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77章

小说: 这个总裁,我要了! 作者: 囧囧有妖 更新时间:2015-02-01 18:38:49 字数:2613 阅读进度:77/440

如果喜欢请收藏(upu小说网)www.upu.njm.cc,提供更多精彩小说阅读。

第77章

面对这样的夏郁薰,他要怎么狠下心来?无解。upu小说网

就这么抱着她走到枕头沉没的地方,微微俯下身子,伸手从水池将浸满水的枕头捡起来,递给她。

“阿辰!”夏郁薰颤抖着将枕头抱怀里,傻傻地仰着小脸看他,惊慌失措,“阿辰会不会死掉?”

冷斯辰轻叹一声,“不会。”

“真的吗?”夏郁薰低下头,娇柔的唇住那个枕头吹气。

“你……做什么?”冷斯辰不解地看着她。

“人工呼吸……”

不仅仅是冷斯辰。听到夏郁薰的回答,三个男人全都面容呆滞,哭笑不得。

回去之后,冷斯辰立刻逼着夏郁薰进浴池泡了个热水澡,换上温暖的睡衣。

明显是现睡床舒服多了,现,不受到惊吓,一般她是不会回到衣柜里去了。

冷斯辰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夏郁薰立即从床头爬到床尾,焦急地问道,“阿辰洗好了吗?”

“恩。”冷斯辰拿出一个重准备的一模一样的枕头。

夏郁薰满意地把枕头抱怀里,重躺回被子里。

过了一会儿,她闭起的眼睛又睁开来,看向站窗前落寞哀伤的背影。

到底要怎样,你才肯看我一眼,到要怎样你才能对我恢复信心……

冷斯辰挫败地一拳砸窗台上。

僵硬的拳头突然被一只温暖的小手覆盖。冷斯辰缓缓抬起头。

“你累吗?”

她……是关心自己吗?冷斯辰无法置信地看着那张询问的小脸。

那一刹那,感觉自己变得脆弱起来,轻轻拥住她,“有一点,不过没关系。”

夏郁薰不想他碰自己,但想到他救了“阿辰”,还是决定不伤害他,犹豫着问道,“你要睡觉吗?我可以分你一半床的。”

冷斯辰无奈地将她拥紧了些,“薰儿,你这是诚心要折磨我吗?”

虽然还是很怕与人接近,很容易受惊,但现夏郁薰已经可以时常被引导着出来走走,不再整日躲屋子里了。

于是,冷斯辰决定趁胜追击,实行下一步计划。

当冷斯辰提出要带夏郁薰回精武馆的时候,南宫霖的脸色很差,那架势,就跟被抢走女儿的父亲一样。

南宫默轻咳一声打破僵局,实话实说道,“其实,回到熟悉的环境对她的病情应该比较有帮助。”

南宫霖目光犀利地瞪了南宫默一眼,随即重转向冷斯辰,“你现已经自顾不暇,有时间照顾她吗?”

“至少,这些天我一直这里陪着她。”

夏郁薰这两天没什么精神,喜欢一个人呆呆地坐着,这让他很担忧,也坚定了他带她回家的念头。

“这不能证明你能时时刻刻陪着她。要知道,稍不注意她就有可能出事。只有我这里才是安全的。”南宫霖毫不松口。

冷斯辰据理力争,“安全的地方不一定是适合她病情的地方。”

南宫霖冷哼一声,“虽然那是她的家,但是,你搞清楚,那里离你家也很近,冷家那边随时都有可能找她的麻烦!”

“这和冷家有什么关系?”冷斯辰有些排斥提到冷家的话题。

“你心里明白,冷华裔早就已经不适应时代了,而冷斯澈的能力根本没到掌控这么大一个公司的地步。才没几天而已,冷氏已经开始自乱阵脚。你走得这么潇洒,说不管就不管。做得这么绝,就不怕殃及池鱼?”南宫霖字字见血。

冷斯辰的面色陡然沉了下去,不仅因为南宫霖的咄咄逼人,因为他说得隐患确实存。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妥协。

“南宫总裁,你的仇家死敌遍布全国,情人是多如过江之鲫,你认为你对薰儿这样特别的态就不会给她惹来麻烦吗?”

“放屁!我是她……”南宫霖蓦然站起来,气得吹胡子瞪眼,来回暴走。

南宫默无奈地看着两个吵得不相上下的人。

两人就这么一直僵持到晚上,直到南宫霖临时有事被叫去了分公司。

冷斯辰速战速决将夏郁薰拐进了车里。

等南宫默现,带着人追上来的时候,冷斯辰已经绝尘而去,只剩下一干训练有素的手下一个个用柯尔特2000式9手枪枪口指着他们的脑袋。

奇怪,冷斯辰都已经大权被夺了,这些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手下又是从哪里调来的?

南宫默心里哀叹,虽然他是站冷斯辰这边的,觉得夏郁薰回去养病比较好,但是这一次他真的不是有意放水的。

完了,南宫霖临走的时候还千叮万嘱要把夏郁薰看好的。只是,那个人,他怎么可能拦得住。

夏郁薰一手抱着枕头,一手抱着布丁,好奇地往车外张望着。

布丁又开始见到东西就咬了,夏郁薰紧张地把枕头的一角从布丁的嘴里抢救出来,怒道,“布丁,不许欺负阿辰!”

圆圆滚滚的小布丁呜咽一声,可怜兮兮地趴下来。

夏郁薰也觉得自己的口气有些太重了,摸摸它的脑袋表示安慰。

布丁摇摇尾巴,装作睡觉,但其实却时不时偷看夏郁薰。

不出一会儿,夏郁薰稍不注意,布丁又精神抖擞地一口咬住枕头,撅着小屁股,小脑袋甩来甩去地撕扯着。

“布丁,你再胡闹我真的要生气了!”夏郁薰一把将枕头高高举起来。

但是,小布丁咬得太紧了,以至于夏郁薰一举枕头,连同那毛茸茸的小家伙也一起吊到了半空。

即使是保持着这种高难的动作,小布丁依旧锲而不舍地不肯松口。

夏郁薰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她心疼她的“阿辰”,可是又舍不得打布丁。

冷斯辰透过后视镜看着后面可爱的一幕,嘴角情不自禁地微微勾起。

冷斯辰拿出一袋狗饼干,撕开扔到了后面,布丁立即“啊呜”一声松开枕头扑向饼干。

夏郁薰见状立即把枕头紧紧抱进怀里,警惕地看着尾巴摇得跟小马达似的布丁。

看着前面开车的冷斯辰,她将身子前倾过去,接着又把枕头递过去。

“做什么?”冷斯辰扫了一眼那享夏郁薰宠爱的枕头,显然没有好脸色。

“你可以暂时帮我照看一下吗?我怕布丁又欺负他!”夏郁薰可怜兮兮地说道。

冷斯辰无奈地捏捏眉心,伸出手,接过那该死的枕头随意地放到自己身边。

这样布丁就够不到“阿辰”了,夏郁薰开心地笑了。然后,极其自觉地将小脑袋凑过去冷斯辰的唇角亲了一下,甜甜道,“谢谢你!”

接着,她若无其事地坐回原位,任由某人因为她不经意的温馨小动作独自那波涛汹涌。

虽然她害怕他的主动接近,但是,他大可以诱惑她自己主动。

得知这一点之后,还是能有不少福利的。现她就被调教得相当好。

就快进入西郊的时候,前方突然射来一道刺目的车光,一辆黑色宾士居然迎面开来,挡住他们的去路。

冷斯辰猛得一个刹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