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7章 过去了?

小说: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作者: 心动可乐 更新时间:2017-09-10 02:59:23 字数:5656 阅读进度:1361/1498

时间过的比她预想的很快。

“你那个很帅气的男朋友等你半天了。”

舒月舞一转头,就看到沈玉树一身西装笔的挺,捧着束大红玫瑰站在门口,安静的等着他呢。

看起来是早就来了……

沈玉树其实也算斯坦你福大学的一个大才子了。曾经还在机器人比赛中拿下了一等奖,被美国谷歌公司相中,给他发过邀请函的。

当然,不止如此。他的学术论文在美国第一的学术杂志上刊登过,他的导师是一位大名鼎鼎的科学界重要人物,他的父亲,是国内的高官,国企一把手,手握数万亿资产生杀大权,还有许多亲戚朋友,总之……多少人都想跟他交好。

他本身各方面也是相当的出色,是属于标准的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生来就已经被铺好金砖大道的天之骄子。

他自己也是天赋惊人,他的人生,注定是星光大道。

终点,就在他的脚下了,简直触手可及。

他的人生只需要一点小小的惊喜,然后,惊喜就来了,他觉得舒月舞,是上天赐给他的惊喜,是他在这异国他乡,唯一高兴的事了。

沈玉树冲着舒月舞挥挥手,打了声招呼。

舒月舞也冲他点头示意了下。

然后对着旁边的朱莉老师打招呼道,“那老师,我就先走了。”

“恩,下午是好莱坞环球影城周年庆哦,玩的开心点。”

“谢谢老师。”

“要注意安全,别搞出人命哦。”朱莉暧昧的眨了眨眼,“这会影响练舞。”

舒月舞冲她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一切都仿佛那么约定俗成。

沈玉树把手中的玫瑰花递给舒月舞,舒月舞微笑着接过。

然后两人上了沈玉树的敞篷跑车,拉风的超跑,在校园里划过一道流利的轨迹,扬长而去。

现场一干围观群众,也相继的散开了。

约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舒月舞知道舒锐的心思,舒锐有心撮合两人。

而舒月舞自己也觉得,开始一段新感情也不错。

忘掉过去,重新开始,人终归是要往前走的。

而且,沈玉树仪表堂堂,一表人才,才华横溢,追求者重,喜欢他的女生不在少数,这正是最符合舒月舞心里预期的男生。

这会让她很有成就感。

沈玉树先带她去了一家有名的中餐厅。带她吃了喜欢的中餐,吃完休息了会,聊了下洛杉矶的一些趣事,一些他接触过的名人的事迹。

沈玉树自己也是名人,凭他老师的关系,他很轻易的就能接触一些明星,大亨,他身上甚至有跟许多明星的合影,什么罗纳尔多,科比布莱恩特,小甜甜布兰妮,米拉·乔沃维奇,泰勒斯威夫特等等,甚至跟大多数人共进晚餐,聊过一些趣事。

舒月舞发现这是个很会说话的人,很会察言观色,看气氛,会照顾你的情绪,而且幽默风趣,谈吐优雅不失俏皮,知识面很广,什么都能聊。

他不是学校里那种很会吹牛的男生,他是真的牛,他能为自己说的话拿出实证来。

也难怪父亲都对他赞不绝口了,确实跟那些木讷的,连说话都需要自己教的笨蛋不一样。

想到这,舒月舞愣了下,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想起这个,不过,这想法马上被沈玉树有趣的话题给盖过去了。

两人稍微聊了会,就来到好莱坞环球影城,亲身参与一些变形金刚,大猩猩什么的游乐设施。

而且,沈玉树有着特等身份的票,不需要排队,想玩什么,过去跟工作人员说一下,人家自己会把你插进队伍的。

这省下了两人不少排队的时间,再也不用一个顶着大太阳排队,一个等在树荫下玩手机到没电了。

“……”

为什么又想起这个?

舒月舞不明白。

只是,玩之前,沈玉树是温和风趣,玩完之后就有点失风度了,脸色惨白,嘴唇发白,呼吸都急促了,急剧的喘息着。

这也是正常的,属于正常人玩完之后的反应,因为舒月舞挑的都是高危游戏,一般女孩早吓的尖叫了,她自己都叫出声了,沈玉树能维持住,不发出声,已经很不了不起了,至少比同坐的其他百分之99的男生要了不起的多。

只是,不如某些人,坐跳楼机,坐太阳钟摆,坐超级过山车,别说叫,连眼皮都不带多眨一下的那股轻松劲。

也许,不是某些,而是某个。

舒月舞不明白怎么又想起这个。

因为完全不用排队,想玩什么就能玩什么,两人玩的很轻松,累了就去吃点东西,吃饭也是一样,根本不用舒月舞为位置担心,对方很贴心的早就定好位置了。

再也不用她跟别人站在旁边打闹的无聊的等位置了。

“……”

为什么呢?

