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第十七章 幸福

小说: 异脉神修 作者: 一古 更新时间:2015-01-26 06:04:39 字数:3259 阅读进度:357/478

莫生抓着铃铛的手微微紧了紧,冷漠的眼神蓦然一亮,一道精光在眼中雷霆般划过。

“叮铃铃!”左手一抬,铃铛被抛入空中,莫生头也不抬,食中二指一并,闪电般扬手点出,一道三指粗墨绿色的剑气透指而出,如霹雳一样击向那黑色铃铛。

即便离得远,陈天明几人依然能够从那剑气上感觉出那犀利无匹的剑意。

莫生是使剑的,可他的剑在沉渊下就已经毁去了,他除去剑,所能施展出的最大攻击就是这“乾元指”了,被誉为修真界三大“妙指”的乾元指劲,确实能射出不亚于上品飞剑攻击的剑气!

“砰!”一击清脆的轰击,这种指劲释放的剑气都是相对凝聚的,集一点而,铃铛出一连串“叮铃铃……”地声响,被一指剑气轰地如一颗黑色流星冲飞上天。

过了好一会儿,铃铛又垂直落下,无量最是等不及,早已冲飞上去,一把将黑色铃铛攥入手中。

可当他落下时,所有人都从无量的脸上瞧出那一丝失望之色。

莫生有些不信,上前从无量手中抢过那魔器黑色铃铛,直至亲眼看到丝毫无损的铃铛,这才心下黯然!

看着几人有些失望的表情,陈天明心下也不好受,其他人也就算了,可无华却是因为他的缘故才下了沉渊,却是落了这般后果,这让他心中总觉得一个结卡在那一样。

“大家也不用失望,能从沉渊中出来,就已经是万幸了,其他的,我们再想办法!”陈天明振声说道,他可不想看到这么几个级高手就此消沉下去。

还是无华最先振作起来,他坚毅地点了点头,横扫了一眼众人,朗声说道:“不错,能够从那鬼地方出来就不错了,等于是在热油里走了一圈,而且……以后也不见得会没有机会!”

众人点了点头,虽然不可能快从失落中恢复过来,但目前地境况也只得如此了。

……

在陈天明的要求下,无华等人一起去了“醉花荫”,药婆婆几人早已矗立在百草屋前等候了。

见到无华等人的到来,药婆婆等人眼睛全都一亮,禹玉最先跑过来,一把抱住了陈天明,就掩鼻哭泣。

陈天明心中一荡,轻轻伸手揉抚了一下禹玉的秀,笑道:“你这个丫头现在怎么这么能哭啊?难道天要下雨了?”

“哼!臭小子,你才要下雨了!”禹玉羞红了脸将头埋入陈天明怀里,用手轻轻敲了几下陈天明的胸口。

自然陈天明也没感觉到疼痛,知道轻笑了两声,可当他抬起头想远处望的时候,却是面色一僵,寒梅树旁,正站着一人,曾经朝思暮想的人儿。

“萧晓!”陈天明心中一热。萧晓也正好向陈天明这处望来,两人目光一交汇,瞬间凝在了一起,俩人全都感到心底一股火热涌了上来,整个人似乎被雷击中一样,全都不会动了。

而一直将头埋在陈天明胸口的禹玉,很清楚的听到从陈天明心口传出的“嘭嘭”心跳声,感觉到异样的她,抬起头看了陈天明一眼,又回头向萧晓看去,面色一黯,悄悄松开搂住陈天明的双手,向外轻轻退去,只是那眼眸中说不出的感觉,心内只剩杂陈五味。

陈天明毫无所觉一般,怔怔地与萧晓对望着,似乎身外一切都消失了一样,整个世界之剩下了他与萧晓两个人。

两个人的世界是静的,只是那心却是火热的。

不知不觉,涓涓细雨般晶莹泪珠从萧晓脸上滚落,萧晓轻轻咬着嘴唇,眼中尽是柔美。

缓缓地,缓缓地……

两人相视着向对方走去,事实上两人之间的距离并不长,只走出十几步,便已经伸手可触了,默契的停下脚步,两人柔情而视,可此刻,即便是陈天明坚毅的男儿心也不禁化为绕指柔。

小心地伸出手,温柔地拭去萧晓脸上的晶莹,似乎面对的是无价珍宝一样,甚怕因为自己一个不小心而让那些晶莹成为这珍宝上永远抹不去的痕迹。

陈天明脸上露出一丝温柔,轻轻道:“萧晓……谢谢!”其实有更多的话说,可话到嘴边,陈天明也只剩下了“谢谢”二字,事实上这“谢谢”已经包含了许多。

萧晓轻轻摇了摇头,伸出白玉般的温暖手掌,轻轻盖在了陈天明为自己拭泪的手上,从掌心上相互传递的温暖,不禁让陈天明心中一颤。

柔暖的手,温暖一如往昔,想到昔日种种,陈天明的心仿佛被甘霖沐浴一般,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萧晓拥入怀中,很紧,很紧,紧到似乎要让萧晓窒息,但是陈天明不想松手,他怕一松手,萧晓就从他眼下消失。

失去了一次,他不想再失去第二次!

