摇了摇头说道:“婆婆,我不会有意见的,只要那坏小子过得平安幸福就比什么都好了!”禹玉这番话说的极为动情,如果是陈天明在场的话一定会觉得非常讶异,因为此刻的禹玉已经比从前少了活泼好动,反而变得有些多愁善感了。

“傻孩子!”药婆婆用手轻轻梳理了一下禹玉额前刘海,叹息一声,说道:“那小子就跟无华那老不死的东西一样,就会到处沾花留情,而你……却像婆婆一样,傻里傻气的,傻的可爱啊!”药婆婆抿嘴苦笑起来。

禹玉也从没见药婆婆这样过,虽然与药婆婆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她心中也着实将药婆婆当作了自己的亲人一样看待,但至今为止,她也是第一次见药婆婆当着她的面说出自己的心事。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这是药婆婆说的话。

对与这番结论,禹玉也只能报以一声苦笑,而站在一侧的璇玑也只是轻轻抿嘴一笑,对于这些男女情事,她还是知之甚少。

“嗯哼……”就在这时,卧榻之上萧晓出一声呢喃声,顿时引起了屋舍内三人的注意。

药婆婆扭过头向卧榻上的萧晓看去,脸上轻笑一声:“这丫头也快醒了,吸收了这么多灵气,又贯通了奇经八脉,这丫头得到的好处可不少啊!”

禹玉的眼睛早已注意到了萧晓,她还清晰的记得两天前,陈天明面对着重伤难治的萧晓,那紧张而又着急的神色,让她怎么都难忘记,那个时候她就在想,如果是自己受伤了,陈天明会不会也这么在意她?

轻轻甩了甩头,似乎要将心中的烦闷甩掉,她站起身,轻轻地从卧榻边的铜盆中绞干一块湿布,轻快地走到萧晓的卧榻侧,俯身为萧晓擦拭了一下脸颊,同时目光也看向了萧晓那仿佛不食人间烟火般,可爱俏气的脸。

萧晓长得很漂亮,而且漂亮之中还透着一丝令人一见就会喜欢上的可爱灵秀。

看着容貌不比自己差的萧晓,不知为何,禹玉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笑意:“坏小子的眼光不错……”

看着禹玉这般样子,卧榻之上的药婆婆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心中感叹道:“这感情之事不可勉强啊,缘这个字,实在让人难摸透!”

……

断剑石林,再次踏足到这个地方,陈天明又一次感觉到心中那奇怪的呼唤声。

定了定神,心中想到萧晓已经得到了救治,陈天明心中不禁也放下了一块大石,不过想起当时禹玉那无助地眼神,他的胸口又开始翻搅起来。

“唉,烦啊!真***烦!”陈天明懊丧地甩了甩头,挑了一块断裂地石头剑柄处靠着坐下。他不急着进入断剑石林的深处沉渊之中,只想等心好好定定,凭他现在这般紊乱的心境,便了下了沉渊,估计也要栽那。

这一坐就是一天,白天时候,剑石林立的地方到处都是飘荡着的雾气,湿气很重!不过,一到晚上,周围的景色不仅变得清澈起来,月圆当头,只是没有星星映衬。

看着一根根光滑地,每一柄断裂的石剑,光光石质剑柄就比他的人来得高大。

郁结在心中烦闷也抚下了不少,苦笑了一下,陈天明站起身来,轻轻掸了掸身上沾上的灰尘,大步向断剑石林深处而去。

今次的断剑石林似乎与上次来有些不大一样,但是又说不出哪个地方不对,只是心中无比怪异,不过四周景致倒是与上次来时一样,到处都是因为当初那场大战留下来的坑坑洼洼,还有那深深地沟壑。

越往深处走,心中那呼唤声就愈的大了。

和上次一样,“轰隆隆……”的,地面毫无征兆地开始震颤起来,周围无数断裂的石剑奇异地漂浮而起,好似有一只莫名的大手在控制一样。

陈天明心性比起上次来不知到要坚毅了多少倍,只是淡然一笑,头也没回,也没管那些漂浮起来的石剑,十几柄断剑剑刃纷纷砸落下,深插地下,将回路阻住。

陈天明依旧往断剑石林的深处而去,越往里走,地面越是难行,坑洼点到处都是,好似月球表面的陨石坑一样,陈天明干脆凌空飞起,展开身形飞入进去。

不多时,陈天明再次来到了那处不见底的悬崖边,崖下云烟缭绕,看不到底。

“沉渊!”陈天明站在悬崖边,心中暗道,此时回荡在陈天明心间的呼唤声明显比刚进入断剑石林时更加的强烈了,但是比起上一次,陈天明虽然也有心绪不宁,但是很快便被他那强大的精神力给压下了那股不宁的冲动。

上次是有仙器“三生莲”才摆脱了那股不宁的冲动,但是不知为何,“三生莲”已经许久没有动静了。

对于这件奇怪而又不能操控的仙器,陈天明也没有过多在意,毕竟修真都是要靠个人的,过多了依赖法宝只会让修真的瓶颈变得更加坚硬。

此时的陈天明早已非当初的雏鸟了。

低头看了一眼那云雾缭绕的崖底,陈天明毫不犹豫飞身跃下。

沉渊果如其名,深不可测不说,飞而下之时,那云雾撩过身畔,一股刺骨的寒气立马就往体内侵蚀,这股令人毫无防备的寒气仿佛一股股寒潮一样滚滚而至,陈天明身上,迹早已覆上了一沉寒霜。

身体轻轻一震,那股寒霜化为晶莹的冰晶被震落体表,而陈天明也运行下丹田的丹核,一股幽寒之气破体而出,在身体表面布上一层莹莹的幽蓝色光罩。而那些侵入体内的寒气,却是全部被陈天明下丹田的丹核给炼化了。

“呼呼”地风声在耳畔荡过,陈天明直觉上感到眼皮有些下阖,眼前有些黑。

可就在他要阖上眼睛的一刹那,陈天明蓦然惊醒过来,心中顿时一惊:“我太阳,这风居然有催眠的效果!”有此一遭,陈天明不禁全神起来,不敢有一丝的怠慢和放松。

原本以为就算有危险也该是到了崖底才是,没想到半途就碰上了,这要是被催眠睡过去了,这么深的悬崖落下去,肯定变成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