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一章 超等剑技

小说: 异脉神修 作者: 一古 更新时间:2015-01-26 06:04:56 字数:3264 阅读进度:381/478

无华脸色也是剧烈变化着,本来人家还是好意出门迎接自己一方的,可这一转眼功夫,到变成了狭路相逢了,这连山门都未尽,竟然就已经动起了手,这巨大的反差,让无华也是郁闷连连。

而场中心情最好的估计就要属陈天明了,他嘴角带着微笑,好整以暇地看着这出闹剧,这闹剧展到现在,陈天明也算是明白无量从前的能耐了,感情这无量以前还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天皇老子也敢招惹地惹事精,瞧明真与玉净子这般气愤出手,估计无量是干了掘了人家祖坟的缺德事!

陈天明不知道无量从前的壮举,也只能在心中坏想着,抬头看了眼涛浪般翻涌的云层,感受着剧烈磅礴地剑势,陈天明享受地眯上眼深吸一口气,当他真开眼时,无量早已怪叫着退避,与无天和莫生站在了一块儿,大呼小叫道:“好兄弟,果然讲义气!”然后冲着明真与玉净子,大吼道:“***巴子,你们这两个毛驴还真以为老子就怕了你们吗?”他从腰间一扯,陈天明炼制的捆仙绳在他手中如蛟龙一样翻搅起来,紫金色地光芒一阵颤烁,爆出点点紫金色星芒。

“轰隆”一声沉闷地炸响,无量抖手一抽,明真的七星剑直接被反震了回去。

明真心中一阵吃惊,他自己施放的攻击自己清楚,那七星飞剑上所蕴含地能量也是异常的庞大,就是一座山都能给一剑轰烂,可却被无量轻描淡写地用一条绳子给扫了回来。

明真脸色一变再变,吃惊之余,手中剑诀连连挥舞,七星飞剑在空中一个折转“嗖”地跃上层云之中。

“唰唰唰……”云层中闪烁地北斗七星,仿佛受到了感应,顿时璀璨地闪烁起来最华实地光芒。

只见七星飞剑剑身上的七星图也是一阵闪烁,与天空中的北斗七星遥相辉映起来,七星飞剑“嗡”地振烁起来,一圈圈七彩霞流入丝带一样在飞剑周围流淌着。

陈天明顿时收敛笑容,抬头望着那剧烈振颤着的华丽七星剑,一股股磅礴的剑势疯狂席卷开来,一些修为低下地弟子全都被压迫地倒退了回去,整个天顶门就好象是一间牢笼一样,将所有人都罩在里面,其中的压力几何式地增长着,那天顶门下的阶梯就好似狂风中的摇曳地链锁桥,不断翻涌着。

“掌座!休怒啊!”那些刚想拔剑抵御真武七截剑地长老全都骇然地望着那神威凛凛地明真,却没想到明真身为掌教也会一意孤行至厮,竟然中途借助了玉净子的剑势,动出最高的剑意,显然是对天顶门的安危不管不顾了。

在明真看来只要将无量斩于剑下,比起天顶门来,那都不算什么!

怒视着无量,明真一腔愤怒简直无处宣泄,一想到当初竟然被无量剥光了倒吊在屋梁上,这口恶气实在是不除之不快。

真武七截剑虽然威力绝伦,但不过是一个引子,单独施放也绝对是一大霸道无比地剑技,但所有昆仑人位高之人都知道,这真武七截剑不过是一个引子,一个引出等剑技的引子,一个可以毁天灭地的等剑技。

“轰隆隆隆隆……”紊绕在七星飞剑周围的七彩霞流越来越多,天空中的云层翻涌地更加激汹了,这等威势,巨大压力仿佛上万斤地巨石沉压在每一个场中人心海内。

渐渐地,就连陈天明都感觉有些透不过气了。

“我太阳,这王八蛋完全是在玩命了!”陈天明心中暗骂,照之前的情况,无量完全能够撑得住场面,可现在,就是三个无量加一起估计都没辙了。

无量傻眼了,他没想到明真真的会使出玩命绝招,那一口气顿时憋得脸红脖子粗,扭头看看身侧的同样一脸惊骇之色的无天和莫生,无量是真的是被吓住了,抓着紫金绳子的手都开始打起了抖。

“妈的,这至于吗?”无量哭丧着脸,心中要有多苦就有多苦。

而玉净子却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原本还在担心毁去天顶门,事后要被处理,他倒没想到,自己的师尊也是激怒过头,而且比他还严重,竟然顺势借助了他的真武七截剑的剑势,而且还让那原本就磅礴的剑势增加了数倍……这出乎意料地一幕反倒是让他成了一个无事人。

