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请神容易送神…

小说: 佣兵之王(胡子) 作者: 胡子 更新时间:2019-09-11 05:01:17 字数:3426 阅读进度:216/216

申市。

一辆警车正在马路上狂奔。

“哈哈,小子,你昨天不是很嚣张吗,啧啧,一巴掌就拍碎一张桌子,你现在倒是再牛啊,你牛逼你能把手上的手铐给崩开吗。”

小黄毛坐在周学兵对面,得意的冲着周学兵挤眉弄眼。

此刻周学兵手上已经被拷上了手铐,不管就算是如此,这个小黄毛也不敢靠近周学兵。

周学兵此刻也懒得再理会这个小黄毛,冷眼看了他一眼之后,便掏出电话开始拨打其中一个号码。

这个胖警官还算不错,最起码没有搜走他的手机。

现在周学兵拨打就是许久都没有联系过的李察的电话。

“周先生,恭喜你成为至诚集团总裁,我还是最近刚得到这个消息呢。”电话刚接通,李察的赞叹声音便传递了过来。

“这个总裁只是临时的而已。”周学兵撇了撇嘴,便笑着继续道:“李察,我现在在申市,我遇到了一点麻烦……”

周学兵将今天的事情告诉了李察,李察对法律方面的东西非常了解,周学兵相信他绝对能够让自己从警局内安然走出。

“周先生也来了申市,告诉我你的地址,我现在就在申市边缘的一个城镇,我马上赶去申市,大约只要一个钟头就可以。不过周先生你说的事情略微有点麻烦,这种搅合不清的民事纠纷,除非直接托人,要不然的话,要完全解决这件事迟早也要花上一两天时间。”

电话里传来汽车启动的声音,似乎李察已经开始发动了汽车,朝着申市奔过来。

“托人……”

周学兵眨了眨眼睛,轻轻摇头起来。

“那我告诉你一个地址,你到哪里找我去好了,至于我现在碰到的麻烦,你就不要管了。”周学兵笑着将齐若兰家里的地址告诉了李察,然后挂断了电话。

紧接着,周学兵开始拨打另外一个电话。

如果托人的话,周学兵有太多的关系可以托。申市虽然也是一个独立市,可是严格来说,申市的领导班子是收到金海市的直接管辖的。

所以要解决周学兵现在的麻烦,林虚平、洪安通甚至连宋建国都可以解决,不过现在周学兵却没有给他们任何一人打电话,而是直接将电话拨打到了孙阳的手机上。

孙阳现在已经升迁成为金海市的市委领导,以他的影响力,要解决这件事绝对比林虚平他们更快。

“什么?周老弟在申市还能遇到这些麻烦,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我马上解决。”

周学兵跟孙阳的交流很短暂,不过问题却已经完美解决。

警车的车厢内,小黄毛和那个胖警察此刻已经全都死死盯着周学兵。

他们不傻,从刚才周学兵接连拨打电话的动作上,他们便能分辨出来,周学兵的人脉关系很光,抓了这样一个人,到底是福还是祸,他们两人也有些忐忑起来。

周学兵拨打了孙阳电话之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冷眼扫视了小黄毛一眼,然后闭上了眼睛。

那个小黄毛和胖警察有些忐忑的盯着周学兵。

大约十分钟之后,在这种令人忐忑不安的气氛中,胖警察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这个胖警察的心情本来就有些紧张,突如其来的电话让他吓了一跳,愣了一下之后,才手忙脚乱的接通了电话。

“喂,局长……什么?……哦,……我马上放人。”

胖警察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

不过比起这个胖警察,坐在他身边的那个小黄毛才越发的颤抖的厉害。

刚才他可是听的很清楚,这个胖警察接通电话之后,电话那头传来的分明就是一阵咆哮声音,被人这么咒骂,这个胖警察都不敢有丝毫反抗,可想而知,给他打过来电话的是什么人。

“妈的,你这次可害死老子了。”

胖警察没好气的瞪了小黄毛一眼,然后满脸堆笑的走向周学兵。

刚才他接的那个电话正是他的顶头上司打过来的,只不过,这个胖警察知道,真正关心这件事的绝对不会是自己的那个上司,而只会是比自己上司更加可怕的存在,要不然,自己的上司怎么可能会对自己如此的暴躁。

“周先生,我刚才已经调查清楚,你的事情纯属误会,你可以走了。”