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舒月舞感觉有什么东西堵着自己的胸口,让她有些难受。

不过,她马上又把注意力移到了沈玉树叫来的有趣的菜上。

沈玉树显然看出她喜欢玩,喜欢一些、有趣的东西,所以,叫的不是名菜,都是些很有趣味性的菜,让人很有吃的欲望。

他甚至知道一些奇怪的吃法,什么可乐配菜,鸡尾加烤猪蹄什么的。

都是些很有趣的东西。

这是个愉快的一天。

是舒月舞来洛杉矶这么久,少有的,玩的特别愉快的一天,她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唯一的失误是,中途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两人在玩旋转摆车的时候被巨大的人群冲散,找不到对方了。

舒月舞虽然想打个电话,拿出手机才发现没电了,对方也打不来了。

她站在出口等了三分钟,也没等到对方人。

而且那里人太多了,没法站,百无聊赖的她,走到了中间大猩猩,也就是金刚的脚底下,一个站台上,尽量的站高等人,这里勉强算是个足够显眼的位置。

奈何今天周年庆,人实在太多了,到处人山人海,你只能看到一个个在那挤饺子,找人是别想了,舒月舞等了一个小时都没等到人。

事实上,沈玉树也是急的团团转,找了她一个小时都没找到。

最后,他还是用自己的特权,让广播转播,用中文转播着寻人启示,请一位美丽的舒月舞女士,到中间的广播场找他,或者,有看到那位漂亮的东方女性的人,提供信息帮他找到人,他也会重金酬谢。

舒月舞帮他省了,自己就走过去了。

基本上,沈玉树的处理也没有什么偏颇。

一天下来,玩的还是很开心的。

然后,沈玉树又连连道歉的送舒月舞回家,舒月舞表示那不是他的错,本来就人多。

沈玉树想牵手,是她主动拒绝的,牵手就肯定不会走丢了,所以,真要追究起来还是舒月舞的责任呢。

舒月舞很通情达理的表示不介意。

她并不太好意思怪对方。

舒月舞很清楚,以前的自己,就算无理也要争三分,无理取闹,那是她的专长,但现在,好像没这心思了,是自己变了吗?

她不知道。

本来沈玉树想请她去空中摩天轮就餐的,不过看舒月舞累了,也就放弃了,让她回家早点休息。

所以,晚餐,是舒月舞跟赵晴一起吃的。

舒锐外边有应酬,回不来。

两母女温馨的吃着饭。

赵晴瞄了舒月舞一眼,仿佛随意的问了句,“玩的怎么样?”

舒月舞微笑着,坦然道,“恩,算是来美国这么久,玩的最开心的一次了。”

“看出来了,笑的这么开心,……开心就好。”

难得的看舒月舞这么坦诚的笑容,赵晴也笑了,“看起来那位沈玉树的公子哥,不错啊。”

“是挺不错的。”舒月舞回答。

“听说他的老师大名鼎鼎,他本身也是不错,来,跟妈说说,觉得他人怎么样,有没有发展成下一任的打算。”

赵晴也少有的开起了玩笑,看到舒月舞开心,她也开心。

“妈”舒月舞不依的叫了句。

“你以前可什么都跟妈说的,怎么,长大了不要妈了?”

“我哪敢啊,服了你了,我说还不行吗,人嘛,挺不错的,很会讨人欢心,比那些木头脑袋聪明多了。”

“而且,很会说话,跟他说话不会无聊,很风趣,难怪那么多女生喜欢他,见多识广,好像去过全世界很多地方,也认识很多明星,跟一些大人物。”

“他确实去过。”赵晴点头帮着确认了句。

“当然,最主要的是精通各种玩法,感觉他什么都会玩,真厉害。”

赵晴笑了,“人家可是天才,还是全才。”

“而且,那些工作人员好像也很尊敬他。”

“那大概是他老师的关系吧。”

“恩,挺不错的,感觉跟他一起,去游乐园再也不用排队了。”

舒月舞满意的点了点头,“我们约好,明晚一起去迪士尼音乐厅听音乐呢。”

听到这,赵晴也有股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的感觉,放心的笑开了,“我现在知道,你爸为什么这么极力的推崇他了,确实是个人才。”

她最开心的是终于有个人能陪着月舞,能陪她玩,还能懂她的心,让她开心了。

“从没见过有个人能让你这么满意的,看来改日我也得好好见见他了。”

