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92章

小说: 这个总裁,我要了! 作者: 囧囧有妖 更新时间:2015-02-01 18:38:49 字数:3114 阅读进度:92/440

如果喜欢请收藏(upu小说网)www.upu.njm.cc,提供更多精彩小说阅读。

第92章

“梦萦,你这次真的太过分了!”欧明轩并没有阻止,而是紧接着也跳进湖里。UPU小说网

秦梦萦怔怔地看着湖面,难以消化欧明轩那句话,她太过分了?呵,她放着意大利的高薪工作不管,他一句话就随他飞过来,连续好几个晚上不睡翻阅医书,想办法……后,所有的一切却只换来他这一句话吗?

“妈咪,不哭……”洛洛软软的小手触摸着她的脸颊,秦梦萦才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水花四溅声响起,秦梦萦迅速擦掉眼泪,神情平静冷漠。

冷斯辰将昏迷的夏郁薰抱上岸,挤压着她的胸口,可是夏郁薰却迟迟没有吐出水来,冷斯辰继续挤压,然后人工呼吸,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冷斯辰急得满头大汗,看到一旁若无其事的秦梦萦,心是愤怒,“这下你满意了?”

此时,欧明轩也已经上了岸,惊慌失措道,“郁薰怎么了?”

“梦萦,救救她!你不是医生吗?你不说有分之十的把握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欧明轩全身颤抖地嘶吼。

秦梦萦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个为情所困失去理智的男人,风轻云淡地说道,“急救没有效果,除了死亡,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根本没有溺水。我想,夏小姐应该懂水性!以免你们心爱的女人被我折腾死,以后,她的病,我不会再管。”

秦梦萦说完便抱着洛洛离开了。

她前脚刚走,夏郁薰就缓缓睁开眼睛,“好难受……”

水底,虽然很累,但是,其实她一直是清醒着的,直到冷斯辰突然出现,她才不想继续撑下去,将自己完全交给了他,短暂的昏睡过去。

“薰儿,你醒了!”冷斯辰紧紧拥着她,心满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只是,夏郁薰说完那句话立即又疲惫地晕了过去。今天整整一天,她已经太累了。

欧明轩也松了口气,“她只是太累了,刚才她跳进去应该只是为了找人,不是寻死!我们……好像确实太冲动了……”

“不管怎样,这个方法都是失败!我不会再让这种情况生,你的人,还是带走!”冷斯辰将夏郁薰抱起来,毫不客气地说道。

欧明轩愤怒道,“你那是什么态?梦萦还不是为了郁薰的病!就算没有帮上忙也不该得到你这样的对待!”

“她怎样,我管不着,你自己的女人,自己去哄。”

欧明轩一拳砸一旁的大树上,不知道为什么,一回想起刚才秦梦萦说出那句“不会再管”之时的神情,就感觉心头被什么堵住,无法呼吸。

大概是因为自己冤枉了她,委屈了她!算了,回去跟她道个歉!毕竟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与她无关,她只是被他无辜牵扯进来,现却要得到他这样的对待,对她而言,实是不公平。而那个女人,就算受了委屈也从来不会像平常女人一样说出来,抱怨他。

回到精武馆的时候已经将近晚上点了。大家都没什么心情,随便吃了点东西。

秦梦萦进了屋子之后就没有再出来。

欧明轩蹲院子里一根又一根地抽烟,手机铃声一直响也不去管。

夏郁薰的卧室内。

冷斯辰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时间才将狼狈不已的夏郁薰清理干净抱到床上。

折腾了整整一天,突然现,能这样安静地抱着她安睡已经是幸福的事情。

“薰儿,我什么都不奢求了。就算你一辈子这样,一辈子依靠我也没有关系……”冷斯辰亲吻着她的。

夏郁薰睡得极其不安稳,这两天她都是这样,睡得翻来覆去,还特别容易困。而现,冷斯辰终于知道原因。她的生理期到了,难怪她这些天一直烦躁,易困。还有,今天她一直时不时痛苦地捂着肚子原来也是这个原因。而他居然还让她这种时候落入冰冷的水……真是该死!

