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第十二章 围攻

小说: 异脉神修 作者: 一古 更新时间:2015-01-26 06:04:33 字数:3317 阅读进度:352/478

“蓬!”

一束暗紫色的火焰从陈天明手上冒起,所有妄图钻入体内的黑气全部被焚烧一烬!

但是陈天明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几乎只是两个呼吸的时间,三道无匹的劲风直袭上身。

陈天明想也不想,背后光翼轻扑,拖起一道紫金色的尾巴,人已经到了数里开外。

“轰隆隆!”巨大的轰鸣声,交错轰击在陈天明刚才站立的位置,四面的空间一阵震荡。

陈天明心中有些吃惊,这突然出现的几个人,除了无天是无华的大师兄外,其他几个冒出来的人,估计都是琼华派从前被罚入沉渊的弟子,这些人的修为非常高,其中一人甚至隐隐有要突破化丹后期的征兆。

化丹后期突破到元婴期,这在灵气淡薄的地球上,几乎是不可能的,很多惊才绝艳的前人,都是因为灵气淡薄,卡在了最后一关。

但是眼前,这人很明显地要强过无天等人一筹,面对这人的攻击,陈天明即便变身了也不敢保证能够接下。

倏地……

无天瞪起完全漆黑的双目,双手凝结在一起,一道道犀利的黑气从他双手之间浩荡而出,在云雾滚滚的虚空中,一只漆黑的巨大爪子从天空突兀的落下。

陈天明猛然抬头,如此突兀,他也有些反应不过来,急忙提起一口气,一拳直直地对着当头罩下的鬼爪轰击而起。

“蓬!”

鬼爪吃不了陈天明如此凝聚的一拳,爪心直接被洞穿出一个空洞,陈天明一下子钻了那个空洞。

就看见空洞之中,闪烁出熊熊的紫金色光芒,只是几秒的时间,这只巨大的鬼爪直接四分五裂了。

远处的无天眼前闪过一道黑光,气机相连,他的内腑也开始振荡起来,“噗”一大口鲜血喷出,竟然往下跌落。

另外几人看都没看无天一眼,似乎压根就不知道有无天这个同伴。

“这些人迷失的真实彻底啊!”陈天明暗叹一声,“可怜的无天……”陈天明低头看了无天一眼,其实听说过无天的惨事,他也并不想伤害无天,但是此刻情况紧急,也由不得他多想了。

“咔啦啦……”无华跌落的那个坑洞开始崩裂开来。

“啊!”一声怒吼,无华化为一道黑光从坑洞中冲天而起,一下子就到了陈天明面前,双手一直朝陈天明的脖颈箍去。

陈天明哪里由得他,眼眸中紫金色的光芒一闪而没,霸道无匹的战意直接冲入了无华的脑海之中,层层剥夺,无华伸出地手硬是定在了陈天明脖子前一寸处,紧接着无华无比痛苦地双手抱住了头,在空中翻滚起来。

又是一层黑光闪过,那个实力最强之人也要动手了,一圈圈紊纹状的黑光在他身上层层密布,磅礴的能量向四方浩荡而去。

而另外两人也成犄角之势将陈天明包在了中间。

“嘿嘿嘿……”一连串阴笑声,陈天明转眼一看,立于自己身后之人,手中耀起一柄墨绿色飞剑,只是这个飞剑上却是缭绕着黑芒。

而那一直未动手,却透着一股犀利之气的最强之人,此时却是翻出一手,一个漆黑似墨的铃铛出现在他手中。

“叮铃铃……”一圈黑色紊纹的能量圈,直接如潮涌向陈天明。

当那清脆的铃声响起,陈天明只感觉眼前黑,昏昏欲睡,当陈天明即要陷入其中的时候,突感背脊一阵冰凉,那背后之人,一剑已经斩在自己的光翼之上。

光翼自动震荡起来,卸去了那墨绿色飞剑上的力量,同时也将即将临身的那层层能量圈向外推了出去,阻在了身外。

陈天明被这背后一击蓦然惊醒过来,额头渗出一层冷汗,不禁回头看去,心中甚至有些感激背后这位冒失之人,一剑将自己惊醒。

再看那最强之人,那手中的铃铛继续摇曳起来,那紊纹的黑气再次向前推进,只是陈天明背后的光翼轻轻振颤之间,无形的气劲也布在陈天明身前丈许处。

任由那人手中铃铛摇曳的再响,那紊纹状的黑气再凝炼,也难推进一寸。

由此现,陈天明心中不禁一定,而对面那人脸上却是现出了不解之色,终于他放弃再次摇曳手中的铃铛,其眼眸里的黑光却是更加浓郁了。

“嗯?”陈天明目光一抬,注意到那人手中的铃铛,那古朴的纹饰像极了三生莲上的花纹。

凭此端倪,陈天明开始察觉出异样来,似乎这个原本不太起眼的铃铛是个关键!

