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五章 汤仇

小说: 异脉神修 作者: 一古 更新时间:2015-01-26 06:05:13 字数:3405 阅读进度:405/478

清晨的浩波飘渺荡漾,惹人心中都忍不住生出那丝旖旎。

手指轻轻在萧晓的面颊上拂过,陈天明心中升起了无数柔情,眼前这个女孩,将会成为自己的妻子,妻子这个词,在陈天明心中一直都是无比的神圣的。

萧晓嗯哼一声,翻了一个身又甜甜睡去了。

可另一侧的萧放似乎闻听到了动静,蓦然醒转过来,看来昨晚的酒也没有少喝,爬起身的时候也忍不住直皱眉头。

“嗯?小子,你醒啦?”萧放看到蹲在萧晓身侧陈天明,苦笑道:“嗯,昨晚酒喝多了,这都要怪你,给我也弄了两瓶茅台,一不小心就喝多了。”说着还忍不住用手揉搓着额头,似乎醉得不轻。

陈天明站起身,来到湖边,从手镯中取出一条毛巾,在湖中浸湿了,然后走到萧放跟前,笑了笑,递给他道:“岳父,擦洗一下脸,这样或许会好些!”

萧放接过湿毛巾,瞪了一眼陈天明:“别叫我岳父,还是先叫伯父吧,我还没同意把萧晓嫁给你呢!”说完也不顾陈天明一脸地苦笑,自顾自地将湿毛巾盖在脸上,这才舒服的长叹一声。过了好半晌,萧放将脸上毛巾揭下,看了一眼陈天明,又转头看了看一侧睡成一团地萧晓,摇了摇头,叹道:“我这个女儿啊!唉!”然后转过头,看着陈天明,带着一丝严肃地口吻道:“天明啊,我知道你干的事情已经不是我这种普通的凡人能够理解的了,但是有一点你要知道,修真者也是人,修真者也只有一条命,命都是自己的,生也好,死也好,一条命并不能分成两半来用,人一生也没几次可活,呵,什么维护世界和平,简直狗屁,这种狗屁的话,狗屁的信条只有那些挂着冠冕堂皇的大帽子的人才会说,而那些会说的,也不过只是说说而已,有几个人有这种骨气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萧放说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了一眼远边地山岚,静静道:“拼可以,但是别把自己的命拿来拼!”

陈天明站在萧放身后,看着萧放的身影,这一瞬间,从萧放身上释放出来的复杂感情,他能感受得到,不过他还是能从萧放的话语中感受到一丝担忧,还有关切。

陈天明没有说话,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接口,因为他知道,现在的自己确实是在刀锋上行走一样,有的时候静下心来,自己心中想想也有些迷茫,如萧放所说的,世界和平关我屁事,地球毁灭关我屁事,炎黄的安危又关自己什么事?可回过头来再想想,自己能放的下吗?自己生活了这么多年从小长大的地方,这里有着对外婆的记忆,有着刻骨的回忆,这些都是说放就能放的吗?

不能!答案在心中是非常明确的!大概,只有在生死存亡关头,每一个炎黄的子孙才会真正认识自己,才会真正的站起来吧!

“伯父,我能体会您的好意,可是,有些事情也是不得不面对的,抗倭战争,面对侵略,多少华夏炎黄的儿女从生死中站起来,不是他们不怕死,而是他们不得不去面对!只要是炎黄人,相信都是义无返顾的。”陈天明说完这些,心绪显得有些不平静。

萧放脸上浮出了一股笑意,从远方收回了目光,看向站在身旁的陈天明,点头道:“有担当是好事,这也是我欣赏你的一点,一个男人如果没有一点担当之心的话,谈何照顾自己的亲人?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放心让萧晓跟着你。”说着,萧放转过身,抬起右臂将手放在陈天明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然后叹息一声:“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你就去吧!努力去完成你的使命,但是有一点……”萧放目光里也闪动出意思毅然:“你小子一定要保住命回来,萧晓还等着你呢,而且我这个老头子也不想老死在一幅画里!”说完萧放还笑着对陈天明眨了眨眼睛。

陈天明无言以对,有这么一刻他心中茫然过,不过随即,他还是坚定地看着萧放,点了点头道:“谢谢!”两个字,虽然只有两个字,但是陈天明已经将自己的决心与保证都表达出来了。

……

出了江山社稷图,陈天明在房间随意地换了身衣服就来到了客厅,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帅气的里诺思居然换上了一套古怪的健美服,居然盘膝在客厅的沙上,跟着那个美丽靓女艾莎练着动作古怪的瑜珈!

