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4章 睁开眼看到的是蓝梦

小说: 以身试爱(熊猫芃芃) 作者: 熊猫芃芃 更新时间:2019-04-15 16:19:03 字数:2301 阅读进度:1465/2932

小÷说◎网】,♂小÷说◎网】,

她不让他喝酒,他把她从房间里赶出去,她就翻窗子,结果不小心从二楼上摔下去,摔断了腿。

之后,有好多天,她都没有出现。

其实他早就认出来了,那个一直照顾他的女孩子是苏晚。

他是故意装作不认识她,因为他不敢她。

他怕自己毁容了,根本就配不上苏晚。

而正是因为他一直包着脸,又一直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中,所以苏晚并没有认出他。

直到他拆纱布的那一天,看到自己并没有毁容。

宋凉生终于长长的舒了口气,然后决定约苏晚出来,跟她道歉,并且跟她表白。

在他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里,是她一直在他的身边陪着他。

可是,他约了苏晚在湖边见面,他却不小心掉进了湖里,然后发起了高烧。

游魂的宋凉生又开始飘荡,医院的病房里,他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

有一个女孩子背对着他。

宋凉生很紧张,他看到那个女孩子缓缓转身……

是蓝梦!

“快看,凉生醒了!”一旁的季寒惊喜的咋呼声猛然响起。

“凉生!”一个娇小的身影冲过来,他看到一张脸模糊的在他眼前晃动。

眼睛渐渐恢复清明,他也看清了她的容貌。

蓝梦哭得梨花带雨:“凉生,你怎么会掉进湖里了?”

宋凉生喉咙滚动,他抬手想擦去她的泪水,蓝梦抓住他的另外一只手,高兴地说:“你醒了就好,以后不要再去湖边了……”

游魂的宋凉生松了口气,没错,是蓝梦。

他没有记错,照顾他的人一直都是蓝梦。

在梦里,他怎么会认错了人?

怎么会以为,一直照顾他的人是苏晚?

对,因为这是梦,所以他才会弄混淆。

梦和现实是相反的。

如果没有蓝梦细心照顾他那一个月,可能他就会从此一蹶不振。

他就是在那个时候,对蓝梦动心的。

可之前,他在梦里看到的苏晚又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他是记忆出现混乱了吗?

他不记得,那时候他认识苏晚。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苏晚又怎么可能出现在他的梦里呢?

游魂的宋凉生看着醒来的自己,和蓝梦抱在一起的画面,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直到耳畔有一道温柔的声音,一直在喊他:“凉生?凉生?”

宋凉生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眼前的女人,和梦里的女人两张脸重合在了一起。

他的唇角露出了笑意。

是蓝梦……

“梦梦……”他伸出手,轻轻地摸着她的脸。

“凉生,你怎么在这里喝醉了?”蓝梦娇嗔道。

“我做了个梦。”宋凉生定定地看着她说道。

“什么梦?”

“梦到我住院的那段时间了。”宋凉生望着她,说道:“我梦到我约了你去湖边,却不小心掉进了湖里,还好我一醒来就看到了你。”

蓝梦的眼神闪了闪,然后立刻扯出了一抹甜美的笑容:“你还说呢,明明约了我,却自己那么不小心,害得我担心了好久呢!”

宋凉生慢慢地抱住了她,“梦梦,我想通了,我还是喜欢你。你以前在我最痛苦的时候,陪着我走过那些日子,如果没有你,我可能真的就一蹶不振了。”

“嗯……是啊……”蓝梦的眼神闪烁。

“梦梦,你还记得吗?我当时想喝酒,你却抢走我的酒瓶,我把你赶出去,你不服气居然从二楼上爬上来,自己却摔断了腿。”

“你记得……就好。”蓝梦低声说道。

“我应该记得的,我不该忘记的,我怎么能忘记了呢?”宋凉生喝醉了,嘴里胡言乱语着,然后脑袋一歪,醉死在了蓝梦的怀里。

“凉生,凉生?”蓝梦喊了他两声,看他没反应,眼神微微眯起。

-

苏晚睁开了眼睛,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阳光柔柔地洒满了华丽的房间。

她在床上翻了一个身,朦胧的视线里,隐约看到沙发上躺着个人。

她脑子呆住了一秒钟,然后瞬间就清醒了。

苏晚下了床,走过去,发现居然是去而复返的顾朝夕。

他身上随意地盖着一件西装外套。

也许是因为窗外倾泻的阳光,略微有些刺眼,他一条手臂挡在眼睛上,遮住了半张俊美的脸庞。

他怎么会睡在这里?

苏晚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叫醒他:“顾先生?”

顾朝夕双眼紧闭着,没有一点反应。

苏晚俯下身,轻轻碰碰他的手臂:“顾先生,醒醒。”

那一对好看的眉头微微地皱了下。

苏晚看他有醒过来的趋势,就要缩回扯着他衣袖的手。

却没想到,顾朝夕虽闭着眼,一抬手,就紧紧扣住了她的手腕。

苏晚根本就还来不及反应,她只觉得眼前一晃,腰间一重,等她回过神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顾朝夕给抱着,滚进了沙发的里侧。

苏晚愣住了,顾朝夕一只手握着她的手,另一手牢牢地圈着她的腰。

男人的气息喷在她的脖颈处,那酥痒的感觉,让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苏晚全身僵硬,刚想伸手去推开他,就听到顾朝夕闭着眼,低沉的嗓音无意识低喃:“乖,别吵。”

苏晚的手停顿在了半空里。

但随即她还是挣扎地想要起来,无奈男人与女人的力气差距摆在那里。

最后没办法,苏晚抬手拍他的脸,声音清脆地啪啪响:“顾先生!”

顾朝夕眉头一蹙,睫毛微颤,终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苏晚对上的是一双漆黑深邃的瞳眸。

顾朝夕躺着不动,眼神恢复清明,缓缓开口:“你醒了。”

苏晚狼狈地坐起来,理了理凌乱的长发,越过他下了沙发,脸颊还是有点烫。

“你怎么睡在这里,昨晚你……”明明走了的啊!

顾朝夕抚着太阳穴坐起来:“小朗房间里就一床被子,我怕感冒。”

也对,两个大男人睡一床被子,的确是很奇怪。

所以,他就回来了?

苏晚忍不住吐槽。

似乎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顾朝夕抬眸看了眼苏晚,声音漫不经心地说道:“我感冒刚刚好,感冒的时候,很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