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185章

小说: 这个总裁,我要了! 作者: 囧囧有妖 更新时间:2015-02-02 08:59:55 字数:2304 阅读进度:185/440

如果喜欢请收藏(upu小说网)www.upu.njm.cc,提供更多精彩小说阅读。

第185章

……

梁谦吓得魂飞魄散,正要派人上去把那个突然出现礼堂间的孩子抱走,却见学生装,鸭舌帽,单肩包,一身柯南式装扮的夏小白摘下头上的帽子,那张扬起头看向冷斯辰的小脸顿时惊艳曝光。www.UPU.njm.cc

“哦——”

倒抽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那个孩子……”

“跟冷总长得好像啊!”

“好漂亮!”

“好可爱呀!眼睛大大的,你看,他们眼睛颜色都是一样的!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

顿时,袖珍版的小小冷斯辰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谋杀了无数胶片。

冷斯辰千算万算,却无法料到,没有等到夏郁薰,却等到了他的……儿子?

他震惊得几近失神的望着那张与自己小时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脸,心跳漏了半拍,呼吸急促,本来早已经冷却的心,汹涌翻腾。

见到小白的这一刻,强烈的期望猝不及防地击上心头,并且强悍的侵袭了所有的感官,令他禁不住浑身轻颤不止。

冷斯辰一步一步走向那个小号版的自己,他身前蹲下,看着,一字一顿地问道,“告诉我,你妈咪是谁?”

此时,小白胸前的手机正好响起,里面传来夏如花气急败坏的声音,“臭小子,跑哪去了!回家做饭!你不是说晚上要给妈咪做沙拉的么,不许耍赖皮……”

已经到时间了,小白和囡囡却还没有回来,夏如花不放心地打了个电话过去。

小白的手机是他自己赚钱买的,她这个做妈咪的说什么小孩子这么早有手机不好全都是废话,这孩子有主张得很。

不过,有手机也确实挺方便的,比如像现这种情况。

“妈咪呀!爹地问我你是谁,小白要不要说?”

爹地?什么爹地?小白这几天经常跟她追问爹地的事情,该不会是走火入魔了?

手机信号不太好,夏如花来回走动着,走到客厅的时候,突然瞪大眼睛看着电视屏幕,然后一跃而起抱住电视,惊慌道,“小白,小白你出来!你怎么跑到里面去了?”

手机那头的夏小白甚至能想象出此刻他的迷糊妈咪从电视里看到自己之后的抽筋反应。

花水月看到夏如花奇奇怪怪的样子,还激动地抱着电视机,以为她是被婚礼的场面刺激到了,连忙凑过去看,这一看不要紧,直接惊呆,她也被活生生刺激到了。

“我的天!为什么小白会出现那里?”花水月惊愕地看看电视又看向夏如花,难以置信地捂住嘴巴。

为什么小白会出现电视的婚宴现场?

对她们而言,小白出现电视里,这简直比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还要恐怖!

“我怎么会知道!要疯了……”夏如花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死死盯着电视屏幕,当看到冷斯辰试图接过小白的手机之后,立即啪的一声挂断。

“白痴女人!好不要让我抓到你!”

“你去哪里?”

看到小白突然转身就跑,冷斯辰急忙追了上去。

梁谦立即调动大量人力稳住宾客,阻拦记者。

小白却丝毫不理会身后追逐的人,灵活的闪躲着,穿越一条又一条马路。

他不会让那些人抓到他的。

他今天来只是想要破坏这一场婚礼,并不是来认亲的。

那个人,妈咪不要,他也不会要!

伤害妈咪的人,没有资格幸福!

他从懂事起,就知道他的妈咪跟别人是不一样的,她的妈咪经常会变得很奇怪,她会把自己锁柜子里不敢出来,她会特别害怕打雷,她会半夜醒来尖叫哭泣,会突然紧紧的抱着他,好久好久都不松开……

妈咪是这个世界上脆弱也坚强的妈咪。

他知道他的妈咪受了很多苦。

凭什么那个害得妈咪受苦的人可以得到幸福,心安理得地去娶别的女人,而妈咪要一直这么难过呢?

命运对妈咪不公平,他要给妈咪公平。

“不要跑!小心——”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

男人的身体箭一般冲过去,将那小小的身子护了怀里,却让自己陷入了险境。

小白跑出的时候,电视的画面就突然黑了。

夏如花的心也同时陷入了黑暗。

“小花,你要去哪?”

“我去找小白!”夏如花话音刚落便骑着她的小绵羊飞速赶往现场。

就她心急如焚的时候,南宫霖的一通电话拯救了她,但是,当她听到内容后,才现自己只是坠入了深的黑暗。

她已经完全无法思考也无法顾虑了,直接赶往南宫霖所说的医院地址。

她迷茫的饶了好几圈才找到正确的地点,飞奔到病房前。

小白似乎想要逃走,却被梁谦一把拉住,“小家伙,不许走!”

尉迟飞低咒一声,“到底哪来的野孩子?要不是他,老大就不会出车祸!”

“妈咪!”小白看到走廊头的夏如花,加拼命地挣扎着。

尉迟飞怔怔地看着那个一步步靠近的女人,熟悉而又陌生。

梁谦也愣住了,“你是……”

“放开我儿子。”若不是因为不想泄露身份,她一定把尉迟飞揍到半身不遂,居然敢说她的小白是野孩子。

尉迟飞不知不觉松开了力道,被吓到的小白立即扑过去抱住夏如花的腿。

她蹲下来,将小白搂怀里,“没事就好!”

“妈咪,对不起,我给你闯祸了!”

“没关系,妈咪很欣慰,你终于给妈咪闯了一次祸了!这一次,就交给妈咪来处理!”

“妈咪……”

“至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事情结束之后再跟我解释。”

夏如花说完之后转向两人,“对不起两位,请问,里面的那位先生怎么样了?”

陌生的语调和神情看得梁谦和尉迟飞不得不将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的话咽了下去。

“你是谁?”尉迟飞警惕地问道。这些年并不是没有长得很像夏郁薰的女人故意假冒她出现,可是,带着孩子一起闹的,这还是头一回。

“我叫夏如花,是这个孩子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