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回 鸳鸯谱上,错点鸳鸯 完

小说: 鸳鸯错谱 作者: 幽灵书生99 更新时间:2018-01-12 22:21:55 字数:3414 阅读进度:292/292

第二百九十二回鸳鸯谱上点鸳鸯,错点鸳鸯也上谱(全书完)

闻声,刘一朵睁开双眼,见他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想努力的给他一个微笑,可肚子里传来的疼痛让她的笑容微微有些变形,深吸了一口气才艰难的说道:“诗斌……你……你,你来了。”

“嗯嗯嗯,我来了,我来了。”叶诗斌忙不迭的回应她,不过见她被疼痛折磨着的样子,心一阵阵的刺痛,回头看向随同秦小琴一块儿进来的韦娟问道:“妈妈,医生都怎么说?为什么还不进产房呢?”

“别急,别急,医生说宫口还没有完全打开,所以还要多等等。”韦娟同样心疼刘一朵,可医生的话又不能不听。

“要等多久?看将朵儿都疼成啥样子了。”叶诗斌有些急了,光说等,到底需要等多久也该给个期限吧。

秦小琴上前安慰道:“我们知道你是心疼朵儿,但是女人生孩子就是这样的,不痛哪儿生的下来。以前的女人生孩子,有的要痛上好几天呢,朵儿这样都算好的啦。”

疼好几天?天啦,叶诗斌真不敢去想那会疼成什么样子。转回头看向刘一朵,眼里全是不舍和疼惜。

韦娟看着疼的满头大汗的刘一朵,有些担心的说道:“媳妇,想不想吃点东西,别一会儿没力气。”

刘一朵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我不想吃。”此刻的她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疼,疼,非常的疼,那种坠痛的感觉,似乎肚子里的宝宝在往下掉。

忽然叶诗斌像是想到了什么,忙对刘一朵说:“朵儿,要不我们剖腹产吧?”他想起这样生孩子女人会少受罪,宫口开不开也就没啥影响,他实在是看不下去她如此的痛苦。

闻言,刘一朵努力的又笑了笑,她能感受到来自他的关怀,有这样的心便已够了,胸口剧烈起伏着说道:“刚……刚才医生……医生说可以……可以顺产,顺产……顺产对宝宝更好。”每一个孩子是每一位母亲的宝贝,每一位母亲都想给自己的孩子最好的。既然都知道顺产是对孩子有好处的,那么即使在痛她也要咬牙坚持下来,这就是母亲。

“可是,可是你那么痛,我舍不得让你受累。”叶诗斌拉过她的手放在嘴边亲吻着,两道剑眉都皱到了一起。

“呵……呵呵,那……那以后……对我再好点。”刘一朵努力的扯开嘴角,给了他一个完整的笑容,可肚子里传来的疼痛瞬间又让她皱起了眉。

“嗯嗯嗯,那,那是一定的。”这个即使她不说他也会毋庸置疑的那么的去做。轻放开她的手,小心的问道:“还那么疼吗?”如果可以,他宁愿替她受这样的痛楚。

“没……没……”正想多安慰安慰他,可肚子里又传来一阵阵疼痛,疼的她没有力气继续说什么。

见状,叶诗斌也只能干着急,两位母亲也只能在一边安慰他,时不时的也去安慰安慰刘一朵,除了能做这些,她们也感到无力。

值得庆幸的是三个小时后,医生又来做了一次检查,这次医生告诉他们宫口已经开的差不多了,可以送产妇进产房了,这么一来,才让所有人悬着的心稍稍落了下去。

叶诗斌握着刘一朵的手,想一同进入产房,但被护士有好的拦在了门外,正好刘天鹏和叶荣轩此刻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一见到叶诗斌便急急的问道:“怎么样了?”

“朵儿刚刚进去,还有的等,爸爸,你们先坐着休息下吧。”叶诗斌嘴上这么说,可他自己却是来回的踱着步,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

虽然产房关着门,但还是能从里面时不时听见刘一朵的痛呼,一声声落在叶诗斌的耳朵里让他感觉到揪心的疼,可他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就那样站在门口干着急。

秦小琴见他如此,一边为刘一朵着急,一边又得安慰叶诗斌,“你坐会儿吧,你老这么转悠,转的我们眼花。”

闻言,韦娟打趣道:“这个儿子我养了三十多年,还是头次见他这么无助。”

叶诗斌只能朝两位母亲苦笑,现在里面的那两个人可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他怎么能够不担心、不着急!