“恩,整体确实不错。”

舒月舞笑着点了点头。

“哦,整体,意思是,还有局部,你不太满意。”

“只是一些小地方拉。”

“什么地方?说来听听……”

舒月舞夹了口面前的排骨,抿着嘴唇,想了想道,“就是,恩……感觉太聪明了,什么都懂,总觉的,少了点神秘感。”

“恩……太会说话了,我感觉稍微榆木点也不错,有种自己教他说话的成就感。”

“而且,太成熟了,不仅仅做事,感情方面也很成熟,很绅士,我觉得那种,害羞的,你抱下他手臂,他都会不好意思的,左看右看,心中喜欢,表面上还要嫌弃的推开你的更有意思。”

“还有就是,虽然不用排队是很好,可我总觉得插队也不好,大家都是遵守秩序,慢慢等待着,你这样插进去,对后边的人多不公平,还有排队的时候,等待也很有乐趣,尤其是两人一边等,一边玩闹的时候,还能趁他困得想睡觉的时候,故意逗他不让他睡。”

“还有……”

虽然舒月舞一脸兴奋的越说越多,赵晴却是越听越心惊,心中越来越冰冷,……插队对后面的人,不公平,这是自己那个自我的女儿会说的话?

她刚刚说的那些……

“对了,还有他体力好像不好,坐了几个云霄飞车,跳楼机,就脸色惨白了,虽然也没叫拉,不过,我感觉那种坐什么都面不改色的比较帅,面对刀子都一点不害怕,但是,你稍微逗他一下,他就很容易变色,脸红,感觉也很有趣。”

“还有……”

“月舞,够了。”

赵晴长叹了口气,温柔的制止了月舞的话语,她觉得再说下去就太残忍了。

舒月舞说的神采奕奕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异样的光芒望着叹气的赵晴,“妈,怎么了?”

“你是不是还觉得,他应该不管你走丢到哪里,都应该找到你。”

“对对,妈,还是你了解我,”舒月舞难得兴奋的继续道,“后来我们走散了,我等了他一小时,还是就站在中央广场最显眼的大猩猩脚上等他,他都没找到我,最后还是靠广播,我自己过去找他的。”

“当然,也不怪他,毕竟今天人那么多。”

不怪他?这是我女儿会说的话吗?

她不是有理没理都要怪别人的吗?

赵晴一脸怜惜的望着舒月舞,没说话。

这让舒月舞很是不解,“妈,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了?”

赵晴盯着舒月舞的眼睛,缓缓的说道,“月舞,你知道,自己刚刚说的都是些什么吗?”

“什么?”舒月舞不解。

赵晴眼神中满是爱怜的望着舒月舞道,“你刚刚的话,就像是在说,玉树他这人什么都好,他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他不是夏新!”

“他不是夏新!”

这话,让舒月舞像是中了魔咒似的,浑身一震,一下瞪大了眼睛,手上的筷子“咔哒”一下,落到了地上。

终于发现,她刚刚说沈玉树所有不好的点,并不是他有哪里不好,仅仅是,他不是夏新!

舒月舞的眼圈一下子红了,眼泪悄无声息的顺着两颊缓缓的滑落,即使如此,舒月舞还在努力坚持着睁大眼睛,“妈,你再说什么,我没有这么说啊,我只是说,希望我走丢了,不管丢到哪里了,哪怕丢到排气管道里了,我也希望他能马上找到我,毕竟,毕竟,我,我……呜哇……”

说道最后,任凭舒月舞再努力的睁大眼睛,也看不清赵晴那满是爱怜的视线了,像是洪水决堤般,“哇”的一下大声哭了出来,仿佛是要把压抑在心中几个月的情绪都发泄出来似的,大声的哭泣着。

“哇~他骗我,他骗我的,明明说过,不管我走丢到哪里,他都会过来把我找回去的,他没有,他没有,都是骗我的,是骗我的,呜哇~妈,他骗我”

舒月舞像个小女孩一般,张大了嘴巴,大声的,可怜的哭泣着。

看的赵晴心都碎了。

“好了,过去了,都过去了,乖女儿,都过去了……”

“呜~可是他骗我,妈,他根本没来找我,明明说好的,会找到我的……”

“唉,我的傻孩子啊,在感情的事情上,怎么就这么傻呢……”

赵晴再也忍不住,眼眶也湿润了,她紧紧抱住了舒月舞,心痛不已,口中说不出更多的话语,只能一遍又一遍温柔的抚摸着舒月舞的小脑袋,让她在怀中大声宣泄出来……

“过去了,都过去了。傻啊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