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总是一方狠心

小说: 再活一万次 作者: 兰帝魅晨 更新时间:2020-10-18 01:38:29 字数:3872 阅读进度:335/340

“首先,我很想知道,坦克女朋友的家里人,能不能克制贪婪。如果把她的最高月收入当成月均收入,她的父母会提高索取要求吗?面对那种压力,你说她会不会继续遵守跟坦克的约定,不接客,不找我领酬劳呢?”王帅想着,忍不住期待起来,在他眼里,那是人性开花的、值得观赏的时刻。

至于开的花是什么颜色,王帅不在乎。

“我不知道。”陈问今摇头,他真的不能确定,因为他见过能克制的父母,也见过不能克制的父母;他见过普遍把索取视为理所当然的时代;也见过父母普遍不再向孩子索取,只是付出,而子女却不断借贷消耗父母积累的资本的时代;这样的时代里,还有为了自己有钱花做特殊生意的;还见过消耗父母积蓄的时代里,也有不被环境洗脑,独立自主的不愿意掏父母口袋的人。

总而言之,都有可能。

而陈问今对坦克女朋友的父母并不了解,拿什么作为肯定判断的基础呢?

他能判断的,大概只是坦克的女朋友会怎么做。

是的。

陈问今不想片面武断,但是坦克的女朋友连借钱买菜都不敢让坦克知道,可以说这么做是怕坦克责骂,但是——这种事情骂两句有什么大不了?坦克嘴里骂的再凶,心里不就有多感动吗?

翻译过来明明就是:我知道你会骂我,也宁愿被你骂一顿不回嘴,也要借钱买好吃的让你身体恢复的更好。

这样的事情,坦克骂完了回头晚上还得内疚的悄悄捂着杯子哭一场才睡的着觉吧!

这种事情都采取逃避隐瞒的方式,指望她能对抗来自家庭的施压,几乎是不可能的。

王帅吐了口烟,笑着说:“我们俩赌一把,我押她父母会索取更多。”

“那就赌两把,我押她会找你领报酬。”

“那就没意思了,都是一胜一负。”王帅笑了出声,吐了口烟道:“她父母如果有像样的人性光辉,想养出她这样的女儿,恐怕也不太容易。这些庸碌,抱团从众才有安全感的心态古今并无不同。旁人都习以为常的索取,那就索取的理所当然。她的父母一定会贪婪无度的索取下去!她也一定对抗不了那种压力!”

“我倒是希望有点意外,输给你一块钱也无妨。”陈问今宁愿多见着一点意外的闪光,而不是不出意料的常态。

可是……

第一局王帅很容易就赢了。

坦克的女朋友收到家里的传呼,连忙打电话回去,心想这个月寄过钱了,现在也不是寄钱的时间,唯恐是出了什么意外需要用钱,打通了电话,知道父母和弟弟妹妹们都平安健康,松了口气,很高兴的说:“妈,没什么事就别呼我了,长途电话贵。”

坦克的女朋友高兴了没一会,紧接着的话就让她莫名其妙。

“死丫头,我问你,你在鹏市到底赚多少钱!”

“说过了啊,下个月的钱还会特别少……”

“少!都少到你自己身上去了是吧!死丫头,我们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家里的困难你不是不知道,你就这么白眼狼啊?有钱说自己没钱!你赚多少钱我们听人说了!还想骗我们啊你?你就顾着自己吃喝玩乐糟蹋钱是不是?花花世界让你忘了家里有多缺钱了?忘了爹娘和弟弟妹妹在过苦日子了?说你多少回了!等把小的供出来了!到时候你挣的钱我们一分也不再要,你都花自己身上也没问题!现在家里小的上学要钱,这也要钱,那也要钱,生场病都是钱!你怎么能只顾着自己……”

“妈我没有藏钱!我每个月就给自己留一点,就够吃最便宜的饭盒最便宜早餐的钱啊!你听谁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你这个月总共挣了四千多块是不是?你还当两千块那样给我们寄了一千八!你说、你自己私藏了多少!你个白眼狼、骗了家里多久!骗这么久你自己早该吃够喝够穿够了吧!从今往后,你给家里每个月寄四千!多的我们也不跟你要了,你要再说没有,再私藏钱,就别回这个家了!我们只当生了个白眼狼,你弟弟妹妹们只当没你这个大姐!”

不容坦克的女朋友解释,电话那头就已经挂断了。

坦克的女朋友难过的崩溃抽泣……她上哪里弄钱?

