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19章

小说: 这个总裁,我要了! 作者: 囧囧有妖 更新时间:2015-02-01 18:38:48 字数:2441 阅读进度:19/440

如果喜欢请收藏(upu小说网)www.upu.njm.cc,提供更多精彩小说阅读。

第19章

冷斯辰手的手机滑落掉地板上,另一只手微微按着胃部,从刚才起,那里就开始一阵一阵的绞痛。UPU小说网

他的声音病态的沙哑,可是没有一个人现,也没有人问一句。

他们的心里只会有公司,有斯澈,有联姻……

他们眼里他理所当然应该是永远不需要关心的那一个,任何人眼都是这样,或许,也只有那个笨蛋会想要保护他,真是……笨蛋……

夏郁薰觉得自己留欧明轩家吃饭是个糟糕透顶的主意,那家伙实是够狐狸,居然三言两语就能把他爸哄得服服帖帖。

欧明轩走后,她爸对她说了一句极其惊悚的话,“郁薰,这孩子不错,这次,你总算还有点眼光!”

但,其实夏爸爸一直心里疑惑,这么个好孩子怎么就看上他们家郁薰了呢?

洗过澡之后,夏郁薰就盘腿坐地板上呆。

顺手够到床头的照片,手指温柔地抚着照片里少年微笑的眉眼。那是阿辰唯一一张笑着的照片,十岁的阿辰面容还有些稚气,看着身旁气鼓鼓的夏郁薰正笑得一脸灿烂。

“真是个幸灾乐祸的家伙!”夏郁薰狠狠弹了他那张俊脸一下,接着挣扎着拨了一通电话。

“喂,阿澈!”

“小薰,你好点了吗?要不要紧?”

“我早就没事了!”

“你找我,有事吗?”

“哦,我是想问你,总裁他现有没有加班?”

“我下班的时候他还没走,说有些件要处理。”冷斯澈的声音微有失落。

夏郁薰眉头皱起,“不用说了,以他的个性现肯定还公司,晚饭绝对也还没吃,那家伙忙起来连外卖都懒得叫的,胃本来就不好,还一直喝咖啡!”

“小薰……”

“恩?”

“既然关心他,为什么不自己打电话问他?”为什么要经过我,为什么让我知道你对他的关心和了解。

夏郁薰支支吾吾,然后一脸神秘地说道,“因为我实行一个计划,七天内绝对不可以见他,当然也不可以和他打电话。”

“为什么?”

“我做一个实验!我想知道,我可不可以离开他,可不可以离开了他还能不想他……”夏郁薰怅然道。

欧明轩或许会认为她很傻很天真,但,其实她的心里早就有自己的想法和打算的。

“那……你的实验怎么样了?”冷斯澈问道。她不再像以前一样一味地往前冲,而是已经尝试着离开他了,这应该是个好现象!

夏郁薰长长地恩了一声,思考着,“还不知道!才一天呢!”

冷斯澈没有说话。小薰,难道你没现,虽然只是一天,但是你已经开始想他了,否则又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阿澈,不打扰你了,我待会儿给总裁叫份外卖!”

冷斯澈轻笑一声,“我很乐意被你打扰,而且你口的总裁也是我的哥哥啊!”

“呵呵,也是哦!”

电话那头的冷斯澈沉默了片刻,夏郁薰正想说再见的时候,他开口问道,“小薰,为什么总是要叫他总裁?即使是下班了也……”

电话那头的夏郁薰面色有些沮丧,“还不是被他骂怕了,他讨厌公私不分的下属了。我哪里还敢叫他阿辰,现养成习惯,下班也改不了口了。”

院子里刚训练完准备回家的张宝,余乐和韩风被夏郁薰叫了过去。

“小疯子,你家是不是住冷氏公司附近?”

“是啊!师姐。”韩风抹了把额头的汗。

夏郁薰嘿嘿笑着,把一个饭盒塞给他,“帮个忙!明天的训练我可以给你放水哦!”

韩风什么也不问,立刻头点得跟波浪鼓一样,张宝和余乐露出羡慕的神情。

于是,半个小时后,韩风出现了鬼宅一样阴森的冷氏公司大楼里。

“师姐!这该不会又是你的整蛊计划?”

当一个硬硬的,疑似枪口的东西抵他背后的时候,韩风已经吓得差点直接瘫坐到了地上。

“说!谁派你来的!”男子冷漠冰冷的声音响起耳边。

“这位大侠!小的只是来送外卖的!”韩风双手举过头顶。

据说这位性格古怪的总裁警惕性很高,但是高过头了,难道这就是传说的被害妄想症?

托师姐的福,他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第二天一整天韩风都与声泪下地控诉着某人对他幼小心灵的摧残,现冷斯辰已经成了魔鬼的代名词。

夏郁薰被他烦得头疼不已,一声怒吼打断了他的话,“瞧你那点出息,不就让你送个外卖,啰嗦一天了,至于吗?”

耳畔飘来某人悠悠然的声音,“夏郁薰,你也好意思说别人!到底是谁没出息!”

夏郁薰立刻僵直了脊背,心虚道,“我又没有犯规去见他!”

欧明轩冷笑一声,“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孺子不可教也!”

“小宝,过来!”夏郁薰转头朝正踢腿的张宝勾勾手指。

张宝立刻退避三舍,“师姐,求您饶了我!您都打了整整一天了!”

韩风惨,昨天某女还承诺要给他减轻训练量,哪知道今天却对他进行了惨无人道的非人折磨。

三个可怜的沙包全都躲到角落里连连点头。

夏郁薰自暴自弃地成大字型躺地板上,夸张地哀嚎一声,“学长,我全身无力,眼冒金星,印堂黑,我觉得我快要不行了!”

三个角落的少年做无语滴汗状,就她那样,疯狂地几头牛都能搞定,还全身无力,不行了?也亏她说得出口。

“不行,我要撑住,一定要撑住!”夏郁薰突然又一跃而起,奔去院子里跑步了。

欧明轩看着她那折腾的小样,一副快崩溃的神情。

这丫头怎么吸毒的人毒瘾犯了一样?

或许,冷斯辰那种男人注定就是女人的罂粟……

为了她的生命安全,还是快帮她“戒毒”的好!

此刻,某个标价无数个零的钻石柜台前,冷斯辰正压抑着不耐,漫不经心地陪白千凝选订婚钻戒。

“斯辰,你看我戴这个好看吗?”

“不错。”言简意赅。

“小姐,你的手很漂亮,气质又高贵,这款戒指真的很适合你。”店员卖力的推销着。

白千凝摆弄着戒指,为难道,“可是,这么贵。”

“就这个!”她已经选了整整一个早上了,冷斯辰终于没耐心地下了结论。

店员立刻喜笑颜开,“小姐,您先生对您真好!”

白千凝矜持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