看到陈天明,美女艾莎友好地露出一丝甜美的笑容:“嗨,陈,你晚上去哪里了?我找遍了你的房间都没见到你!里诺思大人还说要让你带着去京城里逛逛内,可你就这么消失了,太……”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盘腿坐在她对面的里诺思哼声打断了,他一抬眼,淡淡地瞪了一眼艾莎,冷声道:“好了艾莎,继续我们的晨练吧,你再这样口没遮拦地说下去,相信你的嘴一定会抽筋的。小说整理布于

艾莎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陈天明一眼闭口不语了,里诺思是她的直系上司,虽然里诺思在教廷内是一个异类,但是从小就接受神智教育的艾莎来说,教廷的等级观念还是深刻在脑海深处的。

说着里诺思转过脸对陈天明优雅地露出迷人一笑:“先生,您还是别相信这丫头的胡说八道了,昨晚我只是想找你落实一下今后三个月的保镖工作!可您这一失踪,可害我以为我的工作失职了,担心了一整夜呢!”

陈天明笑了笑,他知道这个里诺思脾气古怪,甚至是另类,要不也不会再教廷内博得一个“堕落天使”的称号了,而这个信仰撒旦的人居然也会得到教廷内部的认同,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走上两步,陈天明抢过里诺思身前玻璃桌上的一杯还没有喝动过的橙汁一口就喝了干净,里诺思立马就恼了,从沙上一下跳了起来,同时伸手就抢,大声怪叫道:“喂喂,该死的,这是我早晨起来刚榨的,忙了半天,你……你,混蛋……”待他抢到手了,也只剩下一个空的玻璃杯了。

面对里诺思要杀人的目光,陈天明好像毫无所觉一样,还恶心地打了个嗝,从胃里返出一口令人作呕的酒气,事实昨夜的酒令他现在还感觉喉口酸呢!

“行了,一杯橙汁而已!”陈天明毫不在意地在里诺思身侧地一张沙坐靠了下去,然后抬眼对上了里诺思的目光,笑道:“你这个人看着优雅,却这么小气,你住我这,吃喝拉撒都是我的,我还没对你算清账呢!”说着,陈天明将手垫到了自己脑后,眯着眼睛舒服地整个人靠进了沙,不顾里诺思的恶毒眼神,笑道:“准备一下吧,我们有事情要办了!”

……

汤族,源起殷氏,有叫殷商,也有叫商汤,而汤本身就是殷氏的先祖领袖,有被尊称“武汤”“天乙汤”,所以,在殷商被周灭国之后,殷商的残族则带领着不足百人迁移出了古殷商的都城“淇县朝歌”,殷商本就有一段辉煌的历史,但是辉煌往往是与湮灭是并存的,后为了躲避周王朝的搜捕打压,当时的殷氏领袖将族名改汤,一是为了今后让殷商的子弟牢记本族曾经辉煌的过去,二就是准备韬光养晦,期待再次的出山。

现今的汤族早在宋朝的时候就迁移到了郑州一带,郑州在古也叫做西毫,有“商都”之名,而殷商保存现今的遗址就在这郑州,大概是为了祭奠祖先的缘故,汤族将自己本族主系族人都迁至郑州。

从郑州的飞机场下来,里诺思就忍不住开始抱怨:“该死的鬼天气,上飞机前还好好的,下飞机居然就开始下雨了!”身后的艾莎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拿出一把小巧的折叠伞,小心翼翼地在里诺思头顶撑开。

陈天明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阴雨绵绵,天空阴沉沉的好似一块铅要压下来一般。

回头看了一眼里诺思,陈天明笑道:“我现在真的很怀疑,教廷是不是专门养爷的地方,你这个家伙毛病还真不少,下个雨而已,用得着这副表情吗?”

里诺思本来就对自己要当三个月保镖的事情耿耿于怀,现在被陈天明一激,更是满脸戾色:“该死的上帝!我现在很后悔答应你和你打赌!你这个可恶的东方人!”

陈天明眉目一挑,哈哈笑道:“那很抱歉,这个世界上好像没有后悔药买,要不然,我肯定给你买一瓶,因为……你这个人后悔的次数太多了!”说着,陈天明大笑了两声,转身大步走出了飞机场。

“***!”里诺思怒视着陈天明的背影恨恨地骂了一句,而且他气急也忘记了自己一直所保持的优雅,很没风度地对着陈天明的背影竖了个中指。

“里诺思大人,风度,请注意风度!”一旁的艾莎轻轻拉了拉里诺思的衣袖,小声提醒道,同时看到周围打伞行走的路人纷纷投来鄙夷的目光时,很小心自然地向前迈了一小步,微微遮挡住里诺思的身体。

里诺思这才略显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有些尴尬地向四周瞧了瞧,见大部分路人的目光都被艾莎挡住了,这才挤了挤喉咙,轻轻低咳两声,然后用极度优雅地姿势从艾莎手中接过雨伞,对艾莎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道:“这种打伞的累活,还是交给男士吧,相信,像我这种男士宽厚的臂膀才是你这样美丽女士的最好依靠!”说着,他一手已经搂上了艾莎的蛮腰,在四周异样的目光中,从容地走出了飞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