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263章 夺夫行动之老婆,你再不来我就失.身了!

小说: 这个总裁,我要了! 作者: 囧囧有妖 更新时间:2015-02-02 08:59:56 字数:2154 阅读进度:263/440

如果喜欢请收藏(upu小说网)www.upu.njm.cc,提供更多精彩小说阅读。

第263章夺夫行动之老婆,你再不来我就**了!

“砰”的一声车门关上,白千凝扶着冷斯辰进了别墅。upu小说网

紧接着,大门关上,别墅里的灯亮起。

夏郁薰匆忙赶到下车,与此同时,别墅里面的灯亮了又灭,后变成暧昧的昏黄。

海风吹拂,波涛卷起浪花朵朵,映衬着一轮明月,天空寒星点点。

本该是月黑风高夜,偏偏今夜的景色唯美得不可思议,真是变态的老天。

无心看风景,夏郁薰飞速跑过去查看入口。

前前后后,东西南北全都跑了一遍,后忍不住低咒一声,这什么鬼屋?严严实实的连条缝都没有!所有的大门、后门、侧门、偏门全都上了锁,所有的窗户都有防盗栏杆。

别墅内,暧昧而**。

白千凝将冷斯辰安置到床上,先是脱去自己的小外套,然后爬上床,解开冷斯辰的领带,一颗颗慢慢解开他白色衬衫的扣子,时不时伸手探入他的衣内抚摸……

“薰儿……”冷斯辰口无意识地呢喃。

白千凝的动作一顿,双手紧握,但又立即扬起魅惑的笑,“是我,我,你摸摸……”

夏郁薰外面急得团团转。

打110抄了白千凝的老巢?

被个女人“**”……

这样冷斯辰的名声非得全毁了。

不能叫人,冷斯辰那家伙这么爱面子。

现她要是门外喊白千凝,那女人知道她外面,怕是会加嚣张,不开门不说,还得做的过分,到时候就悲剧了。

至于冷斯辰,这种情况下,她已经不指望他还有意识可以脱困了,他不主动扑倒白千凝她就谢天谢地了。

怎么办,怎么办,到底怎么办!

夏郁薰现已经懊恼得快疯了,先前干嘛不直接跟他说不希望他去。谁知道那个白痴居然会赌气真的送上门任人鱼肉了。

该死的女人!居然敢鱼肉我的老公!活得不耐烦了!

当夏郁薰脑海冒出这句话,自己都吓了一跳,我的老公,这四个字,好像也不是很难接受,不仅如此,还有种很窝心的感觉。

夏郁薰抬起头,目光定格别墅间的烟囱上。

烟囱,烟囱……

这大概是这栋别墅唯一的入口了……

这栋海边别墅是完全的欧氏风格,屋子里有装饰奢华的大壁炉,冬天可以取暖,连通着的正是夏郁薰看到的烟囱。

夏郁薰没有多想,直接顺着自来水管爬上了屋顶。

连圣诞老人那种身材都能进去,她会不行?

拼了!

看着黑洞洞的入口,夏郁薰怕怕地咽了口吐沫,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她怕这种密闭的狭小空间。

可是现已经没有时间给她害怕,夏郁薰把手机调亮挂胸口,然后小心地探了下去。

还好里面有一节一节的凸起,可以让她踩着一点点往下挪。

一开始有些困难,到后来适应之后动作便越来越敏捷。

只有短短的三分钟而已,夏郁薰却觉得像是过了几个世纪。

终于轻轻一蹦,跳了下来,脚接触到真实的地面,感受到屋内昏黄暧昧的灯光,夏郁薰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次算是以实践经验证明了,圣诞老人只要技术过关,是真的可以从烟囱里进来的。

顾不得擦着烟囱壁沿时弄得黑漆漆满身狼狈,夏郁薰随意地抹了把脸上的汗,然后蹑手蹑脚地朝一间虚掩的屋子走去。

隐约可以听见里面男人低沉沙哑的闷哼声和粗喘声。

当夏郁薰小猫一样踮着脚尖蹦跶到门边,轻轻推开门……

瞳孔骤然收缩……

浴室里有水声,白千凝应该是去洗澡了,床上只有冷斯辰一个人。

谢天谢地事情还没有生!

但是!但是!但是!床上的场景是是太香艳了!

床上的男人肌肉匀称,窄腰翘臀,宽肩猿臂,双腿修长,无一不比例匀称精致,完美不可挑剔。要命的是他不是全裸,而是半裸,这样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是引人无限遐想。

夏郁薰咽了口吐沫,心跳越来越快,后受不了地移开视线,一边按着自己的胸口处,一边鄙视自己,跳什么跳?他全身上上下下,你哪里没看过没摸过?出息!

趁着白千凝还洗澡,赶紧把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运走。夏郁薰这么想着,已经进了屋里,当听到冷斯辰床上迷迷糊糊地唤着的是自己的名字,她的心都融化了。

“冷斯辰!醒醒啊!是我!”夏郁薰拍了拍冷斯辰的脸颊,试图扶他起来。

冷斯辰偏头看她,眸子璀璨得若落入了星光。他握住她的手,自己的脸颊不松开,唇角微微勾起,流溢出几分邪魅,看着她的神情却是无比委屈哀怨:“老婆,你再不来,我就要**了……”

夏郁薰先是有些惊讶,他这么迷糊的状况下居然还能认出自己,随即白了他一眼,“是喔,你好可怜喔!”

她把他扶坐了起来,冷斯辰顺势将脑袋埋她温热的颈窝,薄唇着她颈边,“老婆,你是来带我回家的吗?”

他身上的温灼烫了她的肌肤,掩饰着此刻心的悸动和紧张,她立即嗔怒道,“废话,不然我来干嘛?看你是怎么被人鱼肉的吗?”

“老婆……”冷斯辰的脑袋滑至她的胸口。

夏郁薰一边注意着屋外的动静,一边低声说道,“又怎么了?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你脸好脏,身上也是。”冷斯辰摸了摸她脸颊上的黑灰。

“又说废话,我是从烟囱里爬下来的,身上能干净吗?”夏郁薰拍下他探入自己衣内的手,低斥一声,“你给我安生一点!”

听闻夏郁薰的回答,冷斯辰忍不住闷笑出声,“老婆,你真的好有才!”