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一家人吗

小说: 云依依燕清河 作者: 莫吃 更新时间:2020-10-18 01:58:34 字数:3250 阅读进度:320/320

这鸡多贵啊,她怎么能要,但燕大嫂这句不要的话,却迟迟都没有说出来,丫丫这样子还真需要补一下,不然以后容易落下病根。

云依依觉得是个小事,第二日就把鸡送来了,还是一只母鸡,肥嘟嘟的,这是因为她养的基本都是母鸡,虽然能下蛋,但她家里面鸡蛋本来就多,也不在意这点鸡蛋。

倒是燕母看着之后就舍不得了,“这么肥的母鸡,留着下蛋多好啊。”

燕大嫂也是这般想着,多好的鸡啊,真要杀的话,还是杀他们自家的鸡好,他们养的那母鸡都老了,反正几天才下个蛋,也越来越瘦了。

云依依道“没事,你们就杀了吧,就是这样的母鸡才补身子,我都炖了很多只了。”

这倒是实话,有次云依依还送来了鸡腿,一看就是好鸡的肉质。

燕大嫂看着丫丫瘦小的脸颊,狠了狠心,也就把鸡给杀了,这过了一天,丫丫的脸色也好了很多,她果真认得云依依,在燕母怀里都张开手,一脸要抱抱的样子。

云依依自然而然就把她抱住了,她也就抱得起丫丫了,家里面那两个崽崽越长越重了,云依依就是背着他们都很吃力,根本就走不了几步。

就算逢年过节的,燕大嫂也不会杀家里面的下蛋母鸡的,处理鸡的时候,她还有些恍惚,这鸡虽然肥,但里面却没有啥油,因为是自然养的,摸上去全是厚实的肉,非常实在,也就是这种鸡才好吃呢。

丫丫需要休息,云依依抱了一会儿,也就把她放在床上了,然后逗留了一会儿就走了,毕竟家里面还有两个崽崽需要她照看。

等她刚走出去,燕大嫂便道“三弟妹,你不留在这里吃饭吗?”

云依依摇了摇头,“不了,大嫂你们做好了就自己吃吧,不用考虑到我。”

燕大嫂把鸡肉给削了下来,然后剁成肉泥,这是云依依给丫丫补身子的,她都是按照她说的来。剩下来的鸡架子,她就剁成了块,全部拿来炖汤,但她还留了两个鸡腿下来,打算炖好了给云依依送过去。

云依依走了之后,燕母看着又睡过去的丫丫,就道;“也不知道这孩子是命薄还是命硬啊。”

说是命薄的话,她又一直存活了下来,说是命硬,她又一直生病,实在是让人担忧。

“你要记住这次的事,要不是老三媳妇儿肯让出药来,说不一定这孩子就没了。”燕母道。

燕大嫂点了点头,“我省的。”

要说云依依荒唐,但她又肯把这些东西拿出来,也算是把丫丫当成了亲人看待的。以往,只要是燕母让他们去帮点老三什么,燕大嫂心里面都不舒服,也是她太狭隘了。

她摸了摸丫丫的脸蛋,如今已经没有了志气啊你滚烫的温度,让她嘴角泛起了一抹极轻极淡的笑意,这抹笑容很快又隐去了,因为锅里面还是扑腾了。

燕大嫂把手往身上直接抹了抹,连忙道“娘,我先去炖鸡了。”

燕母道“去吧。”

其实这样的鸡炖的越久,那就越入味,最好是把肉都炖烂了,那汤底才更加入味呢,营养也更好。

云依依每次炖鸡的时候,就直接炖个一下午,柴禾也费得很多,她也不在意,每次炖好的鸡那简直是脱骨了,轻轻一咬,肉就烂了,非常美味。

燕大嫂却只把鸡肉给炖熟了,也就好了,她也没有放盐,就只喝鸡汤,都是非常浓郁的。

她舀了一些汤出来,给了燕母燕父,燕母不要,她就又单独舀了很大一碗汤出来。

燕母便道“你舀了这么多汤出来做什么,我们又不喝的。”

这鸡汤既然是云依依给丫丫补身体的,他们当然不会喝,燕源和燕财搀着呢,早就寻着香味过来了,但都没有他们的份儿。

若是他们自己杀鸡的话,还会分一点给两个孩子,但这是云依依拿来的,自然就只给丫丫了,某些事情,他们还是非常拧得清的。

燕大嫂把小碗的鸡汤放凉了一些,又把锅里面的两个鸡腿夹到了大碗里面,这才道“我打算给三弟家送去,毕竟是他们出的鸡。”