等待的时间本就漫长,更何况是这种情况下的等待,叶诗斌自己也不清楚到底等了多久的时候,产房里忽然传出一声啼哭,守候在门外的所有人精神为之一振,韦娟第一个激动的拉起秦小琴的手说道:“生了,生了。”脸上激动的表情真是难以言表。

秦小琴同样激动,握着韦娟的手来回晃荡,“是是,是生了,是生了。”

刘天鹏和叶荣轩这两个大男人在听到那声婴儿啼哭之后便有些手足无措,只顾憨笑着拍打着对方的肩膀,以此表达心中的那份激动与喜悦。

反应最激烈的还是要数叶诗斌,第一时间便冲到了产房门口,呆呆的站在那里,双手都不知该往哪儿放了。

几分钟后,一位小护士推开了产房的大门,怀里还抱着一个皱巴巴、红通通的婴儿从里面走了出来。婴儿在她怀里哇哇哇的哭着,声音是那般的洪亮。

小护士出来第一眼便见到了叶诗斌,之前也正是她将叶诗斌挡在门外的,所以她知道面前这个男人就是怀里婴儿的父亲,于是将口罩一头从耳朵上取下说道:“恭喜,恭喜,是为小公子。”说着将婴儿往他面前一送,笑呵呵的看着他,“来抱一抱吧!”

看着红红皱皱的小东西,叶诗斌迟迟不敢伸手,刚小跑过来的韦娟好笑的推了推他,见他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于是伸手将小护士手里的婴儿接了过来,看着红红皱皱的小家伙可爱的不得了。

“呵呵,得给孩子洗洗,你们抱着孩子跟我来。”小护士说着转身向另一间屋子走去,韦娟和秦小琴随后跟了上去。

叶诗斌机械的转身看着他们离去,愣愣的还未从刚才的震惊中醒转过来。

刘天鹏上前揽住他的肩,理解的说道:“呵呵,想当初朵儿出生的时候我和你一样,吓的根本不敢伸手去抱,唯恐一个不小心就将孩子抱坏了,哈哈哈!”

“呵呵,是啊,那时我也如此呢。”叶荣轩在一旁很是感慨的附和道。

叶诗斌好一阵子才算回过神来,憨憨的抓了抓自己的头,突然想起刚才小护士说的那句话,‘恭喜,恭喜,是为小公子。’脸上的表情一僵,喃喃自语道:“怎么不是公主,怎么会是公子呢?”

叶荣轩没好气的打了下他的头,说道:“念叨啥呢,公子难道不好吗?在怎么也是你的孩子,在唧唧歪歪小心我收拾你。”

叶诗斌缩了缩脖子,辩解道:“我也没说不好,只是……只是我更想要女儿嘛。”

“哈哈哈,没问题,你可以找朵儿商量商量,你们可以生二胎嘛!”刘天鹏好笑的看着他,拍了拍他的肩头建议道。

“嗯嗯,对对,我这就找朵儿商量商量。”叶诗斌如同被打了一针兴奋剂,‘嗖’的一声冲进了产房。

见此情景,刘天鹏和叶荣轩面面相觑。叶荣轩想追上去‘痛扁’叶诗斌一顿吧,可产房哪儿是他这个做公公的能乱闯的!!!

冲进产房的叶诗斌当然不知道就因为是产房,才让他躲过了‘一劫’,在看着满头满脸汗涔涔的刘一朵时,瞬间忘记冲进来要说的话,上前握住她的手,低头亲吻着她的额头小声的在她耳边说道:“老婆,辛苦你了,你是最勇敢的妈妈,我好爱好爱你!”

刘一朵很是疲惫的睁眼看着他,无力的张了张嘴,虚弱的开口说道:“我也爱你。”

“嗯,我也爱你,以后每晚我都要告诉你,老婆,我爱你。”叶诗斌动情的看着她的双眼说道。

“嗯,诗斌,我会期待你每晚对我说这三个字。”说完,刘一朵闭上了双眼,面带笑容的睡了过去…………

转眼两个月过去,小家伙越长越精神,经常转着灵动的小眼睛打量这个世界,然而小家伙一天一天的长大,叶诗斌却有些狐疑,怎么看这个小家伙长的怎么不像他。虽然能一眼看出小家伙很帅,长大了一定也是一个迷死人的帅哥,可和叶诗斌的帅比起来要显得柔了些,可叶诗斌对此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刘一朵对此却有着自己的猜想,暗忖夏青的话真的灵验了吗?因为她发现小家伙的整个五官拼凑在一起还真有点小夏青的模样,但将他的五官分开来看,却又能找到她和叶诗斌的影子。

想虽这么想,但刘一朵不会将这个‘秘密’告诉给叶诗斌,因为她不愿为此破坏两人现在这般和睦的生活……

五月的某一天,月上中天,当一缕矫捷的月光从客厅处的窗外射进来照到墙壁上的一幅黑黢黢、乱糟糟的画上时,画里的景色为之一变,画里的一男一女迎面而来,随之拥抱在一起,久久的不愿分开。

靠近卧室门口的一张婴儿床上的婴儿在这个时候睁开了双眼,看着那画上的两人开心的笑了。

依偎在叶诗斌怀里熟睡的刘一朵此刻的眼睫毛微微颤了颤,梦里她正被一位白发老人引领着走过一条条回廊,不知走过了多少回廊,她和那老人来到了一间屋里,老人盘坐在蒲团上对她招了招手,指着他手中的一本册子说道:“鸳鸯谱上点鸳鸯,错点鸳鸯也上谱……”

(全书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