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五章 人贩子集团

小说: 阴间神探 作者: 道门老九 更新时间:2018-11-18 17:57:25 字数:2441 阅读进度:575/835

折磨了毛四二十秒之后,反噬的力量让我一阵头疼,我冲那面镜子勾勾手指,光头强跑了进来,把牛奶递给我,好奇的问道:“宋哥,你刚刚把他怎么了,突然叫得跟杀猪似的。”

我捂着脑袋笑道:“好奇啊,让你体验一把?”

“不不!”光头强连连摆手:“我还是算了吧,我先出去了。”

他走的时候,还鄙视地瞪了毛四一眼,不过毛四还沉溺在巨大的精神恐惧中,毫无反应。

喝下冰牛奶,我舒畅了许多,问毛四:“知道景王爷吗?”

他拼命摇头,看我的眼神就如同见鬼了一样。

我当然不是想打听景王爷,他不知道对我才是好事,我已经被黄泉买骨人和六道狂厨‘惦记’上了,我可不想再惊动一个组织里的老妖怪。

我又问道:“你们这里的人贩子,是怎么组织的,谁是老大?”

毛四起初不肯说,我一拍桌子他吓得浑身筛糠。告诉我整个扶风地界的人贩子全是有组织的,分为十二座山头,各控制一个区域,大家各行其是、互不干扰,毛四所在的山头叫老猿山。

山头内部是采取上下线联系,毛四下面有不少‘供货的’,他们都认识毛四,但彼此不认识,毛四上面有一位老大,是老猿山的山主。

我问道:“叫什么?”

“不……不能说,小弟出卖老大,会被处于极刑,生不如死,绝对不能说!”毛四瑟瑟发抖。

我威胁道:“我也可以让你生不如死!”然后我摸了下鼻子,外面传来光头强的暗号。

毛四乞求道:“大哥,我求你了,这个真的不能说,说了我全家老小就完了!”

我才不会同情垃圾,我用冥王之瞳又折磨了他十秒,毛四嗷嗷地惨叫,完了之后,全身被冷汗浸透,瑟瑟发抖,却仍然守口如瓶。

宋星辰建议道:“要不要用宋家的秘药来撬他的嘴?”

我摇了摇头:“别,咱们在这里还是低调些吧,看样子他是不会说的,但只要不是景王爷就没事。”

我很确定不是景王爷,因为刚刚我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表情没有丝毫波动。

我对毛四道:“说点你能说的!”毛四吞咽了一口唾沫,说起人贩子内部的事情。他们老猿山控制着周围几十个乡镇的‘市场’,哪怕再偏远、再小的村庄都有拐卖集团的线人。这些线人一般都看起来老实巴交,很会和村民打交道,也容

易博取信任。

‘货物’是从全国各地拐来的,近年来随着网络的发展,网络拐骗也是一个重要来源!做这个的都是全国各地的一些无业的地痞流氓,并不需要拐卖集团费力气。

弄到‘货物’之后,拐卖集团会根据成色给对方报酬,然后通过他们的渠道卖出去。女孩和小孩是硬货,永远不担心滞销,光这一项每月就有几百万的入帐,而且是净收入。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进项,这几年他们连男人也开始拐了,主要是卖到东南亚、泰国、缅甸这些地方,贩卖器官,这是集团里面另一部分人在负责,毛四只是捎带挣点经手费罢了。

毛四讲这些的语气,就好像在谈生意一样,令我感到一阵阵恶心和不齿!

以每个妇女儿童四万块计算,他们一个山头一个月就要拐卖一百多人,全省就是一千多人,那就是一千多个破碎的家庭。我曾经在火车站看见失去孩子的母亲像疯了一样,胸前挂着牌子寻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对当事人来说这是会持续一生的痛苦,对这些人贩子而言仅仅是一笔买卖,是买烟买酒,是一辆车,是和发廊

小姐一夜的花费!把有血有肉的活人当成商品一样贩卖,这种罪恶在我看来,比谋杀还要残酷!然而谋杀大多是激情行为,拐卖在这种偏远山区却已经形成了市场和规模,买方卖方都毫无罪恶感,像走私手机一样稀松

平常。

我按捺下心头怒意,问毛四还有什么?

毛四想了想,说道:“对了,老大最近通知我,说我这边有个女的在捣乱!她好像在我的地盘出没,老大叫我盯着点,尽快把那女的找到。”

我一阵错愕,但脸上仍然表现得很平静:“你老大有没有交代,她什么特征?”

“这个没说……”

看他没有在撒谎,我挥了挥手道:“行了,滚吧!”出来之后,我问负责这案子的警官,这帮人渣会在这里呆多久,警官说道:“说不准,看能不能搜集到证据,有证据能走法律程序的话,大概就按拐卖判了,五年以上,十年以下。如果没有证据,那顶

多就是一个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罪,一个星期到十五天的拘留罢了。”

我点头:“我在这段时间内看能不能找到指控他们的证据,或者证人。”

警官说道:“那可真是太感谢你了。”

我手机上来了一条短信,原来是老幺查到一些东西,不过内容比较多,他是拿邮箱发的,我暂时查看不了。

我打算先去见见那名妇女,我们来到她所居住的招待所,她果然已经回来了,儿子的病好转一些,她心情也好多了,对我们说道:“黄队长人挺好的,他已经和我家人联系,明天就会来接我回家。”

光头强口直心快地道:“大妹子,你今年才二十多吧,带个拖油瓶以后怎么嫁人呢?依我看,要不把这小孩送到孤儿院算了!”

妇女抚摸着儿子的脑袋道:“别这么说,他可是我的亲生骨肉啊,我被拐卖的这两年,这孩子是我活下来的唯一精神寄托,我怎么舍得把他扔掉呢?”光头强叹息一声:“女人真是不容易呀!对了,你是广东人,老家离东莞近吗?我有个发小在东莞发展,要不我叫他给你介绍一份工作,我不晓得你思想上保守不保守,这工作吧想开一点也没啥,靠自

己手艺吃饭丢啥人呢?你现在最缺的是一份稳定的工作,你说是不是?”

我瞪大眼睛,真不敢相信他竟然劝别人干那一行!不愧是黑社会。

妇女挺高兴的道:“好啊,我正发愁以后怎么养活自己和孩子呢,这工作需要学历吗?不知道专业对不对口!”

“肯定对口,你这条件完全可以……”

我连忙阻止道:“别听他的,大姐,你瞅瞅他这副德性,像好人吗?”

妇女左右打量光头强,噗嗤一乐:“我觉得他是一个大好人!”我心说你这个眼力真是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