燕母本来想说那老三家既然敢拿出来,那就不在意这些,反正他们也是舍得的,但燕大嫂有此觉悟,也是个好事,她当然不会反对。

等把丫丫喂了之后,燕大嫂这就把汤放在了篮子里面,打算给云依依送去。

云依依本来也在吃饭,就见燕大嫂来了,还以为丫丫出事了,结果就见她带了东西。

其实真的没有必要,她有些无奈,见她好心,还是收下来了。

“娘,鸡腿。”燕大双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之前云依依给燕清河做补汤的时候,他们也跟着吃了不少鸡汤鸡肉,过得那是美好无比的日子。

后来就没了,母鸡也少了,现在鸡棚里面都是一些小鸡仔,可爱是可爱,但是不好吃啊。燕大双倒是看着这些肥硕的母鸡垂涎欲滴,却也只能看着,云依依不发话,他什么都不敢提。

“嗯,是啊,一起吃吧。”云依依道。鸡腿是个好东西,这里面有两个鸡腿,没有切烂,都是整个的。好东西都应该大家一起分享,她倒是没有为崽崽奉献的精神。

她就算要奉献,那也不能做一根蜡烛,燃烧了自己,点亮了别人,到时候两个崽崽还不懂得感激她。她要做个电灯,点亮自己,也要照亮别人,这才是良好的教育。

云依依把鸡腿都切成了一块一块的,然后放在了鸡汤里面,大伙儿就可以一起吃了。

两个崽崽乖乖的,等云依依发话了,他们才敢吃。

然后……

燕小双面无表情地嚼着,燕大双道“没有盐。”

全都没有盐,即便再香,没有味道的鸡肉吃起来也就是无滋无味的,很难吃。

早就被养得叼了的崽崽,吃了一口,就开始叹气了,不肯再夹。

云依依还以为只是口味淡了一些,清淡一些也好,但她喝了一口汤,也发现这就是一点盐都没加,也没有无奈,便去厨房拿了盐,舀了几勺在汤里面拌匀,如此滋味儿就好多了。

燕大双吃完后,就道“还是娘做得鸡汤最好吃。”他这是发自内心的话,经过了这次对比,还是觉得娘做得菜最好吃了,其他人的都入不了口。

云依依看了他一眼,瞥嘴“贫嘴。”

“才没有。”燕大双把自己胖脸凑了过去,见云依依没啥行动,就主动拿起了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燕小双看了他一眼。

都说撒娇孩子有糖吃,云依依却已经看透了他的本质,根本就不允许他在多吃糖,吃完饭的崽崽只要又在院子里面散步。

每日都重复着这样的过程,但奇怪的是,他们这般消食,还是一点儿都没有瘦。

燕清河给她盛了一碗鸡汤,轻轻推给她,如玉的手指搭在碗上,拿开时,汤底晃开,有指影一闪而过。

云依依倒是习惯了,毫不在意,直接端起来喝了一口,如今鸡汤也不烫,这温热的温度刚刚就好。

只是她喝了以后,发现还是有一束目光看着她。

“怎么了?你有想法?”云依依奇怪地问,燕清河这厮又看着她做什么。

燕清河垂下眸子,眼睫一颤,“没想到你还会医术。”他听燕大嫂说了,就把毛巾搭在上面,丫丫的烧就退了不少。

“我哪里会什么医术,都是大夫开的药好。”云依依抓了抓头,那降温的方法,也不是她自己想的,都只是常识罢了,现代人都知道这些原理,而且也不难,自己想一想也就明白了。

烫了,这就需要用冷水去降温,发烧自然也是相同的原理。

燕清河也不知道信没信,瞅了她半晌,那眼神倒是温和无害的,他道“谢谢你。”

这一天两天的,云依依都听了多少句谢谢了,且都是燕大嫂说的,她也是心里面有愧疚,便一直对云依依说这几个字,让她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现下又听到了谢谢而已,她条件发射地摆了摆头,“你可别说这句话了,都是举手之劳,我也没有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一切都是偶然而已,她刚好这里,又刚好认识丫丫,刚好有药而已,所以才能及时给药。

要是换做别人也会这么做的。

“都是一家人,以后就别说谢谢了,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云依依道,这话是她一直对燕大嫂说的,如今便直接这么说出来了。

燕清河一怔……

一家人吗?他的唇角微微弯了一些,想起今天去看丫丫的场景,又瞅了瞅两个崽崽。索性燕大双和燕小双满脸阳光,一点都没有生病的迹象。

燕大双还在外面拍了拍小黄的屁股,喊了一声驾。小黄嗷了一声。

这地方根本就没有马,能有一辆牛车和驴车就不错了,崽崽自然是没有见过马的,他们能这么做,都是云依依给他们讲的。

崽崽倒是现学现用,只可惜了小黄,被打了几下屁股,无精打采地跟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