胖警察挥了挥手,负责开车的那个实习警察顿时停下了车子,眼光透过后视镜,好奇的看着周学兵。

可是,周学兵却没有任何动静,好像睡着了一样。

看到周学兵这幅淡然的样子,胖警察额头上开始出现冷汗。

这种情况,就算是傻瓜都明白,眼前这个人分明就是一尊大佛,正所谓请佛容易送佛难,自己已经将这尊大佛得罪的如此厉害,现在想要简简单单就将人送走,那简直吃痴心妄想。

“哥,要不我请你到小田园去吃一顿。”

胖警察紧张的连称呼都变了。

那个小黄毛和那个开车的年轻警察惊愕的嘴巴都长的大大的,小田园他们也知道,那可是申市消费最贵的地方,据说在里面吃顿饭都要万把块钱。

不过没办法!

就算是花钱再多,今天自己也认了。

这个胖警察心里虽然在滴血,可是却仍然咬牙坚持。

“没空,你刚才打扰了我朋友们吃饭,现在你把我送回去,顺便给她们道个歉。”

周学兵缓缓睁开了眼睛,盯着这个胖警察道。

对于这些人,他根本懒得理会他们,而他之所以等到现在才说话,只是想要略微给他们一个教训而已。

听到周学兵开口说话,这个胖警察简直好像是听到了天籁之音,一脸喜色的点头。

“好,我马上就送周先生你回去,小毛,开车。”

警车重新发动,不过这次车子却是掉了个方向,朝着齐若兰家所在的位置驶去。

……

申市,云山路,齐若兰家里。

郭花萍和齐若兰等人此刻刚刚回到家里。

刚进家门,郭花萍便生着闷气坐到了沙发上,跟在她身后的周捷自然笑着上去开导郭花萍。至于齐若兰,此刻反倒一脸无所谓,本来她想要直接回房间的,可是却被齐明勋给拉住了。

“有客人在呢!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

硬是将齐若兰留在客厅,喷着孟晓骏坐在沙发上,一脸诧异的齐明勋才终于有空询问一下,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有了这样的好机会,当然少不了周捷说话,一边安慰着郭花萍,周捷便将周学兵的事情仔细说了一遍。

“周学兵,这个年轻人挺不错的啊,今天上午他还陪着我在家里下了一上午的象棋,怎么一出去就跟你们闹成这个样子了。”

齐明勋有些纳闷的嘟囔。

“表姐夫,这个人是会伪装的,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跟那个周学兵才认识多久,他什么样的人你根本不清楚,他要是装成一个好人来骗你,你也很难看出来吧。”

周捷坐在郭花萍身边,撇着嘴道。

她这话绝对是火上浇油,一提到周学兵,郭花萍便顿时怒气满面道。

“都别说了,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再听见这个名字。”

“妈,至于吗,周学兵他肯定是被冤枉的,以前他又不是没进过警局,每次他都是很快就出来了,这次我看他也快出来了,到时候他肯定还会来咱家的。”齐若兰瞥了郭花萍一眼,撅着嘴道。

“什么?以前他就进过警局,还每次……看来人真是不能貌相,我还以为这小子被抓一次就够坏了,没想到他根本就是个惯犯。”郭花萍抓住了齐若兰话里的语病,一下更是恼怒,盯着齐若兰叮嘱道。

“兰兰,不管你跟这个周学兵以前什么关系,以后你们都不能在一起,就算是上班都不能在一起。”

齐若兰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她很清楚,单凭自己恐怕是绝对无法说服自己的老妈了。

“这些年轻人年轻气盛,要是因为惹了事被抓了倒也不稀奇,可是这一而再再而三的犯这毛病,那可就不是年轻气盛的问题,而是人品问题了,我看小周年纪也不小了,做事也应该挺稳重的,怎么真正遇到事了就这样呢。”

齐明勋有些不太相信的摇头起来。

“表姐夫,你那是没看到那小子被抓走的模样,根本连一点都没反抗,我看这样的人就应该被抓走。”周捷狠狠的编造了周学兵几句,然后脸上突然露出笑容,将孟晓骏拉倒了自己面前。

“表姐夫,你看看,这是晓骏,这次我给若兰介绍的男朋友就是他,正宗的世界名牌大学毕业,年轻有为,你觉的怎么样,起码也要比那个周学兵要强的多吧。”

“叔叔,我是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孟晓骏得意的补充了一句。

“嗯,不错,这孩子不错。”齐明勋笑着点了点头,不过谁都能看出来,此刻他根本没心思考校孟晓骏。

“晓骏,就看你的了。”周捷偷偷拉了一把孟晓骏,朝着坐在一边的齐若兰努了努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