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238章 可怜他的清白,全被毁了……

小说: 这个总裁,我要了! 作者: 囧囧有妖 更新时间:2015-02-02 08:59:56 字数:2096 阅读进度:238/440

如果喜欢请收藏(upu小说网)www.upu.njm.cc,提供更多精彩小说阅读。

第238章可怜他的清白,全被毁了……

“这好像与我无关。upu小说网”夏郁薰的脸色沉了下来。

“怎么会无关呢!毕竟,曾经她可是你大的情敌。不过,你不用担心,现她已经嫁给了我。因为冷斯辰不要她了,家里破产,父亲被判死刑,母亲改嫁,所以被迫嫁给了我。”李云哲一直面带微笑,好像说得不是自己的事情。只是眉宇间的落寞却透露出他的无奈和自嘲。

听到这个消息,夏郁薰有些惊讶,随即叹道,“你一定很爱她。否则,你不会明知道她不是因为爱,还是娶了她!”

“爱?当然!只是她从未爱过我而已。”

或许是因为被提到了伤心事,李云哲一直喝酒,不停地回忆往昔,说着跟白千凝之间的事情,说着对冷斯辰的不屑。

到后,两个人什么正事都没有谈成。

“李总,很晚了,今天就当成叙旧,我们改天再谈。”

好不容易才能劝得他离开,李云哲醉得站都站不稳,夏郁薰只好扶住他,踉跄着往外走。

“李总,你醉成这样不能开车,叫你的司机过来!”

“千凝……千凝……我这么努力,就是想要超过冷斯辰,就是想让她看看我李云哲不比他冷斯辰差……可是,她看不起我,我知道的……她一直都看不起我……”李云哲一边说一边手舞足蹈,后一把将夏郁薰搂住,“千凝……钱,权势就这么重要吗?我的心就一不值是不是……”

夏郁薰忍住将他扔出去的冲动,这家伙醉成这样,跟他说什么都没反应,于是她只好直接把他塞进车里。

“李总,你住哪里?”

脑袋坏掉了,居然问他。她是肯定不能送他回家的,否则若是被白千凝撞见,还不知道怎么误会。

后,夏郁薰把李云哲送到附近一家比较熟的酒店,花了点钱,拜托一个服务员把他安置好。

临走的时候,这家伙还不安生,一直抱着她不放。

为什么男人一喝酒就会变得风全无,夏郁薰懊恼地擦拭着不小心被李云哲碰到的唇角。

商场上这种事很常见,尤其是女人,谈生意有很多优势的同时,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一开始夏郁薰很排斥这样的事情,第一次,某个老总摸她手的时候,她说“请自重”,结果那次合约没谈成。第二次,某某老总从桌子底下伸出脚去蹭她的腿,她装作突然现的样子,一边缩回脚,一边微笑着道歉“不好意思,不小心碰到您了”。

她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姑娘了,环境逼得她不得不屈服。就像冷斯辰说的,你不可能改变世界,但是你可以改变自己。

不得不承认,潜移默化,为人处世,人情世故方面,对她影响大的依旧是冷斯辰。

夏郁薰没有开车,也没有立刻打的回去,而是静静地沿着马路走了一段。

“当爱情真的出现前方,只敢远远相望。放不下自己防备的高墙,才会一步一步被自己所阻挡。当宣布只剩下我的倔强,找不回当初那一种坚强……”

手机铃声响了好一阵,夏郁薰依旧沉浸伤恸的音乐无法自拔,后猛然回过神来,按下接通键。

“喂,学长!”

“郁薰,梦萦有没有去你那里?”欧明轩的声音听起来很急切。

“没有啊!我现外面,出什么事了?”夏郁薰立即担忧地问道。

“我……见面再说。你现哪?”

夏郁薰报了个地点,十分钟后,一辆宝马飞驰而来。

夏郁薰上了车,欧明轩的脸色很难看。

“到底怎么了?”

欧明轩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后艰难开口,“简单来说,就是我跟个女人有暧昧,被梦萦撞见了。”

“啪——”欧明轩话刚说完,就被夏郁薰的包包砸脑袋。

“嘶,轻点,你先听我解释,等会儿再疯行不行?”

完全没听他说话,包包和拳头如雨点般落下,欧明轩被迫停车,抱住脑袋,“我誓我跟那个女人真的没什么,只是工作上的事情,因为我有份件落家里,所以要回家去拿,她提出跟我一起回去,我哪里会知道她竟然会……”

“家里?哪个家?”

欧明轩小心翼翼地说,“就……就是杏花村那里,这些天我都是住那里的……”

夏郁薰一声尖叫,“你说什么?你居然把女人带到那里去?”

“郁薰,你小声点!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梦萦今晚要带着囡囡去看假面舞会,不会家里。所以,我本来想拿了件就走的,没想到梦萦会提前回来,正好撞上那女人强吻我,我是无辜的,我真的是被强的……”欧明轩痛苦地捂住耳朵,一脸哀怨。

夏郁薰以大的音量他耳边狮子吼,“小样!还跟我装纯洁,这种低级的试探邀请,你会不知道?明知道人家女人对你意图不轨,还把人带回家!被强了?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你要是不愿意人家能强迫得了你?你以前怎么风流成性我不管,可现你都是有女儿的人,就不能收敛点?真t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这个样子,难怪梦萦姐不相信你!”

欧明轩没有听出夏郁薰的话外之音,颓丧道,“郁薰,你少说几句行不行?现重要的是要先找到梦萦和囡囡!梦萦她好不容易愿意接受我……”

欧明轩满肚子委屈,天知道,他其实真的变纯洁了,是那女人突然袭击,他防不胜防才被轻薄的。

可是,他知道,由于自己的前科太严重,说了夏郁薰也不会相信,于是只好沉默下去。

可怜他的清白,全被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