家里盖房子,逼着问她要钱,说好几家人都盖了,都是出来打工,她的钱怎么就藏着不往家里寄,非说她私藏了钱,也是丢下狠话。

最后坦克的女朋友没办法,数来数去手里也还差的多,只能找高利贷借钱,每个月还也只能多接客,因为还得保证寄回去的钱数目对,她之前对家里说每个月只能拿两千,也是没办法。

公园街边的同行那么多,生意特别好的时候才有三千多,那得运气也好,根本不稳定,生意差的时候不到一千八,旁人都说平均下来她最好说挣两千,说多了,就被限定了手里的钱,万一生个病停两天,她就凑不够了,还得被家里骂她只顾自己吃喝,就只能说少点,反正说的两千,也比正常打工的高了不知道多少。

然而,她们身边一圈女的,其实都出来干的这个,一个介绍一个,开始不愿意的,去打段时间工,被家里数落挣钱没别的同乡多,慢慢的也就没了心气对抗了。

坦克的女朋友哭着,打了一圈电话,都没余粮,一个个的情况都跟她差不多。最早是有一个同乡被有钱人包养,给家里盖了新房子,紧接着就有第二个老乡被家里逼着弄钱盖新房子,于是就借。这一盖,得,第三个被逼盖房子的也出现了……一个接一个的,坦克的女朋友身边那些一片地方出来的,几乎都欠着钱,没欠的也直接跟她说,手里没余钱,家里逼了好多回,也是准备要借钱寄回去盖新房子的,没办法帮她。

坦克女朋友正掉着眼泪,阿豹的女朋友回来看见了,她今天不舒服,实在熬不住,就没陪阿豹在外头喝酒,先回来休息了。

“哭什么呢?坦克没怎么样吧?”

“家里要钱,不知道他们听谁说我这个月挣了四千多,让我每个月都寄回去四千,这个月还得补寄两千二。我、我上哪弄去呀!逼死我得了——”坦克的女朋友说着,又哭。

阿豹的女朋友心一软,想着她手里还宽裕着,又是好姐妹,也不怕她还不上,就说:“我先借你两千二过了眼前这关再说吧,下个月、王帅那的钱领了,再悄悄接些好活,别让坦克知道了就行,也凑得齐。指不定是公园街上哪个嫉妒咱们的贱人多的嘴!成心不想看咱们好!说不定,我家很快也要逼问了!”

“可是到王帅那领钱和接活的话,坦克……”

“你傻呀你!坦克坦克!他一个穷小子理他做什么?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你还为了他不管亲人了啊?别忘了你自己干嘛演他女朋友、我们是拿王帅的钱才演的!你二不二啊你!演着演着还假戏真做了?他一个穷小子,就会挨打和打架,有屁用?能有咱们村里的铁牛能打不?铁牛那么能打,还不是打死了人被枪毙了!我们是来挣钱的,等以后家里小的读完书了,能自己挣钱了,我们再存点钱,回家开个商店做个小生意,找个老实人嫁了,那时候才能过舒坦的日子。这些什么情啊爱的,就是他们城里长大没吃过苦的小孩玩的,你跟着凑什么热闹?”阿豹的女朋友一通斥责,说的坦克的女朋友低下了头,连忙辩解说:“我就是觉得对不起坦克,他替我还债,挨了毒打……”

“你求他了?他自己听说你有债就冲上去,是他傻!你又没骗他帮你还债,你内疚什么劲?医生都说了,没大碍,他本来就是打拳的,挨挨打就把你骗的脑子不清醒了?你以为他将来大了还能娶你?那时候早把你睡腻了!多少一样城里长大的女孩他不娶,娶你个拖油瓶?他现在傻,你以为他以后还傻?以为他爹妈也傻啊?他还能为了你不要他爹妈?想想咱们刚来没地方住,城里住的人什么德性?跑我们晚上睡路边的地方挑牲口似的找,就让我们住一晚管顿早饭,就要陪睡!幸亏咱俩聪明没上当,上当的不也有吗?那些二货,公园站街几分钟完事都赚二十呢,便宜那些城里的臭色鬼了!”

“你怎么扯起这事了……”坦克的女朋友觉得跳跃的莫名其妙。

阿豹的女朋友说起来就气,又斥责坦克的女朋友说:“就你缺心眼!给钱的是王帅,那是有钱公子哥,咱们好好听他的话,就不用去站街那么苦。你看都是陪男人,公园里一晚上在树丛里应付多少个才能挣两百啊?王帅认识的人让我们去酒店接活,舒服的软床上应付一会就是两百,去了提成落手里还有一百二!留个宿就是三百!轻松到哪去了!该听谁的话你都弄不清楚了吗?”

“我知道了,下个月跟你一块找王帅领钱。”坦克的女朋友惭愧的连连点头答应着,本来也没有什么坚持的意思,只是对坦克心存感情上的愧疚,听好姐妹这么一说,就觉得她自己是真的脑子糊涂了,把自己当城里人了,净想些傻的没的。

“这就对了!到时候啊——记得好好跟王帅认错道歉,说清楚了坦克的事情不是你怂恿,是坦克自己坚持那么做,你就错在害怕没管住嘴,以后再也不会了,省得王帅怪你,以后不雇你了。到时候你上哪弄钱寄回去啊?公园站街挣四千多?你就算想累死自个,也得别人不跟你抢生意!”

坦克的女朋友连连点头,都一一答应了下来。

只是……她们不久之后就发现,到底是太天真了。

王帅二话不说的、利索的数了钱给阿豹的女朋友,末了,还夸奖她表现不错,额外给她五百奖金。

阿豹的女朋友高兴的不得了,主动的给王帅捏腿,半跪在他身边,一脸殷切。

轮到坦克的女朋友时,王帅冷笑说:“至于你——来领什么钱?上个月的钱已经给你了,下个月,我可不敢用你了!你从哪来,回哪去!”

坦克的女朋友如遭雷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