他决不再允许萧晓在自己面前消失!

感受到陈天明大力的拥抱,萧晓并没有反抗,虽然那大力让她感觉身体快爆了,但是她也没有出声,感受陈天明那浓浓的不舍与爱意,她只能默默地任由陈天明这般大力地抱着!

良久,陈天明轻轻松开手,看到萧晓有些苍白的脸,不禁心中一惊,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太过用力了,刚要道歉,但是萧晓苍白的俏脸上却是露出一丝柔美地微笑,眼中的泪水未干,梨花带雨的模样让她看起来无比的清灵。

轻轻伸出两根手指抵住陈天明的嘴,萧晓摇了摇头,只是缓缓地将头靠在陈天明的胸脯上,似乎在聆听陈天明的心跳,脸上尽是满足。

……

看着陈天明与萧晓这样你浓我浓,依依难舍的样子,看着陈天明动情的模样,看着两人心灵交汇的眼神,禹玉感觉自己在陈天明心中的位置,或许真的连一点空余的地方都没有。

心下戚戚然,禹玉黯然一笑,闭上眼睛,似乎要将心中的难受全都甩出体外,可不争气地,眼泪却是止不住地悄悄滑落脸庞。

这时,一只布满褶皱地手搭上了禹玉的秀肩,背后却是传来一声幽幽叹息之声,“孩子,不要多想了!婆婆知道,人生再大苦痛也莫过于此,但这缘之一字却是丝毫勉强不得的……唉!忘了吧!或许对你,对他都是最好的选择。”药婆婆满是关怀地声音从背后传入禹玉耳中,甚是为禹玉感到惋惜,可她也是过来人,怎么会不懂禹玉的心情?

禹玉转过身,看到药婆婆那慈祥的面容,再一次忍不住抽泣起来,将头伏在药婆婆的肩上,泄般地痛哭起来,似乎要将所有的委屈全都一次性哭出来。

药婆婆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安慰似地轻轻抚揉着禹玉的后背……

醉花荫!

原本静霭迷人的花草上,已经简易地搭建了四间茅草屋,这些茅草屋就是无量,无华等人的暂时住所。

当药婆婆知道无华等人失控的罪魁祸是那铃铛魔器后,整个人都呆了,原本以为凭借着自己的无双医术可以将无华治愈的,可听到这个消息后,却是将药婆婆信心直接打落谷底。

心神失控如果是一种病,药婆婆还有法子治,没法子也能够不断专研想出办法来!可这被魔器控制住心神,却不是简单的,这魔器上有一个特点,所有魔器对外施展的诡异之术,只有控制这个魔器的人才可以解,也就是说只有魔道中人炼化了这个魔器铃铛才可以解除无华等人身上的症状。

眼下,正邪不两立,试问,又有哪个魔头会好心地愿意给正道中人治伤疗病?不在你身上钉两个洞就不错了,还能妄想其他?

一想及此,无量等人不由都连连哀叹,方法就摆在面前,可问题是,别说魔道中人不可能帮他们解除症状,就是那些魔头们肯这么做,无量,无华等人也不会愿意这么干。

先不说魔头们人品怎么样,但都入了魔了,想来人品也不会好哪去,而且这种能够随意控制化丹后期修真者心神的魔器别说没听过了,就是听说过的几个有名的魔器都没有这个铃铛如此恐怖的功能。

要让一个魔头先炼化这个铃铛魔器,再能解除他们的异症,这等于是将这件恐怖魔器白生生地送给那魔头,无华他们可不认为这些魔头炼化铃铛后还会解除血契,与其让一个魔头掌握如此魔器,那还不如就照现状,将魔器掌握在自己手中强,至少在这魔器的范围内,无华等人还不至于会失控。

正当几人都在为这事情烦恼的时候,陈天明这些天却是过得非常惬意,一连几天,不管白天黑夜,他与萧晓二人总是形影不离,成天腻在一起,一起赏花,一起赏月,一起看日出,从来没有一刻,他们感觉到幸福是如此之近,可是,幸福的背后,也只有他们两人才能体会的艰辛与苦难,能够有这样一天形影不离,他们都感觉到满足了。

赏望着瑶池美景,五彩氤氲的湖面让人心旷神怡。

陈天明轻轻拥住萧晓的肩膀,两人依偎在一起,带着心中那点满足,陈天明侧过头去,凝望着萧晓,双唇轻轻地印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