冷斯辰斜倚着身子将她揽怀里,温热的大掌细心地她的小腹好缓解她的疼痛。

深夜,精疲力竭的两人,静静地相拥而眠。

夏郁薰的体质一到生理期反应就特别剧烈,四肢无力,腰酸背痛,心情烦躁,晚上是辗转难眠,所以,平时都是一觉睡到天亮的夏郁薰居然半夜醒来了。

“唔……”挪了挪位子,想要翻个身,刚一动就感觉腿间一热,这种感觉,真t讨厌。凭什么女人就要受这种非人的折磨!

夏郁薰短暂的烦躁和迷糊之后,整个身子陡然僵住了——为什么我的床上有第二个人存!

南宫默?

不对不对!那小子明明早就被他老爸带走了。

啊啊啊!手手手!难怪觉得腹部热热的,很舒服!那那那……那只不属于她的手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夏郁薰觉得脑袋里有一群驴乱踩一气呼啸而过……

然后,彻底清醒,冷斯辰,是冷斯辰……

身边的这个人是冷斯辰,他帮她洗的澡,帮她换的衣服,把她抱上床,拥着她一起睡,甚至……帮她换的卫生棉!

哦,上帝啊……难道我疯的这段时间里,您老也跟着我一起疯了吗?

圣母玛利亚,上帝疯了,难道您也不管的吗?

大神,果然都是不负责任的!

此时此刻的夏郁薰整个人处于一种极癫狂的状态。脑子里刚踏过去一群驴子,这会儿又跑过去一群疯牛,乌烟瘴气。

身子僵硬的像一根木头,心跳却像打雷。

“噗通!噗通!噗通!”

我的心肝宝贝啊!求求你别再跳了!呃,呸呸!不是不要跳,拜托你跳的温柔一点。

她不是怕心脏承受不了这种负荷,而是怕吵醒身边把她当成抱枕一样搂怀里的男人。

他的唇居然离她的肌肤只有零点零零一毫米,可忽略不计的距离。

重要的是他从她背后绕过来,揽她腰上的右手;重要的是那只探进她的睡衣,直接她腹部的左手!作孽啊!!!

胸前的柔软直接抵着他健硕的胸膛,肌肤如此亲密的相,她能清晰地感受到他温和平静的心跳与她乱七八糟的心跳形成鲜明的对比。

夏郁薰努力往后挪,想要离他远一点,可是,腰间的手立即下意识地加收紧了些,她的身子只能毫无反抗能力地直接陷进他温暖的怀抱里。

不行不行啊!这么近,她的心已经跳到嗓子眼,她的肺就快废掉不能呼吸了!

夏郁薰左动右动,上动下动,冷斯辰突然低下头蹭了蹭她的鼻子,她的唇,迷糊地呢喃,“放心,以后……我再也不离开了,不管为了什么都不会。”

于是,夏郁薰不动了,但是也彻底死机了。

好像是为了奖励她的听话一般,冷斯辰又下意识地含住她的唇吮弄,“乖,睡……”

再于是,夏郁薰不仅仅是死机了,连pu都烧了!

“砰”,脸爆红,她是知道这些天他对自己的亲昵态的,但是清清醒醒的情况下承受绝对是完全不同的强烈震撼。

还好黑灯瞎火的谁也看不见谁。因为,现她不想见到他,极不想!

一想到那样冷漠的他……他居然帮她做那种事情,夏郁薰整个人就处于系统瘫痪状态,大脑完全死机报废。

为什么那夜离开冷斯辰的别墅后居然会生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又不是“爱丽丝漫游奇境记”!

就算是做梦,她也没有大胆得梦到这种超尺的画面啊!

虽然这一切令她太难以接受,但是她却能清楚地感觉到这段时间里被所有人小心翼翼地呵护掌心的自己是多么的幸福。

痛,并快乐着!

还有阿辰,他的温柔几乎要让她心甘情愿溺死他的怀里永远不出来。

差一点,真的只差一点点她就不想再回到现实的世界。

可是,当他再一次消失,她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他之后,她才突然觉,幸福永远只是短暂的。当这个她原以为永远只有幸福的虚幻世界悄然破碎,她才清楚,虚幻的世界里,她是如此的脆弱,如此的不堪一击,她讨厌那样的自己,那样只能等待别人救赎和同情的自己,该死的讨厌。这样的自己,一旦离开了保护,就会变得一无所有。

她开始想念现实永远不甘于被命运左右的自己,那个嚣张张狂,肆无忌惮挥洒热情,即使跌跌撞撞也依旧朝着目标努力的自己。

梦与现实的边缘徘徊,一时之间,她无法做出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