“嗖!”背后再次暴起光芒,回头望去,那柄墨绿色的飞剑黑光大放,层层黑气将飞剑包裹住,如一块黑色匹练般从天撩下。

陈天明眉目一皱,当那飞剑落下直至头顶丈许地方处,陈天明的手快撩起,落下,圆弧似的银芒内夹杂着无数紫金色的光点迎击而上,一声响彻天地的剑呤声。

“轰!”惊天碰撞。

“咔啦啦!”那浓密地黑气直接散去,露出那墨绿色满布碎痕地剑身,一道飓风在碰撞处刮过,那剑身化为无数碎片,却是毁了。

而那攻击之人,猛吐一大口鲜血,从空中跌落下去……

可就在这时,那最强之人,直接将手中的铃铛抛出。

铃铛迎风而涨,涨到房子大的时候,直接对着陈天明快罩下。

陈天明只感觉头顶一黑,再看,那仿佛黑色囚笼的铃铛已经快压了下来。

“小子,快走,离开这!”

一个身影闪过,硬是将陈天明撞出了千米外,而那身影却是被那铃铛“轰”地罩住了。

铃铛内,雷鸣般的轰响炸起,即便在外听得都心中冷。

“那声音是无华的!”陈天明大吃一惊,想到刚才撞飞自己的那人,赫然就是无华……

这被罩住,哪里还会有命活!

“喀喇!”陈天明双拳紧紧握起,全上青筋直暴!盯着那巨大的铃铛,双目几要喷出火来。

“啊!你去死!”陈天明想也不想,烟云一翻,翻搅起滔天银色光芒,海浪一样卷向那人。

那人当见无华撞飞了陈天明就知道不妙,眼前黑芒撩动间,已经手掐灵诀,收那铃铛。

这此时,陈天明无比愤怒的一剑已经降临。

那人面上一紧不敢硬接,快退了开去,但其手中灵诀却是飞打出。

那罩住无华的巨大铃铛倏地飞起,再次向着陈天明落下,可陈天明也是激怒异常,一道道紫金色光芒从陈天明身上炸开,好似一颗炸弹在他身上爆炸,一个巨大的能量圈顶了上去,硬是将那铃铛阻挡在了头顶,不得落下。

“你去死吧!”一剑破长空,四周翻滚的云雾直接迫散,露出清明的天空,但那一道漆黑如渊的裂缝在那一剑之下层层破开。

巨大的吸力从裂缝中浩荡而出,所有的一切通通被扯入其中,那人在身体表面撑起一个如墨黑罩,顶住吸扯之力,但陈天明哪里会让他得逞,双眸紫金色光芒划过,实质一般轰入那人脑中。

那人只是闷哼一声,出一声惨痛的叫声,双手捂住透露,身体已然失去了控制,整个人翻滚着被卷入那黑色裂缝之中。

“呃啊……”一声惨叫,紧接着没了声息。

空间裂缝,其中布满了能量乱流,即便是仙人被卷入其中,也只有消亡一途。

不一会儿,那如渊地裂缝开始闭合,吸力也消失一空。

“叮呤!”那罩住陈天明的铃铛快变小,从空中落下。

陈天明直接一手接住。

再朝刚才无华推开自己的地方看去,只见无华头散乱,身上布满了血痕,但是好在生命无虞。

见陈天明看来,无华苦笑一声:“让你走,你不走,搞了这么大的动静,老夫一块保命锁也没了,再有下次,估计就要尸骨无存了!”

陈天明坦然一笑,无华没事,他也觉得心安了,要不然可对不起药婆婆,虽然药婆婆没有对他明说与无华的关系,但是明眼人瞧也瞧得出来,其实药婆婆是非常在乎无华的。

至于无华口中的保命锁,没了就没了,最主要的是人没事就好。

陈天明扭头一看,另外一人原本成犄角包住自己的,却一直没有动手,那人此刻也恢复了神智,目光游离间已看向陈天明,露出感激之色。

三人快靠拢。

那人打量了陈天明一眼,对陈天明变身后的造型也感到惊疑,但旋即,他微微欠身,真诚道:“在下无量,多谢兄弟出手相助!要不然,在下不知又要造下多大罪孽了!”

“小事一桩!前辈不必在意!”陈天明和煦一笑,再看无华,无华却是埋起头,脸露疑惑之色,同样,那无量说完话也是露出一脸地迷惑。

“前辈,你怎么了?”陈天明心中疑问道。

“唉!”无华叹息一声,抬头苦笑一声:“只是没有想到,现在沉渊之下也会变得失控,这要是失控了冲上沉渊,这可……”对于之前的境况,无华已经很苦恼了,可没想到,现在的境况变得更糟,在沉渊下都会失去控制。

无量也同样苦涩地点了点头,苦叹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