玉净子是无罪一身轻,快退到了外围,假装保护那些修为低下地弟子,要知道这等剑技一经动,必定是毁天灭地的,这些弟子肯定挡不了,这不禁没了他的事,还可以让他做了回好人,就算事后,也不会有人再去责怪他了。

无华见事不可为,不禁叹息一声,抽身快飞退,与无量无天莫生站到了一起,四人成菱角倚立,构成一个防御队形,同进同出,大有生死与共,一往无前之势。

无华取出了自己的飞剑,滚滚真元从他身上腾绕起来,虽然他也不想开罪昆仑派,但面对无量有难,而且无天和莫生都坚决站到了无量一块儿,这有难当然是也要一起承担了。

所有人都纷纷避退,尽可能退远,就连那些原本准备御挡得数名长老也都面色变化着快退了开去,在他们看来,这一战天顶门被毁几乎已成定局了。

一时间,还滞留在场中的也只有明真与陈天明二人了,整个场中除了明真外,竟突兀地还有一人立于剑势动的范围之内,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陈天明,都以为陈天明疯了。

明真冷冷地斜瞥了陈天明一眼,看到陈天明在自己的剑势下依旧是一脸淡然的模样,不禁冷哼一声:“找死!”他一手伸出,五指勃然贲张,掌心仿佛一面大鼓,出“咚咚”擂声。

陈天明三颗丹核同时运转,淡淡地三色光华从他身上溢了出来,逐渐转浓,变深,最后仿佛熊熊火焰一样燃烧在他体外。

事到如今,陈天明也不可能不出手了,他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无量,无华等人受到伤害,虽然他也相信,这等剑技虽然霸道强悍绝伦,但要杀掉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如果化丹后期这么容易挂,那昆仑早就一统修真界了,要知道哪个绝顶高手会没有一两手真正压箱底的本事?当然,这不到万不得已,无量他们也是不会轻易就使出的!

“哈,戏也看得差不多了,是不是也该收场了呢?”陈天明玩味一笑,冲着明真懒懒地伸了个懒腰。

明真双目猛然暴突,才不管陈天明是何等人物!五指贲张的手凝重的翻绕起来,口中低呤着剑诀,而七星飞剑则顺着他的手掌开始在虚空中挥画玄奥地轨迹,七彩霞流缭绕着明真的身体飘然飞洒煞是仙风飘逸,一个纯粹由七彩霞流布成地剑圈在明真身周三丈处撑立而起,全方位的防护,滴水不漏,这是为了不让施展剑技地人能够不受干扰!

当七星飞剑在虚空中画完最后一笔,一个玄奥无比的符箓仿佛实质一般耀烁起来,明真一把扣住剑柄,大吼道:“伏魔天下!”

随着那声大吼,明真翻转剑身将飞剑持于胸前,那耀射出辉煌光芒的剑符一下子仿佛充气的球体一样,涨大起来。

陈天明脸色顿时凝重起来,他真的很想看看这所谓地等剑技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

“混蛋!你这小子快退开,不要命了吗?”无量见陈天明不闪不避,不禁着急地跺脚大喊起来。

陈天明回头冲无量等人自信一笑,摆摆手说道:“放心吧,这种小场面我见多了,你们只管安心在后面看着就行。”说完,又继续打量起那不断涨大的剑符,不管无量在身后连连怒吼。

无量他们也不敢靠前,毕竟这距离越远,能够反应的空间就越大,无量他们虽然也知道陈天明的修为今非昔比,但面对明真所施展地这种等剑技,他们还是都一致认为陈天明太过自大了,这昆仑派能够做修真界的牛耳凭得就是法宝,等剑技,要不凭什么牛逼?

四人相视一眼,长期的相处很快就默契地了然了各自心中的想法。

“***巴子,搏了!”无量看着陈天明那在明真剑势之中仿佛随时会被吹倒的身体,不禁恼恨地骂起街来:“你这个王八蛋小子,害老夫掖了一辈子的宝贝要打水漂了!”他张开口,喉间鼓动,一颗紫气缭绕地珠子从他口中飞了出来,一把将那珠子扣入掌中,不舍地低头看了两眼。

无华等人都是识货之人,看到那颗珠子,同时惊呼道:“紫冥珠!”

无量小心地看了无华几人一眼,骂道:“看到就看到了,叫出声来干嘛,呜……心痛啊!”他伸手小心地轻抚着紫冥珠,一副可怜巴巴地模样,就差眼泪要流出来了。

莫生倒是干脆,见到无量将紫冥珠拿了出来,直接就将自己的飞剑收了起来,掉转身找了个地方盘膝坐了下来,一脸地安逸。

无华笑道:“你这个老东西,藏了个这么好的宝贝,居然掖着,活该你倒霉啊!哈哈,有紫冥珠在,我不管了!”他也跟着莫生找地方坐下了。

无天对着无量好笑地摇摇头,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