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问父亲

小说: 引凰为后 作者: 云月颜 更新时间:2018-08-10 16:40:17 字数:2390 阅读进度:429/681

凤凰儿总算是明白了。

她不以为然道:“都说是上一世的事情了,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阮棉棉伸手敲了敲她的脑门:“我看你也不像是个大度的人,怎的遇见这种事情反倒心这么大呢?!

阿福再怎么说也是皇长孙,除了他真正信得过的人,谁能算计得了他?”

凤凰儿道:“也就是说,那青青是他非常信任的人。”

“皇室中人疑心病最重,一个未婚妻而已,凭什么得到他的信任?

无非还是因为他真的喜欢她,爱她,所以才那么信任她。

后来恨到那种地步,不也证明了当初有多爱么?”

凤凰儿依旧不怎么在意:“你的话很有道理,可如今阿福对青青也只剩下恨了呀!”

“那可未必!”阮棉棉沉声道:“你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所以不懂得男人的心理。”

凤凰儿歪着小脑袋,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我是不懂,可你对我说过好几回,上一世连恋爱都没有好好谈过,你又是怎么懂的?”

阮棉棉白了她一眼:“小姑娘,伶牙俐齿可不是用来对付你老妈的!”

这还是凤凰儿第一次听见“老妈”这个词,她咯咯笑道:“既然不懂那就要教,老妈不把话说透,又如何算是教呢?”

阮棉棉呵呵笑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在我们那个时代,谁还不懂这个!

如果上一世皇长孙真的爱过青青,就算是后来被算计了,恨了,心里也会有一个小角落属于她。

即便后来娶了妻,妻子又是他真正心爱的,心里那个小角落也依旧存在。”

凤凰儿道:“反正我又没有想要嫁给他,这个不重要吧?”

“小姑娘,话不要说得这么满。你既然愿意辅佐他,就证明你对他还是很看好的。

接下来你便会有很多的机会同他接触。

你虽然不相信一见钟情,可天长日久相处下来,你敢说自己对他不会生出情意?”

凤凰儿很想说不会,可她也知道自己也只是个凡人,自然也会有七情六欲。

阮棉棉又道:“一旦你们两人生出情意,那婚约顺理成章变成赐婚圣旨,你就要嫁给他了!

到时候你敢说自己不在乎那个小角落?”

凤凰儿嘟了嘟嘴:“没有发生的事情我从不猜测。

而且……

棉棉姐,人活在当下就好,计较一下这辈子的事情无可厚非,要是连上辈子的都计较,是不是太那个了?”

阮棉棉嗤笑道:“我知道你嫌我啰嗦,可你想过没有,世人之所以不去计较上辈子,那是因为无人能记得上辈子发生的事情。

一旦知道了,谁会不去计较?

重活一世的人,最大的幸运和最大不幸都在于此。

为了你今后能有好日子过,我决定了,出手帮你一次。”

这可不是她危言耸听。

上一世她就听说过,有些人看重生的言情小说,不仅要求男主这辈子身心干净,甚至连上辈子都不放过。

“啊?!”凤凰儿凤眸都瞪圆了。

“去把阿福叫来,就说我有话问他。”

“让丫鬟去不就好了,干嘛非要让我去。”

阮棉棉又敲了敲她的脑门儿:“司徒曜是你亲爹对吧?你这个亲女儿出门那么久,不该去给他请个安?赶紧的,我可没那么好的耐心!”

凤凰儿见推脱不了,只好站起身走了出去。

不多时她便出了二门,来到了司徒曜的院子。

刚一走进院门,就见赵重熙从书房中走了出来。

他见凤凰儿朝这边走来,忙加快脚步迎了上去。

“姑娘,你来给三爷请安?”

凤凰儿笑了笑:“你也是?”

赵重熙道:“我听说三爷像是受了点伤,所以过来瞧瞧。”

“他的伤要紧么?”

“伤倒是不打紧,可他看起来像是比从前阴郁了许多,而且手头事务也像是处理不完一样,忙得很。”

“那我去看看。”

凤凰儿往前迈了一步,浅浅一笑:“阿福,我娘让你过去一趟。”

赵重熙的脚步顿了顿:“三夫人找我何事?”

凤凰儿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根本不清楚自己已经被渣爹给卖了。

她不免有些好笑。

渣爹真是个小心眼儿。

都成这个样子了,还不忘记小小报复阿福一下。

明明可以提醒他一声的,以免到时措手不及。

可他却愣是一个字都不说。

凤凰儿可没有司徒曜那么无聊。

她轻笑道:“阿福,你的秘密我娘已经全数知晓,她有话想要问你。”

赵重熙猛地一回头看向书房。

司、徒、曜!

这厮是不是脑子缺根弦?

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胡乱对别人说?!

司徒阮氏知晓了他的秘密,就等同于司徒箜知道了。

那么,他之前说过的那些话,尤其是在桃花阵中编造的那个梦,岂不成了彻头彻尾的谎言?

司徒箜会怎么看自己?

简直丢死人了!

赵重熙不敢看凤凰儿,飞也似地朝二门处跑去。

凤凰儿有些想笑。

阿福方才又羞又恼却没有发怒,的确是个很可爱的男孩子。

他上一世遭受了那么多的磨难,心理却没有变得阴暗扭曲,也算是不易了。

她提起裙摆,紧走几步来到了书房门口。

轻敲了几下房门,梧桐那张略显憨厚的脸庞出现在她面前。

“六姑娘来了?”梧桐忙不迭地行礼。

“父亲在做什么?”凤凰儿笑着问。

“像是在写信,姑娘进来吧。”

凤凰儿放轻脚步走进了书房。

梧桐知晓他们父女定是有话要说,走出去把门合上了。

“父亲安好,女儿回来了。”凤凰儿走到书案前,给司徒曜行礼问安。

司徒曜写得太过投入,竟是没有发现有人走到他面前。

此时听见女儿那动人的嗓音,他的手一松,湖笔啪嗒一声掉在了写满字的信笺上。

“箜儿!”他丝毫不顾及自己脸上的伤痕,不错眼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子。

凤凰儿暗忖,棉棉姐和阿福都没有说错,渣爹的变化真的太大了!

换作从前,脸伤成这个样子,他是绝对不会见人的。

既然渣爹都变了,自己又何必墨守成规呢?

凤凰儿开门见山道:“父亲,能把你的复仇大计对女儿说一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