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193章

小说: 这个总裁,我要了! 作者: 囧囧有妖 更新时间:2015-02-02 08:59:55 字数:2243 阅读进度:193/440

如果喜欢请收藏(upu小说网)www.upu.njm.cc,提供更多精彩小说阅读。

第193章

冷斯辰翻了个白眼过去。www.UPU.njm.cc

宫贤樱凑到他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我来善后啊!怎样?就算你找到了人,也搞不定!听说,老婆儿子全都不认你嗳!”

“你……”这女人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

“喂,别瞪我嘛!温柔一点。来来,笑一个!她好像有吃醋哦!”

“有吗?”冷斯辰立即紧张地越过宫贤樱看向坐回桌旁低着头备课的夏如花。

明明一点反应都没有!

“斯辰,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宫贤樱说演就演,整个黏了冷斯辰身上,依他怀里做小鸟依人状嘤嘤哭泣。

“我没事,别哭了。”冷斯辰难得配合。

“现吃醋了。”宫贤樱小声说道。

果然,夏如花握着笔杆的手指关节有些泛白,写字的动作也顿了下来。

看来宫贤樱的出现还是有点用处的。

不过,她到底为什么这么好心要帮他。

仿佛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宫贤樱又低低说道,“当然是因为好奇啊!我早就说过对你老婆很感兴趣了。”

宫贤樱说完便走到了夏如花跟前,“你好!你就是那个孩子的母亲吗?”

没料到她会主动和自己打招呼,夏如花愣了愣,站起来,主动说道,“是的,不知道宫小姐有没有空,我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说明一下。”

“当然。”

“那,我们出去说!”

“好啊!”

两个女人就这么自顾自地走了出去,把他一个人丢了病房里胡思乱想。

冷斯辰怎么想怎么不放心。

镇静镇静,虽然宫贤樱是弯的,可薰儿是直的啊!可是,薰儿居然连对他都没有感觉了,难道薰儿也……

不行,他一定要找个时间试试薰儿。

彼时,欧明轩已经打了电话给囡囡的妈妈,让她过来接她。

“爹地,不要走。”囡囡睡床上,声音还很虚弱。

“爹地去开门,乖!”一想到这个小家伙等一下就要走了,心里有些失落,不知道她的妈妈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会不会跟这小家伙说得一样,是个大美人。

门铃声锲而不舍的响着,他安抚好囡囡,然后起身去开门。

“你是?”欧明轩狐疑地看着门外的人戴着墨镜的男人。

男人直接挤了进来,走进屋里,大大咧咧地他的沙上坐下,摘下墨镜,眉头一挑,带着几分调侃,“大叔,连我都不认识了!”

“南宫默!”欧明轩走过去坐下,眸子里有着惊喜,一巴掌拍他的肩膀上,“你小子还知道回来!”

“金屋藏娇?”南宫默探头探脑地看向卧室的方向。

“别胡说,是个孩子。”

囡囡揉着眼睛从卧室里走出来,“爹地……”

这孩子特别粘他,睡觉都必须他陪着,欧明轩无奈地将她抱膝盖上,两个人亲昵的模样如此自然契合,好像本该是一对父女。

南宫默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哦——明白明白!不过,你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女儿?”

“臭小子,你别胡说。”怕惊扰了囡囡,欧明轩压低声音道。

“你的私生活我不敢兴趣,我今天来是想问你一件事情。”

“和郁薰有关?你回国也是因为她!”欧明轩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除了她,国内也没什么好牵挂的。”

欧明轩强忍着怒意,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他也真好意思说,居然完全把他无视了。

“你要问什么?”

“婚礼上出现的那个孩子,他的母亲……”

欧明轩沉吟道,“我见过她了。”

“是她吗?”南宫默紧张地问道。

“两个人长得很像,但是气质相差很大,而且,她说我们认错人了。我不清楚是真的只是长得相像,还是她故意不承认自己的身份。”

南宫默思片刻,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名字挺俗的,夏如花。听说是杏花村有名的丑女,一卸妆就不能见人了。我倒想看看她卸妆的样子有多惊悚!”

“夏如花……夏如花……”

“喂……你怎么了?”看到南宫默的神情惊愕和狂喜交加,欧明轩困惑地问道。

“白痴白痴!欧明轩你这个超级大白痴!冷斯辰不知道就算了,他根本就不关心她的一切,可是你呢?居然连你也忘了!”

“呃……我忘了什么了?听不懂你说什么!”

“如花!亏你还是玉树,你居然忘了如花!”

欧明轩脑袋嗡的一声作响,“难道……”

门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这次应该是囡囡的妈妈来了,他直接将睡着的囡囡抱起来去开门。

“您好,请问秦囡囡……”

欧明轩死死盯着门外的女人,神情由僵硬变得异常邪肆,嘴角一勾,如捕获猎物的恶魔一般,“秦梦萦……”

看清欧明轩的刹那,花水月迅速转身,刚走没几步,欧明轩就身后幽幽道,“有种你就走!别忘了,洛洛我手里。”

此刻,素颜的花水月毫无遮掩地站欧明轩的眼前。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救了洛洛的人居然是欧明轩。

“进来!”欧明轩轻嗤一声,走进屋里,就不信她不跟来。

花水月咬了咬唇走进去,心里一团乱。

“妈咪……”囡囡似乎感觉到妈妈来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张开手要她抱。

“囡囡!”

花水月要接过囡囡,欧明轩却不许。

“你……”美眸含怒地看向那个抱着她女儿的男人。

“我怎样?你霸占了我女儿七年,现是不是该还给我了!”欧明轩占有欲十足地抱着囡囡。

花水月面色骤变,“你……你说什么?什么你女儿?”

这女人居然还准备瞒着他,欧明轩径直走进书房,将那份每看一次都会心痛一次的dna鉴定报告扔到她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